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 何以共白头 > 第一十章 六亲不认
    我的心瞬间揪紧了,身体快于大脑率先做出反应,下意识的便要去关门。

    可我终究还是晚了一步,察觉出我关门的意图后,郁达天不再客气,直接狠狠的推了我一把,强行闯了进来。

    女人的力气本来就不如男人大,再加上我刚刚又被谭以琛折腾了一下午,此刻浑身又酸又疼,自然更敌他不过,措不及防被他这么猛的一推,门没关上,脚下一滑,竟直接摔倒在地。

    ”不错,不错,这房子真不错!”趁着我摔倒之际,郁达天大摇大摆的走了进来,带泥的鞋子,弄脏了光洁的地板。

    ”你给我滚出去!”不顾身体的酸痛,我强行从地上爬了起来,随手抓起门角摆放的吸尘器,虎视眈眈的瞪向郁达天:”这里不欢迎你!”

    郁达天被我激怒了,他猛的扭过头来,满目狰狞的看向我,恬不知耻道:”臭丫头,怎么跟你爸爸说话的?你个白眼儿狼!老子养你这么大,你就这么对老子?”

    爸爸?呵!他居然还有脸在我面前自称是我爸爸?

    也不看看,我沦落到如今这副田地,都是谁害啊!

    ”郁达天,你少他妈的在我面前跟我扯这套!奶奶去世的那天我已经跟你说的很清楚了,自此以后,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咱们互不相干!”我强压着心头的怒火,伸手指着门口,再一次冷声下了逐客令:”现在,立马给我滚出去!不要让我叫保安!”

    我不想再和这人渣有任何的牵扯,一点儿也不想,如果有可能的话,我宁愿自己是个孤儿,也不想有这么一个混账的爹。

    可这混账爹,却显然不打算这么轻易放过我。

    ”哼!互不相干?你想得倒美!”见我丝毫不给他留情面,郁达天也懒得再继续伪装了,他狞笑了一声,阴森森的盯着我,冷声道:”我是你老子,你是我闺女!这是铁板耳钉钉的事儿!有血缘关系在哪儿摆着呢!想赖账,门儿都没有!”

    我气得浑身哆嗦,恨不得现在就冲到厨房,拿把菜刀出来砍死他。

    可不行,我得冷静,为了这种人蹲监狱,不值得。

    ”老子懒得跟你废话!”郁达天不耐烦的瞥了我一眼,随后,他伸出手来,理直气壮的跟我说:”赶紧的!给我把钱拿出来!我知道你现在拍了电视剧,还傍上了大老板!你富裕了,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你亲爹我继续挨饿吧?我也不跟你多要,拿十万过来,拿了钱,我立马就走!”

    他伸手讨钱的模样,我是极其熟悉的,小时候,几乎每个月他都要这么杵在门口,讨债鬼一般的逼着我奶奶给他钱,奶奶不给,他就抢,再不济,他就把躲在墙角哭的我从房间里揪出去狠命的打,打到我奶奶给他钱为止。

    ”作孽啊!”至今,我都还记得奶奶的哭声,她抱着被郁达天打得鼻青脸肿的我,一边儿哭,一边儿不断的重复着这三个字——作孽啊。

    我不是我奶奶,我绝不会再给这人渣一分钱。

    ”你做梦!”盛怒下,我举起吸尘器,对准了郁达天的脑袋便砸了下去:”郁达天,别说我现在没钱,我就是有钱,你他妈的也别想再从我这里拿走一分钱!”

    我发疯一般的砸着他,不就是比谁更绝情,谁更冷血吗?来呀!你以前敢在我年纪尚小之际把我打的鼻青脸肿,我现在就敢趁着你年老体衰,把你砸个头破血流!

    当爹了不起了?你打我奶奶的时候我也没见你把她当过你娘啊!

    郁达天没料到我会突然发飙,毫无防范下他只能连连后退:”你干什么?你居然敢打你老子!你个白眼儿狼!你会遭报应的我告诉你!”

    报应?若这世上真有报应这一说,你早他妈的该死无葬身之地了!我在心里冷冷的想着,然后一鼓作气,把郁达天赶了出去。

    ”啪!”关上房门的那一刻,我虚弱的瘫倒在地,我以为我已经不会再这种事难过了,可隐约之中,心里还是泛出了些许苦涩。

    被我赶出房门后,郁达天愤恨难消,他站在门口扯着嗓子骂了我很久,说我是什么白眼狼,没良心,还说什么我不会有好下场的……

    我懒得理他,想骂那就骂呗,反正费力气的又不是我。

    ”郁可可,你给老子等着!老子不会就这么算了的!”最后,郁达天丢下这么一句话走了。

    我心里突然有些后怕:我现在可是演员,私下还是谭以琛的情妇,他要是想造我点什么文章,那简直易如反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