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 何以共白头 > 第十九章 或许我已是过去式
    得罪什么人?我颦起了眉,努力的回忆着,随后,淡漠的摇头:”没有啊,我做事一向低调,平时除了拍戏,基本不跟圈内人来往。”

    我说的是实话,这一行最常见的就是被熟人背后捅刀,表面上亲亲昵昵,互称闺蜜,背过身去就能互相撕咬,踩着对方的身体往上爬,早就在这方面吃过一次亏的我这次重返娱乐圈立志绝不会在同一个地方跌倒两次,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我索性不跟同剧组的演员们打交道,让他们想阴,都没办法阴我。

    闻言,娆姐沉默了,片刻后,她像是想起什么一般,突然抬头问我:”那会不会是谭以琛的缘故?你刚出道就傍上了这么大的一个老板,这可是很容易遭人嫉妒的!”

    娆姐的话很有道理,想当初我还不是谭以琛的情妇的时候,谭以琛不过跟我说了两句话,就惹得一众女演员咬牙切齿,现在我真的傍上了谭以琛,她们背地里还不得把肺气炸了!

    ”这样可可,你仔细调查一下,看跟你一起拍过戏的那些女演员们,谁跟报社、记者什么的有联系,我估摸着,这事儿肯定是她们在背后捣的鬼!”娆姐给我出主意道。

    我点了点头,仔细回忆着跟我合作过的女演员们,然后单独把几个有背景的女演员列了出来,找经纪人和圈儿里几个比较八卦的女艺人们打听了一下她们的背景,希望能揪出这个背后捅我刀子的幕后黑手。

    可是结果却不尽人意,折腾了一天,什么也没查到。

    傍晚时分经纪人又给我打了个电话,气急败坏的质问我虐待父母的头条怎么还没扯下去,我也不敢说我跟谭以琛闹矛盾了,只能敷衍他说谭以琛太忙了,我暂时联系不上他。

    经纪人似乎嗅出了什么,用一种很古怪的调子问我:”郁可可,你和谭以琛不会是崩了吧?”

    我的心瞬间提到了嗓子眼,想都没想便矢口否认了:”怎么可能!他前天还在我这儿过夜来着!再说了,我们要是崩了的话,他怎么可能还让我在他家住着?张哥,您就别瞎操心了,我们好着呢!”

    ”最好如此!”经纪人冷哼了一声,然后挂断了电话。

    我虚弱的瘫倒在了床上,浑身上下,全是冷汗。

    我开始无法自控的去想经纪人刚刚说过的话:我和谭以琛,是不是真的崩了?

    不……不会吧?我捂住心口,心脏慌乱的跳着,跳得我全身都止不住的发抖。

    不能吧!我咬紧了牙关:就因为我昨晚在餐厅请林雨菲坐下了,他就要把我给甩了?

    这也……这也太小题大做了吧?

    我拿起自己的手机,心如死灰的翻着我给谭以琛发过去的短信,五十一条,从早上到现在,我一共给谭以琛发了五十一条短信,从认错到致歉,从致歉到哀求……信息的内容越来越没有尊严,我的心也越来越冷。

    他不肯理我,或许在他的眼里,我已经是个过去式了吧。

    想想也没什么不可能的,他是什么身份,我又是什么身份?若是最初他还能因为我的乖巧对我保持一丁点儿的好感,那么我相信,在”虐待父母”的新闻被爆出来的那一刻起,那少得可怜的好感,也瞬间消失殆尽了。

    一个靠卖身上位的十八线开外的小艺人,靠着他的地位拍了一部戏便沾沾自喜,六亲不认,殴打六十老父……

    我突然明白谭以琛为什么不肯理我了,换做我是他,我也不愿意理这蛇蝎心肠又不知好歹的女人。

    我把脸埋到了自己的膝盖里,抱着双腿无声的哭了,我以为这一次回来所有的一切都会和以前大不一样,可到头来却猛然发现,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

    我再一次被我那可恨的父亲害得一无所有!

    夜色越来越深了,我把自己抱成了一个团瑟缩在床角,如果这是电视剧的话,男主角这时应该破门而入,然后霸道而又不失温柔的把我拥入怀中。

    可惜生活不是电视剧,而我的男主也早已在一年前离我而去,我动了动僵硬的四肢,动作缓慢犹如垂死老人一般的躺了下来。

    这时,我的手机突然响了。

    我猛的从床上蹿了起来,迫不及待的拿起手机,连来电显示都顾不上看,便按下了接听键。

    ”喂?”我秉着呼吸,连大气都不敢喘一声。

    我以为给我打电话的是谭以琛,可最后,电话那端传来的却是娆姐的声音。

    ”可可,你现在在哪儿?方便出来吗?”电话里,娆姐的声音染着几分阴冷,她顿了两秒,不待我回话,又冷笑着补充道:”我逮着郁达天那老小子了!强子他们已经把他堵我家来,你过来一趟吧,咱跟这老小子好好玩玩儿!我就不信耗一晚上我还从撬不开这王八蛋的嘴了!”

    我吃了一惊:”你把郁达天抓起来了?”

    闻言,娆姐冷哼了一声,强忍着怒气回答我说:”没错!我从你那儿回来就派人去找这混球了!妈了个鸡!你猜我在哪儿找到的这混球?赌场!他妈的背着好几万在地下赌庄霍霍!一掷千金出手可他妈的阔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