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后是抱着陆绝的东方玉,看到东方玉那张和简桐一样的脸的时候,席凉茉甚至有些激动的叫出了简桐的名字。    随后席凉茉像是想到什么一样,有些狼狈的摇头:“东方对不起。”    简桐早就已经死了,她现在这个样子叫简桐的名字,对东方玉来说,实在是很不公平。    东方玉伸出手,抱住席凉茉纤细的身体,男人俊逸的五官,埋进席凉茉的怀里,低声道:“席凉茉……我没有生气,你可以看到我了,我真的……很高兴。”    席凉茉可以重见光明,对任何人来说,都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    席凉茉也很激动,陆绝爬上席凉茉的大腿,伸出手臂,紧紧的抱住席凉茉,用脸颊蹭着席凉茉的脖子说道:“妈妈……你能看到小绝吗?我是小绝。”    席凉茉听到一本正经的陆绝说话,有些无奈的笑了笑,她伸出手,轻轻的摸着陆绝的脑袋,无奈道:“小绝,妈妈没有失忆,妈妈知道,你是陆绝。”    陆绝眨了眨眼睛,笑嘻嘻道:“妈妈可以看到小绝了,小绝很开心,要是爸爸也能够知道,就好了,妈妈,我们打电话给爸爸,告诉爸爸这个好消息,好不好?”    陆绝的话,让原本还有些欢喜的气氛,渐渐的变得有些古怪,席凉茉没有说话。    而区静看了东方玉一眼,见东方玉依旧面带温和,上前将陆绝从席凉茉的身上抱下来。    她揉着陆绝的头发,一脸认真道:“小绝饿不饿?要不要和二舅妈回去吃东西?等下在过来看妈妈。”    “饿了。”陆绝摸着自己干瘪的肚子,可怜兮兮的看着区静说道。    看着陆绝表情可怜的样子,区静有些好笑。    她抱起陆绝,朝着席凉茉道:“小糯米,你的眼睛刚恢复,好好休息,我先带小绝离开。”    “好。”席凉茉知道区静这个样子做是因为什么,她也没有戳穿。    事实上,她现在,的却是累了。    席祁玥和顾念泠也没有在打扰席凉茉,看着席凉茉疲倦不堪的眉眼间,两人都离开了。    东方玉留在病房看着席凉茉,见席凉茉眉眼间都是浓浓的倦怠之气,他用手轻轻的按压着席凉茉的太阳穴,声音温和道:“怎么样?还难受吗?”    “有一点,我有些困。”席凉茉无力的看了东方玉一眼,嗓音带着浓浓的鼻音道。    “那你好好睡觉,我就在这里守着你。”东方玉轻柔的摸着席凉茉的头发,声音沉沉道。    席凉茉无力的看了东方玉一眼,微微的点头,很快便闭上眼睛睡着了。    东方玉盯着席凉茉看了很久,才开始移动着自己的身体。    他靠近席凉茉的唇角,在席凉茉的唇角的位置落下一吻。    席凉茉,我不会让陆亭珏将你抢走,哪怕……这个样子做,真的很卑鄙,我也在所不惜。    他起身,往另一层楼走去。    到了那层楼之后,东方玉看到躺在病床上,面色灰白色的陆亭珏。    男人的双眼裹着纱布,五官非常俊美。    东方玉也是在前两天才知道,将眼睛捐赠给席凉茉的人,是陆亭珏。    “谁?”陆亭珏的身体很虚弱,原本就有心脏病,这一次又这么大风险,将眼睛给了席凉茉,身体更是虚弱不堪。    他听到有人进来,却又不知道是谁,便开口。    “是我。”东方玉声音沉沉的回答陆亭珏。    陆亭珏听到东方玉沉沉的声音,嘴唇挂着一层浅薄和嘲讽。    他用力的掐住手心,声音薄冷道:“是吗……你来……这里……有什么事情?”    “过来看看你罢了。”东方玉搬了一张椅子,坐在陆亭珏床边的位置,那双俊逸的眸子,就这个样子,看着陆亭珏凌乱的俊脸,心口的位置,充满着浓浓的复杂。    他和陆亭珏,原本是好朋友,现在却变成这种敌对的状态,真是讽刺。    “席凉茉……已经醒了吗?”陆亭珏握拳抵唇忍不住咳嗽了一声,声音带着些许嘶哑甚至颤抖的问道。    医生说,席凉茉的手术非常成功,今天是席凉茉拆线的日子,席凉茉的眼睛,肯定是已经恢复了吧?    “嗯,她已经可以看到了。”    “是吗?那就好了。”陆亭珏听了之后,脸上弥漫着一层温柔。    看着陆亭珏脸上的温柔,东方玉的心中突然涌起一股莫名的暴躁。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种情绪。    “陆亭珏,你以为你这个样子做,我会同情你,会将席凉茉还给你吗?”东方玉起身,居高临下的看着坐在床上的陆亭珏,语气带着尖锐甚至刻薄道。    陆亭珏用力的抓住身上的被子,近乎疲倦的叹息道:“我从来就没有这个样子想过,东方玉,现在唯一可以给席凉茉幸福的人,是你……我希望你……可以好好对席凉茉。”    他已经没有办法给席凉茉幸福了,现在唯一可以给席凉茉幸福的人,就是东方玉,陆亭珏自然是希望东方玉可以给席凉茉幸福。    “席凉茉是我的妻子,我自然会给席凉茉幸福,还有,陆绝我会好好照顾的,你放心好了。”    东方玉冷冰冰的看着陆亭珏,冷淡道。    陆亭珏低下头,淡淡道:“好,麻烦你……好好照顾他们。”    他在捐赠眼睛的时候,就已经找律师,将自己所有的财产,都给了席凉茉和陆绝。    相信席凉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