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何以共白头 > 第十章 角色扮演
    自从那天我打完杜芝芝以后,杜芝芝便离开了剧组,为什么离开我不知道,估摸着是死要面子,不想再跟我同台演戏。

    她走后,女一号的位子自然而然的落到了我头上,说来也是讽刺,这部戏本来是要捧杜芝芝的,因为谭以琛的缘故,却捧成了我。

    我想,杜芝芝现在一定恨我恨得牙痒痒。

    不过她恨她的,我不在乎,像她这种自以为是又没什么真本事的人,拼死了往上爬也爬不了多高,我懒得跟她较劲儿。

    这部戏的女一是个傻白甜,演起来并不费劲儿,不过我还是尽心尽力的演,尽可能的从多个角度诠释这个角色的人物特征,即便做不到深入人心,起码也要演得讨喜。

    我的努力没有白费,电视剧上映的时候,我演得角色得到了广泛的好评,网友评价:女主虽然傻,可傻得可爱,虽然矫情,但不做作,真可谓是傻白甜中的一股清流。

    我松了一口气:这场仗,总算没打输。

    ”你还真是演什么像什么啊。”我正看网友们的评论呢,谭以琛突然把我拉到了他怀里,啃着我的肩膀从嗓子里发出一声闷笑:”这傻里傻气的,我都快认不出是你了。”

    我一愣,这才发现谭以琛不知道什么时候换了台,竟看起我演的电视剧来了!

    巨大的液晶屏幕里,我眨巴着大眼,傻乎乎的问男主地上的钻戒是不是他掉的,那由内而外散发的傻气,几乎要从屏幕里溢出来了。

    没错,这部电视剧的第一集演的是男主求婚失败,怒扔钻戒,结果碰上了超级没有眼力价儿的女主,女主当即便捡起钻戒又给人男主送回去了,你说恼人不恼人?

    谭以琛把下巴抵在我的肩膀上,边看边笑,生生把一部青春偶像剧,看成了美国喜剧。

    我恼了,气邹邹的去跟他抢遥控器,一边儿抢,一边儿红着脸撒娇:”不许看了!不许看了!你不许再看了!”

    谭以琛灵敏的躲闪着,这家伙借着自己胳膊长腿长的优势,逗小猫儿一样的举着遥控逗我:”为什么不让我看?看电视是每个公民应享的权利,我偏要看。”

    说着,还故意把电视的声音调大了。

    于是我便清楚的听到电视里的自己用一种傻到不能再傻的语气说:”不是你掉的?不可能呀,我亲眼看见你往这边儿扔的,就是你扔的!”

    我羞红了脸,隐约之中总有一种被人扒光了衣服摆到谭以琛跟前的感觉,这感觉让我浑身不自在。

    可谭以琛偏偏就爱看我不自在,我甚至怀疑这家伙可能有施虐倾向,就喜欢折磨人。

    ”不看也行。”一阵闹腾后,他把我压到了沙发上,修长的指,细细的摩擦着我的侧脸:”你现场演给我看,我就不看电视了。”

    说着,他伸出狡猾的舌,动作无比暧昧的舔了下嘴唇。

    侵略意味明显。

    得!这位爷居然还喜欢玩儿角色扮演!我早该料到他不会这么轻易放过我!

    角色扮演这种羞耻的play我本质上是拒绝的,可我根本没有拒绝的权利,搁古代人皇帝要是想听小曲儿,那个嫔妃敢说自己不想唱?

    反正我不敢,于是我把羞耻心抛到了九霄云外,眨巴着水汪汪的大眼睛,咬着手指头问呆呆的谭以琛:”演什么呀?”

    谭以琛被一秒入戏的我萌到了,当即便把我压到沙发上狠狠的做了一番。

    做的时候还要我接着演,我演得越呆萌,他就做得越狠,不好好演就打我屁股,禽兽一个!

    算了算了,我自我安慰着,反正他在我这儿也住不了两天,随他折腾吧。

    实际上,他折腾了我一下午以后连夜都没过就走了,我趴在沙发上挺尸,浑身又酸又疼,不愿意动弹。

    这时,门外突然响起了敲门声,我一愣,心想难不成他落下了什么东西,所以回来取了?

    因为谭以琛前脚刚走没几分钟门就响了,所以我也没多想,直接披了褂子过去开门。

    结果,门打开的那一瞬间,我整个人都僵住了。

    门外站着的不是谭以琛,而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畜生!

    ——我的生父,郁达天。

    这是个畜生,不折不扣的畜生,我长这么大,他除了打我骂我以外,就是伸手跟我要钱,人家都说天底下只有父母对子女的爱是最无私,最纯粹的……狗屁!你找一个人渣当爹试试,还父爱呢,为了白花花的钞票,他估摸着能把你卖到妓院去。

    ”哎哟,可可啊,这几年不见,你都住上这么好的房子了?”郁达天滴溜着浑浊的眼睛目光贪婪的往屋子里扫了一眼,吞咽着口水道:”你三婶儿跟我说的时候,我还不信,没想到是真的……你真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