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 何以共白头 > 第十八章 被人算计了
    ”你在说什么啊?”电话那端传来娆姐的声音,那声音里染满了困惑:”我没打他啊!我就找人吓唬了吓唬他!连他的手指头都没动一下!”

    我愣住了:”你没打他,那他身上的那些伤是怎么回事儿?”

    ”什么伤?”娆姐显然还没看新闻,说话时语气里满是惊讶:”那王八蛋受伤了?”

    我扶额,一股强烈的疲惫感突然笼上心头,压得我几乎喘不过气来。

    ”你去看看新闻,就知道发生什么事了。”深吸了一口气,我虚弱的回答着,随后挂断了电话。

    几分钟后,娆姐又把电话打了回来,我刚接通,她便扯开了嗓子大骂郁达天不是东西。

    ”可可,姐跟你保证,郁达天那老小子身上的伤绝对不是我的人打的。”末了,娆姐气急败坏的跟我解释着:”当时我虽然不在场,可我派人盯着呢!就那个……就那个小张,我店里的那个服务员,你认识他的!那天晚上他替我盯着呢!他们根本就没打起来!强子他们随便放了两句狠话,郁达天那孙子就跪地求饶了,打什么打啊?打这孙子强子还嫌晦气呢!”

    强子是娆姐的男朋友,原本是道儿混的,特硬气的一个人,后来因为管得紧了,就洗白了,带着小弟们在娆姐的夜总会里做起了安保人员,谁敢闹事儿就把谁拎出去一顿狠揍,夜总会附近的人没有不怕他的。

    强哥的人品我是信得过的,他向来说一不二,他说没打,那绝对就是没打。

    ”行了娆姐,我知道了,我经纪人还在外面儿等着呢,我先挂了,一会儿再跟你联系。”我有气无力的开口,随后草草的挂断了电话,慌忙赶回了客厅。

    ”那伤不是我打的……”我试图解释着。

    然而,我才刚刚开口,经纪人便阴着脸打断了我:”是不是你打的咱先放一边儿,你就告诉我,这是不是你起亲爹!”

    我瞬间说不出话来了……我羞于开口。

    这沉默便是我的答案,经纪人他听得明白。

    ”你是不是想气死我啊!”冗长的沉默后,经纪人狠狠的砸了一拳桌子,火冒三丈道:”郁可可,你知不知道,你现在是个艺人!艺人最怕的是什么?吸毒,出轨和虐待父母!你他妈的上来就给我占了俩,你让我以后还怎么带你!”

    我依旧说不出话来,我也很想问问,我他妈这是招谁惹谁了?我卖力的演戏,再长的台词都是自己背,再艰难的戏也是自己拍,从来没有用过后期配音和替身演员,我只想凭自己的实力闯出一片天地,怎么就这么的难呢?

    我吸了吸鼻子,强行把即将夺眶而出的眼泪憋了回去,陪笑道:”张哥,对不起,我……我这也是身不由己,刚出来混,经验不足,总被人陷害……您资历老,见多识广,可要给我想想办法呀!”

    闻言,经纪人拿眼梢儿轻飘飘的瞥了我一眼,没好气的开口道:”想办法?还能想什么办法?趁着情况还没进一步恶化之前,还不赶紧给你家那位打个电话,让他联系一下各大报社,赶紧把这头条给扯下来!”

    我如梦初醒,也不管昨天晚上刚谭以琛刚跟我摆了脸色,掏出手机便拨下了谭以琛的手机。

    然而,我选择性的忽视昨晚发生了什么,不代表谭以琛也能选择性的忽视昨晚发生了什么。

    一连好几个电话打过去,都没有人接听,很显然,他还在生我的气。

    真是祸不单行!

    百般无奈下,我只好发短信给他道歉,把过错都往自个儿身上揽,并再三保证自己绝不会再犯了。

    然而,几十条充满歉意,毫无尊严的短信发出去以后,谭以琛那边儿依旧没给我任何的回话。

    就好像世上根本就没有谭以琛这个人,又或者说我发错了号,那数十条求救讯号,谭以琛一条也没收到。

    可我没有发错号码,而谭以琛也确确实实的存在着。

    也许他正在忙吧……我这样安慰着自己,握着手机的手,却不自觉的开始发抖。

    经纪人训斥了我一顿以后便回去了,临走之际他再三嘱咐我,让我一定要尽快找到谭以琛,他说这消息只会越传越遭,时间拖的越久,对我日后的发展越不利,他还让我去找郁达天谈和,他说只要郁达天愿意出面作证,说早上的新闻都是媒体胡编乱造的,实际我们父女关系好得很,那我就地洗白还是有希望的。

    说实话,我一点儿也不想去找郁达天,更不想跟他演什么父女情深,我是个极其敬业的演员,可这虚伪而又恶心的戏码,我演不出来,我嫌恶心。

    中午的时候娆姐把我约了出去,她说她觉得这事儿有蹊跷,让我过去跟她一起探讨探讨。

    ”可可,这事儿绝不是郁达天一人搞出来的!”娆姐敲着墨色的琉璃桌,斩钉截铁的跟我说:”你想啊,郁达天哪儿有这么大的本事?他就是想搞你,没人脉,没关系的情况下,他最多找个小报社控诉一下你!现在呢?国内知名的几家媒体都在报道这件事儿!你又不是章子怡!要没人在背后搞你,至于弄出这么大的动静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