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放下手中的碎片,蹲下身体道:“我们过些日子要去英国,小绝喜欢英国吗?”    “是和爸爸一起过去吗?”陆绝想了想,看着席凉茉问道。    席凉茉指尖一颤,摇头道:“不是,和东方叔叔,小绝不喜欢东方叔叔?”    “不喜欢,小绝喜欢爸爸,小绝想要和爸爸在一起,妈妈不要在生气了,爸爸其实很可怜,昨天晚上我给爸爸打电话的时候,爸爸一直咳嗽,我问爸爸怎么了,爸爸说生病了,我好担心爸爸一个人。”    陆亭珏……生病了?    他在帝国,应该很好吧?毕竟帝国才算是陆亭珏的老家。    席凉茉咬住嘴唇,还想要再度说话的时候,陆绝已经抱着席凉茉哭了起来。    “小绝只想要爸爸妈妈可以陪在小绝的身边,小绝……真的不希望没有爸爸,妈妈……你带小绝去找爸爸吧,小绝知道爸爸住在哪里,爸爸一个人好可怜,他什么都看不到,有一个和妈妈很像的姐姐,一直照顾爸爸,那个女人是想要将小绝的爸爸抢走。”    陆绝发出撕心裂肺的哭泣,震痛了席凉茉的心脏。    她紧紧的抱住怀中的陆绝,眼眸带着一层痛苦和煎熬。    “小绝……你刚才……说什么?”    刚才陆绝说陆亭珏眼睛看不到?怎么会?    陆亭珏现在不是回帝国了吗?为什么会眼睛看不到?    “小绝前几天找到爸爸了,看到爸爸眼睛看不到,他一直戴着墨镜,可是,他从椅子上掉下来都不知道,小绝听那个姐姐说,爸爸眼睛看不到,还让爸爸不要在想着妈妈了,那个姐姐是坏道,爸爸是妈妈的。”    怎么会……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    小绝说的是真的吗?    难不成……    席凉茉似乎被陆绝的话刺激了心脏,她将手放在自己的眼眶的位置,整个身体都忍不住颤抖起来。    是……眼睛……她的眼睛是陆亭珏的吗?    陆亭珏将他的眼睛给了她?    “妈妈……你怎么了?”陆绝见席凉茉浑身都在颤抖,他伸出手,轻轻的摸着席凉茉的头发问道。    “小绝知道爸爸住在什么地方吗?”    席凉茉强迫自己冷静下来,用异常冷静的口吻,和陆绝说道。    陆绝一本正经的点头道:“小绝知道,小绝带妈妈过去找爸爸,妈妈,爸爸已经看不到了,就和妈妈当初一样,妈妈也不要在生气了,好不好?”    陆绝可怜兮兮的话,让席凉茉说不出其他的话。    她抱着陆绝身体的手,不由得一紧。    她现在,只能去验证……    验证陆绝说的,究竟是……真的……还是……一切都是她想的太多?    “小糯米,你要带小绝出去吗?”区静刚好从楼上下来,见席凉茉脸色苍白的抱着陆绝好像是要出门的样子,忍不住问道。    “嗯,我想要带小绝出去一趟。”    席凉茉低低的应了一声,抱着怀中的陆绝,匆忙的离开这里。    区静怔怔的看着席凉茉今天异常反常的样子,也没有过多的在意,只是摇摇头,便往客厅走去。    ……    “咳咳……”陆亭珏不知道席凉茉已经知道自己的事情。    这几天,陆亭珏的身体状况不是很好,他经常咳嗽,可能是免疫力也下降的关系。    初秋的天气,也非常的冰冷,陆亭珏咳嗽几声之后,想要去喝水,却怎么都摸不到水杯的位置,甚至不小心,将桌上的水杯给打翻了。    陆亭珏皱眉,摸索着想要去捡杯子,却怎么都摸不到……    而在这个时候,席凉茉和陆绝两个人,就站在距离陆亭珏不远处的地方。    席凉茉捂住嘴巴,完全没有想到,自己再次看到陆亭珏,会是这种情况。    她用力的掐住拳头,整个身体都忍不住颤抖。    陆亭珏……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眼前这个男人,真的是……她认识的那个陆亭珏吗?    陆绝也眼睛红红的看着趴在地上捡杯子的陆亭珏,他用手,轻轻的摇晃着席凉茉的手臂,席凉茉从痛苦中回过神,看着陆绝,抬起脚,朝着陆亭珏走过去。    她弯腰,将地上的杯子捡起来,眼泪就这个样子,毫无预兆的从席凉茉的眼睛里流出来。    看着陆亭珏像个落魄的乞丐,趴在地上,什么都看不到,孤单甚至绝望的样子,席凉茉整个心都揪成一团。    “我说了,不要你……走。”    陆亭珏听到有脚步声,他以为,是柳欣,忍不住发出一声嘶哑的低吼,抗拒道。    席凉茉眼睛通红一片。    她不知道,陆亭珏究竟为什么要做出这种事情?    陆亭珏是故意,让她难过的?对不对?    陆亭珏一定是故意这个样子做的。    “为什么……要这个样子做?”    过了许久之后,席凉茉总算找到自己的声音,她的鼻音,带着些许微弱甚至颤抖道。    陆亭珏没有想到,席凉茉会突然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他近乎慌张道:“席凉茉……你怎么会在这里?”    “爸爸……是小绝带妈妈过来的……小绝不喜欢这个样子的爸爸,呜呜呜。”    陆绝扑进陆亭珏的怀里,抱住陆亭珏的脖子,放声大哭。    他不知道大人的世界是怎么样子的,只是看到陆亭珏这个样子,陆绝很难过。    陆亭珏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