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何以共白头 > 第二十二章 你能红
    那抽痛越来越明显了,若不是威亚吊着,我估计真的要溺水了。

    怎么回事?我下意识的捂住了小腹,浑身又冷又僵,宛若沉海之尸:该不会……该不会是来亲戚了吧?

    在这节骨眼儿上?

    我的心瞬间提到了嗓子眼儿里。

    就在我心猿意马之际,潜水在我附近拍摄的摄影师突然给我做了个手势,示意这条过了,让我别再演了,赶紧往岸上游吧。

    我心里叫苦不已:我这哪儿是演啊?我是真的快溺水了!

    可我却不能说,也不能喊停,这替身戏是我好不容易才求来的,就是死,我也得演完了再死。

    生活就是这样,富人消遣,平民看戏,穷人拼命,我咬紧了牙关,捂着小腹,不顾身下传来的撕心裂肺的痛感,挣扎着向岸边游去。

    说来上天还是有一点儿怜悯我的,戏里的女主在落水时腹部刚好被人刺伤了,因此,我捂腹的动作倒也合情合理。

    游到岸边以后,我抓住了岸边的石头,虚弱的向前攀爬着,此刻的我,浑身冰冷,下腹生痛,若不是深知自己没有资格昏过去,我恐怕早就两眼一黑,瘫倒在地了。

    拖着又黏又湿的身体,我艰难的从河里爬了出来,起身之际,因为小腹过痛,我双腿一软,猛的摔了一跤,磕破了膝盖。

    周围拍摄的人员见我跌倒了都是一惊,却因为导演没有喊”卡”不敢过来扶我,不扶也好,我不需要他们扶,我自己站得起来。

    我扶着岸边的石头,吃力的站起身来,踉踉跄跄的向前晃荡了几步。

    然后我看到了女二,最难演的那场对手戏,来了。

    我强打起精神,先是装出一副惊喜无比的模样,作势就想冲过去拥抱我的好闺蜜,可在我抬步之际,我瞥到了她手里的刀,于是,我的笑容僵在了脸上。

    女二阴冷着调子,得意洋洋的把自己的阴谋诡计讲了出来,她每多讲一句,我眼底的绝望就深上一分。

    我悲痛无比的质问她为什么要这样做,她咬着牙说这辈子她最恨的人就是我,然后争吵,决裂,女二提刀欲杀女主,最后被女主含恨反杀。

    演这一段的时候,我自己都不知道我是怎么把它演完的,我只感觉我的小腹里像是被人按了一架高速旋转的轮浆进去,那轮浆飞快的转着,顷刻间便把我的五脏六腑搅成了肉酱,这肉酱在下一秒又重新变回了原样,继续被轮浆搅动,周而复始……

    提刀反杀女二的那一刻,我已经没有力气再往下演了,好在裴导及时喊了”卡”,我的任务终于完成了。

    后来发生了什么我不知道,因为裴导那声”卡”喊完以后,我便不堪重负的晕了过去,第二天醒来的时候,我已经躺在医院里了。

    我本以为这事儿就这么过去了,却没料到,得知我醒过来了,大名鼎鼎的裴导居然放下了手里正在拍的戏,亲自赶过来看我。

    我受宠若惊,紧张的连话都不会说了。

    ”你这小丫头不要命了是不是?”裴大导演一进门就把我给数落了一顿:”身体不舒服不能吭声吗?非死撑着干嘛?我是法西斯啊?逼着你往死里演?”

    得,感情他是过来兴师问罪的!我还以为是我出色的演技打动了他,他想让我继续当女一号的替身呢……白紧张了!

    ”没……没有。”我挠着头,装出一副傻里傻气的模样,开玩笑道:”这不是女主肚子上也挨了一刀子吗?我想着好不容易跟女主伤的一样,不充分利用一下,多浪费呀。”

    ”噗!”裴子秋被我逗笑了,他抬起头来,似笑非笑的盯着我看了好一会儿,然后突然开口道:”你,明天到柏艺影视来找我,这部戏的女主角,归你了!”

    什……什么?我一瞬间甚至不敢相信自己听到了什么:开……开玩笑的吧?这部戏原先的女一号可是一线女星木雨禾,裴子秋居然要踢了木雨禾选我做女一号?

    我想他应该是在逗我,可我还没来得向他确认一下自己的猜想,他便已经扬长而去。

    雷厉风行的让人无从适应。

    我忐忑不安的坐在病床上思索了一天一夜,最后还是决定,去柏艺影视碰碰运气。

    不管裴子秋是不是在开玩笑,我总要试一试才行,试了最多引来一通嘲笑,不试,我可能会悔恨一辈子。

    不巧的是,我赶到柏艺影视的时候,裴大导演正在跟执行导演吵架,执行导演不同意裴大导演临时换女主角,裴大导演却执意要换。

    ”木雨禾可是莫总的老婆!莫总往这部戏里砸了好几千万,为的就是让他老婆当女一号,你现在突然把木雨禾换了,莫总那边儿我们怎么交差?”执行导演言辞凿凿。

    ”你还好意思跟我提老莫!”裴子秋不甘示弱:”他强行把他老婆塞剧组里的时候,有说过他老婆怀孕了吗?我这部戏打戏很多,女主几乎一半的戏都要在野外拍,她木雨禾两天头疼,三天胃疼的,你让我怎么拍?全他妈的找替身后期抠图是不是?”

    我这才恍然: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