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何以共白头 > 第四章 你是不是觉得我很下贱?
    ”这……这不是王哥的老婆误会了吗?”我陪着笑,头不自觉的低了低。

    王哥就是那天在包间里对我动手动脚的那个光头男,自己猥琐,还把我害成这副模样,真是越想越生气。

    ”是吗?”他吐出一口烟气,飘渺的烟雾下,那张脸显得更加英俊了。

    他脸上带着似有似无的笑,这笑容让我有些心慌,我搓了搓手,干笑着点头道:”是……是啊,王太太她太敏感了,我不过是陪王老板喝了杯酒,她就误会了,非说我对王老板有什么非分之想……我……我哪儿敢对王老板有什么非分之想啊?谭少您是知道我的,我这人最有自知之明了。”

    谭以琛被我这句”自知之明”给逗笑了,他抖了抖香烟上的烟灰,细长的眸子,越发的深邃。

    ”所以呢?”他勾着唇,说话的语气染着几分不易令人察觉的轻蔑。

    那一瞬间,我感觉我就想一个我像一个跳梁的小丑,竭尽所能的展示着我的丑恶和滑稽,而他则是高高在上的看官,他一眼便能看穿我隐藏在小丑面具下的所有卑微和可怜,可他不说破这一点,他睥睨着眸子冷冷的看着我,无形的逼着我让我把我的卑微和可怜演给他看。

    我能怎么办?我只能按照他的意思去演,尊严这种东西,说有就有,说没,它其实也就那么没了。

    ”所以我想……您能不能跟王太太解释一下……”我继续笑着,尽管此时此刻我其实很想哭,可我必须笑,我不是倾城红颜,眼泪没那么值钱,想讨口饭吃,只能卖笑:”我跟王老板真没那回事儿……您看现在这事儿闹的,新闻报纸满天飞的,这……这影响多不好……”

    闻言,他眼底的笑意越来越深了。

    有些人笑,会让你松一口气,而有些人笑,则会让你的整颗心脏都跟着揪紧。

    谭以琛属于后者。

    ”为什么?”几分钟的沉默后,他忽然抬眸凝向我,清冷着调子问道。

    我答不出来了,是啊,他为什么要帮我呢?就因为那天是他把我带过去陪场的?

    我要是这么回答的话,他肯定会说:你完全可以不去啊,我又没逼着你去。

    他们这些有钱人,就是这么的不要脸,你不屈服于他们的淫威,他们会觉得你二百五,必须得给你点儿颜色看看,你屈服于他们的淫威,他们又觉得你贱,没骨气,因此打心眼里看不起你。

    我大概也是被逼得走投无路了,所以彻底放弃挣扎了吧,我把拐杖往地上一扔,站直了身子看向谭以琛。

    ”谭少,您是不是觉得我挺下贱的。”我问他。

    谭以琛估计没料到我会这么问,他稍微愣了一下,俊美的脸上显出几分惊愕来。

    我能感觉到他的尴尬,也许教养极好的他,即便再看不起一个女的,也不会指着这个女人的鼻子骂人家下贱。

    于是我笑了,笑得又难看,又绝望。

    ”我也觉得我自己挺下贱的。”我继续说,说话的时候,心里莫名的升起了几抹自我作践的快感。

    谭以琛没有说话,他沉眸凝着我,五官分明的脸依旧冷若冰霜,让人很难猜出来他此刻在想什么。

    ”可是。”稍作停顿后,我抬起头来,对上他漆黑如玉的眸子,笑颜如花:”我们要是不这么下贱的话,怎么能衬托得出来你们的高贵呢?”

    这一次,我又把他给逗笑了。

    我想我应该是个合格的小丑,你瞧,我把主子逗笑了两次。

    ”你真有意思。”轻笑过后,他拿烟头指了指我,骨节分明的五指,在香烟的衬托下,越发的修长。

    我也跟着笑,右腿骨折处传来撕心裂肺的疼,我有点儿后悔自己刚才为了耍酷把拐杖扔掉了。

    ”回去养伤吧。”大概是看到我额角密密麻麻的冷汗了吧,谭以琛对我挥了挥手,示意让我回家。

    我听他这口气,好像有点儿要帮我的意思,于是我急忙问道:”那……那王太太的事儿……”

    我话刚说了一半儿,他便冷声打断了我:”我让你回去养伤,听不懂吗?”

    闻言,我愣了两秒,然后慌忙答谢:”好!好!谢谢谭少!谢谢!”

    三天后,有关我的负面新闻统统被撤了下来,取而代之的,是各个网络大咖,新闻记者为我写的洗白新闻,说什么那天被捉奸在床的女人只是长得像我,而且那图片很明显是p出来的,为的就是打压我这种即将出道的小女星……总之那些洗白新闻说的像模像样的,要不是故事的主角是我,说不定我也要上网给这位受了不公平待遇的小女星加油助威了。

    很多年后,我问谭以琛:你当年为什么要帮我?就因为我逗笑了你吗?

    他点了点头,肯定了我的看法:嗯,就因为你逗笑了我。

    那一刻,我的心突然冷了……我突然间明白:原来这世上,真有等级这一回事儿。

    原来等级之间的差距,竟可以如此触目惊心。

    你能活下去,也许只是因为,你在合适的地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