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凉茉早就死了,你不是早就知道?”东方玉面色阴暗的看着陆亭珏冷冰冰道。    陆亭珏低笑一声,看着怀中的陆绝,轻柔道:“小绝,告诉东方叔叔,你看到什么了?”    “是妈妈……东方叔叔,你把妈妈还给我,将妈妈还给我。”    陆绝红着眼睛,对着东方玉大叫道。‘    东方玉看着陆绝,眼眸暗沉道:“小绝,你在哪里见到你妈妈?”    “我要去找妈妈。”    陆绝从陆亭珏的怀里挣脱出来,便朝着楼上跑去。    看到陆绝的动作,东方玉的眉眼间带着一股凝重,他想要上前拦着陆绝,已经被陆亭珏抓住了。    “东方玉,你想要做什么?”    “这句话,我应该问你?小绝是一个孩子,胡闹也就算了,你是一个成年人,你现在在做什么?”    “我只知道,你将席凉茉藏起来了。”陆亭珏冷冰冰的推开东方玉的身体,也跟在陆绝的身后上楼。    东方玉看着陆亭珏的背影,眉眼间透着一股淡淡的阴霾。    席凉茉听到楼下的动静,她知道,陆亭珏最终还是过来了。    他一直都是一个反应很灵敏的人,会知道她躲在楼上,一点都不稀奇。    她只是没有料到,和陆亭珏,会这么快就见面。    “妈妈,妈妈……”陆绝看到席凉茉之后,朝着席凉茉扑过去。    他就知道,妈妈就在这里,妈妈果然是在这里的吗?    席凉茉蹲下身体,虽然看不到陆绝的脸,席凉茉却还是用异常平静的语气和陆绝说话?“小绝,我不是你妈妈。”    “妈妈,你是不是不要小绝了?小绝会乖乖的,你不要不要我。”    陆绝可怜兮兮的对着席凉茉委屈道。    席凉茉的心中泛着一层淡淡的酸涩。    “我真的不是……”    “席凉茉。”    陆亭珏在看到席凉茉的时候,男人的眼睛倏然睁大。    他没有想到,席凉茉……真的出现了……    席凉茉没有死,真的没有死。    熟悉的声音,撞击着席凉茉的大脑。    她有多久没有听到陆亭珏的声音。    “妈妈,妈妈……爸爸过来接你了,小绝也过来接你回家,我们一起回家,好不好?”    席凉茉听着陆绝令人心酸的声音,心脏的位置,像是被什么东西揪住了一样,酸酸的,涩涩的。    “抱歉,我不是席凉茉。”    “你撒谎。”见席凉茉不肯承认自己的身份,陆亭珏的一张脸,倏然冷了几分。    席凉茉皱眉,面无表情道:“先生,我真的不是席凉茉。”    “陆亭珏,不要在闹了,她不是席凉茉。”    东方玉在这个时候适时过来。    他将席凉茉抱在自己的怀里,阻隔了陆亭珏的目光。    陆亭珏见席凉茉被东方玉抱住,眼睛通红一片。    “东方玉,你马上松开席凉茉,听清楚没有?”    东方玉皱了皱眉,目光冷凝道:“我在重申一遍,她不是席凉茉,席凉茉早就已经死了,被你害死了,陆亭珏,不要在胡闹了。”    “滚。”陆亭珏根本就不相信东方玉的话,他相信,被东方玉抱着的女人,一定是席凉茉。    他用力的一把将东方玉推开,东方玉被陆亭珏重重推开之后,原本就难看至极的脸色更是冷了几分。    “陆亭珏,你究竟想要做什么?”    “将席凉茉还给我。”    陆亭珏紧紧的抱住怀中的席凉茉,声音凌乱道。    “我不是席凉茉,请你松手。”    席凉茉尽量用平静疏离的口吻和陆亭珏交谈。    陆亭珏根本就不听。    “席凉茉,一切误会都解开了,是王曼,那天晚上,都是王曼设计的,其实,我和王曼,什么关系都没有。”    席凉茉垂下头,没有说话。    见席凉茉不说话,陆亭珏的手指绷紧的厉害。    他扣住席凉茉的肩膀,呼吸凌乱道:“你不相信我说的话?席凉茉,看着我的眼睛。”    席凉茉怎么可能会看到陆亭珏的眼睛?她现在根本就没有办法看到。    席凉茉淡淡的推开陆亭珏的身体,冷漠道:“抱歉,我真的不是席凉茉,请你不要这个样子。”    “你是席凉茉,你是我的席凉茉。”    “妈妈……妈妈你不要小绝了吗?”    陆亭珏抱起陆绝,两人对着席凉茉轰炸道。    他知道,席凉茉不肯原谅自己,可是,没有关系,他会等席凉茉原谅自己。    陆绝是席凉茉的孩子,席凉茉就算是在怎么怨恨陆亭珏,也不会怨恨陆绝。    孩子一声一声,叫的席凉茉心都像是被撕裂一样。    “陆亭珏,不要在胡闹了,她不是席凉茉。”    东方玉看着席凉茉脸上的表情,拦在席凉茉的面前,目光沉冷的对着陆亭珏冷冷道。    陆亭珏目光猩红的看着东方玉,伸出手,就想要将东方玉的手拿开的时候,陆绝却在这个时候,昏倒在陆亭珏的怀里。    “小绝。”看到陆绝昏过去,陆亭珏也吓到了,抱紧怀中的陆绝,慌张的叫着陆绝的名字。    席凉茉听到陆亭珏慌张的声音,也有些激动,她伸出手,摸索着陆绝的方向,却被东方玉握住手。    东方玉用手轻轻的拍着席凉茉的手背,像是在安抚席凉茉一样。    席凉茉重重的咬唇,只能将自己心中的担心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