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何以共白头 > 第六章 郁可可,你怎么还笑得出来
    美人儿都开金口了,导演哪儿有不买账的道理?于是导演一边儿跟杜芝芝起着腻,一边儿招呼着大家开始拍下一场。

    大概看了看下一场戏的内容,我这才明白杜芝芝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下一场戏是女二的阴谋被女主发现,女主怒火中烧,抬手要甩女二巴掌!

    好嘛,感情她是嫌挨骂还不够,想要借着拍戏给我两巴掌。

    我心里叫苦不已:谭以琛不就跟我说了句话吗?至于这么把我往死里搞吗?

    然而,心里在恼火,也没用,杜芝芝有导演做靠山,我什么都没有,她想往死里搞我,那我只能躺地上任她搞。

    这就是命!

    第二幕很快就开拍了,本来女主是痛失亲人,受了很大的打击,情绪控制不住才甩女二巴掌的,那巴掌的力度也没有多大,毕竟这个剧情只是为了显示女主的可怜和女二的可恨,女主要是可这劲儿的抽女二,那不自毁形象了吗?

    可杜芝芝却把女主的设定忘了个一干二净,二话不说,上来就给了我一巴掌,那一巴掌打得相当用力,”啪”的一声几乎镇住了全场。

    我被她打懵了,她这样虎视眈眈的,我根本没法儿跟她对戏,结果我还在发懵,她就阴阳怪调的讽刺我道:”你到底会不会演戏啊?一天天拿着剧本装的挺刻苦的,台词儿呢?往下演啊!”

    她这一数落我,其他人也纷纷跟着落井下石,都说我是走后门进来的,不然就凭我这长相,这演技,绝对拿不到女二的位子。

    我当时挺想哭的,太他妈的欺负人了,是,我是走了后门,可你们谁他妈的又不是走后门进来的?

    我强忍着眼泪,逼着自己笑了出来:”对不起,对不起,刚刚有点儿走神,真对不起。”

    很久以前,有人跟我说过:当你想哭的时候,把眼泪吞下,留着晚上一个人的时候再哭,人前的时候,你得笑。

    只有你笑得欢喜了,别人才会笑,别人笑了,你也就能一直笑下去了。

    自那以后,我就再也没在人前落过泪。

    见我认错了,导演也没好意思再为难我,于是便招呼着大家重新开始拍。

    可导演放过我了,不代表杜芝芝愿意放过我,我也不知道她到底哪儿来的这么多怨气,总之,她算是逮着机会了,一巴掌一巴掌的可劲儿的扇我,就这一个简简单单的扇巴掌的戏,她逮着导演拍了十七八次都不肯让过,非要拽着我一遍又一遍的重演。

    我只能一遍又一遍的挨扇,其实我知道,不是我演技的问题,杜芝芝她就是想扇我,所以我也认命了,在杜芝芝扇完我第十九巴掌的时候,我说:”芝姐,这一幕要不咱们先去旁边儿练吧,练好了咱们再过来拍,让王导先拍别的戏,别耽误了进程。”

    我这一开口,全场的人都愣住了,导演的脸上显出几分尴尬来,我知道,他应该是良心发现,不想再继续为难我了。

    众人还尴尬着,杜芝芝突然火了,她猛的又给了我一巴掌,指着我的鼻子怒骂道:”你这是什么意思?你是在怪我耽误剧组的进程咯?你自己演得不行,还好意思过来指责我?怎么,我要求高还有错了?你没演好我让你重演我还有错了?”

    她说这还想冲过来再给我一巴掌,不过被剧组的人给拦下了,大家一边儿息事宁人的劝着杜芝芝”算了算了”,一边儿不动声色的把我推倒了旁边儿,让我先到休息室休息一下,拿冰敷敷脸。

    我吸了吸鼻子,扭头走了,转身的那一刻,眼泪终于敢落下来了。

    我在休息室哭成了泪人儿,我一边儿抹着眼泪,一边儿在心里咬牙切齿的发着誓:杜芝芝,你给我等着,只要我有出人头地的机会,我他妈非弄死你不可!

    我正哭着,休息室的门突然被打开了,我连忙胡乱抹了一把眼泪,慌里慌张的问道:”是不是轮到我演了?”

    ”还想着演戏呢?”门口传来一声轻笑,那笑声,很好听,也很熟悉。

    我愣住了,下意识的抬了头,然后,谭以琛那张好看到不食人间烟火的脸便映入我的眼帘。

    ”谭少啊!”我笑得没心没肺的:”您怎么过来了……我还以为……我还以为是剧组的人呢……”

    谭以琛关上了门,三两步走进了屋,然后坐到了我对面。

    ”还笑!”他颇为无语的看了我一眼,用一种我听不懂的语气说:”郁可可,你怎么还笑得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