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 何以共白头 > 第十七章 我不爱他
    于是,林雨菲便心怀鬼胎的在我旁边坐下了,我偷偷的抬起眼睛看了谭以琛一眼,想看看他此刻的脸色。

    巧的是,我抬眸看谭以琛的时候,谭以琛刚好也在看我,不巧的是,他岑黑如墨的眸底,染着几分我很熟悉的冷意。

    很好,他生气了。

    我觉得很委屈,明明是彭怡宝先开的口,逼得我不得不请林雨菲坐下,可最后,谭以琛怪罪的却是我。

    被爱和不被爱之间的差距,可真是触目惊心啊。

    餐桌的气氛诡异到了极点,林雨菲使出浑身解数撩拨着谭以琛,谭以琛不为所动,继续动作优雅的切着他盘子里的牛排,怕林雨菲太过尴尬,小天使彭怡宝时不时的会跟林雨菲搭个话,而我……我感觉我需要出去透透气,这诡异而又紧张的气氛,搞得我都快要窒息了。

    于是我站起身来,打着去洗手间的幌子离开了座位,临走之际,我无意间瞥到,林雨菲穿着黑色高跟鞋的脚,正在桌下若有若无的撩着谭以琛的裤腿。

    说实话,看到这里我心里其实挺同情林雨菲的,在性事上,谭以琛从来不是那种会委屈自己的人,一般情况下,你只要能撩得到他,他是不会介意跟你共度一个美好的夜晚的。

    可惜的是,经过一下午的”激战”,谭以琛下面的”大家伙”早就被我喂饱了,林雨菲撩得动他才怪。

    说是去洗手间,可实际上我跑到了门外,吹了会儿晚风,胸口的压抑感终于消失了些。

    现在已经快十一点了,在我老家,左邻右舍应该都已经关灯睡觉了,可在这梦幻一般的城市里,夜生活才刚刚开始。

    凝视着远方色彩斑斓的霓虹灯,一种前所未有的孤独感突然笼上我的心头,这座城市那么的大,路上的行人那么的多,可我却举目无亲,只能一个人孤苦漂泊……

    我正伤感着,一双大手突然从身后揽住了我的腰,我措不及防,脚下一滑,整个人猛的向后跌去。

    我跌入了一个宽广而又温暖的怀抱,还没反应过来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谭以琛清冷暗沉的声音便从身后传来:”宝宝小不懂事,你也不懂事儿是不是?”

    说着,他惩罚性的捏了一把我的腰。

    我吃痛,身子一软,蛇一般的瘫到了他身上。

    这动作看上去就跟我在故意勾引他似的,可天杀,我真没想勾引他。

    我的腰部很敏感,别人稍微碰碰,我就会笑个前仰后翻,如今被他这么一掐,再加上刚刚喝了不少红酒,双腿不自觉的便开始发软,自然而然的也就瘫到他怀里了。

    可谭以琛并不知道这些,他见我主动投怀送抱,还以为我是在示软求饶。

    ”现在知道撒娇了?”他掐起我的下巴,从嗓子里发出一声冷笑:”早干什么去了!”

    ”我……我和她都是一个剧组的……”我勉强站稳了身子,低着头唯唯诺诺的解释着:”不请她坐下不太礼貌……”

    ”礼貌?”谭以琛拿眼尾目光阴冷的扫了我一眼,语气不善道:”郁可可,搞清楚你的身份!你是我的情妇,不是开夜店的妈妈桑!”

    言罢,他丢下我,转身回了餐厅。

    我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都搞不明白谭以琛究竟在气些什么,我不过是请林雨菲坐下了罢了,而且,让林雨菲入座还是彭怡宝先开的口,我已经够小心翼翼的了,为什么还是激恼了他?

    后来,我终于懂了,他那天生气,不是因为我请林雨菲坐下了,而是因为我不爱他。

    彭怡宝提醒我请林雨菲坐下,不是因为她想陷害我,也不是因为她不在乎谭以琛,而是因为生性单纯的她真的没看出林雨菲醉翁之意不在酒。

    可我看出来了,谭以琛也知道我看出来了,然而我还是邀林雨菲坐下,让林雨菲尽情的施展毕生所学,去勾引我的男人。

    我最大的败笔在于,我不爱谭以琛,而且我还让他感觉到了,我不爱他。

    所以日后他冷落我,也是我罪有应得。

    那天晚上,谭以琛先是把彭怡宝送回了学校,然后送我,最后他载着林雨菲,消失在浓浓的夜色里。

    那晚他有没有和林雨菲共度一个美好而又激情的夜晚我不知道,我知道的是,第二天早上,我上了头条。

    ”我的小祖宗啊!你到底是怎么搞的?”一大早,经纪人便十万火急的来到我的住处,拿着一张报纸,气急败坏的质问我道:”殴打恐吓六十老父!你……你最好告诉我照片上这男的不是你亲爹!否则的话,你就等着声名狼藉吧!”

    说着,经纪人猛的把手里的报纸摔到了我的脸上。

    我拿过报纸,低头一看,然后整个人都僵住了。

    报纸上,我那个挨千刀的父亲,正奄奄一息的坐下地上,脸上身上都是淤青,头上还包着一个肮脏的纱布,像是脑袋被什么人给打破了一样。

    偌大的报纸,几乎一半的版面都是在说我虐待年迈老父,他们说从我生父的口中得知,我生父作为单亲爸爸,一把屎一把尿的把我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