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亭珏已经有一个星期没有回席家了,顾念泠甚至让人去找陆亭珏的下落,都没有找到陆亭珏。    席凉茉被顾念泠他们接回来,安置在别墅里,席凉茉的双眼,顾念泠找来了专家会诊,最终的结果是,席凉茉的眼睛还可以救,但是,很麻烦,几率不是很大。    席凉茉听到自己的眼睛还有救的时候,脸上带着一抹亮光,却又在听到医生说几率不大的时候,脸上带着暗淡的光芒。    “不管几率多大,只要还有机会,我们都会试试看,你说说,需要什么药材。”顾念泠绷着脸,一双祖母绿的眼眸,盯着说话的医生,眼眸深冷道。    那个医生看了顾念泠一眼解释道:“是这个样子,大小姐的眼球是受到损伤,但是眼神经没有问题,如果要让大小姐重见光明,需要一双眼睛替换进去,这种手术的风险很大,目前会做这个手术的医生,只有德国的医生普莱科。”    “将他请到京城来。”席祁玥闻言,立刻让自己的手下,将普莱科请到京城。    那些医生面面相觑。    凭借顾家和席家的地位,要将普莱科请到京城自然不是问题,关键在于眼球。    “要找到可以配型的眼睛,可能要很长时间。”    “嗯,不惜任何代价。”    顾念泠沉下脸,冷冷道。    为了治好席凉茉,他什么都可以牺牲,任何代价都可以。    席凉茉是席家的小公主,席凉茉遭遇这些事情,对于席祁玥和顾念泠来说,打击都有些大。    东方玉一直都陪着席凉茉住在席家,毕竟席凉茉和东方玉结婚了,区静他们也不好说什么。    东方玉对席凉茉很好,也非常体贴,让席家人的心里一阵复杂。    眼球筛选了一个多月,有一个人配型成功了,医生将这件事情告诉顾念泠他们的时候,所有人都很开心。    席凉茉也很高兴,因为,她马上就可以看到了。    接下来,便是席凉茉的治疗阶段,在换眼之前,席凉茉还需要治疗一段时间。    陆亭珏却再也没有出现在席凉茉的面前。    陆绝似乎开始想念陆亭珏了,他坐在席凉茉的胸口,将头靠在席凉茉的怀里,仰头问道:“妈妈,爸爸呢?”    席凉茉闻言,拿着筷子的手不由得微微顿了顿。    坐在席凉茉身边的东方玉,看到席凉茉这个样子,很自然的将席凉茉手中的筷子拿过来。    他用手轻轻的捏着陆绝的脸颊,轻笑道:“小绝想爸爸了?”    陆绝眨了眨眼睛,一本正经的看着东方玉。    “爸爸已经好多天没有回家了,小绝好想念爸爸。”    东方玉将眼底的阴翳隐藏起来,刚想要说话的时候,区静走进来。    她看了东方玉一眼,便走进席凉茉在席凉茉的耳边说道:“小糯米,陆亭珏回来了,他想要见你一面。”    陆亭珏失踪了这么多天,没有人知道陆亭珏去什么地方。    大家都在想,或许是陆亭珏没有办法接受席凉茉和东方玉在一起的事情,所以才会独自一个人藏起来。    东方玉在区静说的时候,也听到了,他将头靠过去,想要听清楚一点。    席凉茉脸上的眉头微微松动了一下,她没有回答,陆绝却听到了,他摇晃着席凉茉的手臂,叫着席凉茉道:“妈妈……爸爸回来了,你去看看爸爸,好不好?”    席凉茉听着陆绝的声音,充满着恳求,她知道,陆绝很想要她和陆亭珏和好。    “好,我去看看他。”席凉茉同意了,陆绝很开心,甚至很乖巧的从席凉茉的身上下来。    区静扶着席凉茉离开,东方玉也没有说什么,依旧安静的吃饭。    陆亭珏坐在席凉茉的卧室,男人的脸上还有些伤痕,手臂上也带着淤青,看情况,应该是在拳市那边发泄了一番。    席凉茉是看不到,所以不知道陆亭珏身上有伤痕。    区静扶着席凉茉进来的时候,陆亭珏的情绪很激动。    他起身,朝着席凉茉走去,男人的靠近,颤动了席凉茉的神经。    她很敏感的可以感觉到,陆亭珏的靠近。    “席凉茉,我会改。”陆亭珏伸出手,受伤的双手,近乎颤抖的贴在席凉茉的脸颊上。    席凉茉被男人带着隐隐血腥的味道刺激了鼻子。    她的睫毛,微微颤动了些许,她一动不动,任由陆亭珏摸着自己,直到陆亭珏将她抱在怀里,席凉茉听到了陆亭珏的呼吸声。    陆亭珏说:“席凉茉,我很爱你,我做错事情了,我会改的,你愿意……原谅我吗?”    席凉茉的双手不自觉的用力掐住掌心。    陆亭珏自顾自的继续说道:“我会改的,你喜欢简桐那种样子,我就变成他那种样子,对不起,我伤害了你,因为我,你才会看不到,你愿意,再给我一次机会吗?”    男人近乎小心翼翼的声音,带着恳求和落寞,甚至悲伤的祈求。    陆亭珏的话,的却刺激了席凉茉的内心深处,她甚至想要告诉陆亭珏,她想。    一想到东方玉,席凉茉便说不出口了。    她不想要辜负东方玉,她欠了东方玉的。    “对不起,我和东方玉已经结婚了,陆亭珏,这一点,你应该知道。”    “所以……你不愿意……和我在一起……对吗?”陆亭珏抬起眼皮,看着席凉茉,声音嘶哑道。    席凉茉故作冷静,仿佛没有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