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亭珏的手指猛地一颤,他轻轻的摸着陆绝的头发,俊美的脸上泛着淡淡的柔和道:“不是,妈妈最喜欢小绝了,怎么可能会不要小绝?小绝是妈妈最喜欢的孩子。”    “真的吗?”陆绝闻言,一双眼睛带着淡淡的喜色道。    “嗯,妈妈最喜欢小绝了。”陆亭珏的眼底,隐隐带着些许惆怅,继续说道。    “妈妈一定会回来找小绝的,妈妈说过……不会抛弃小绝……妈妈不会说谎的。”    “小绝在班里是第一名,妈妈回来之后,一定会很开心的。”    陆绝喃喃自语说完之后,便歪着脑袋,靠在陆亭珏的怀里睡着了。    看着已经睡着的陆绝,陆亭珏的脸上泛着一股淡淡的痛苦。    “席凉茉,我们的孩子很想你,你是不是……连我们的孩子……你都不要了?”    窗外的夜色,越发的浓重,而屋内的男人,则是落寞和悲伤。    ……    “啪。”水杯摔碎的声音,特别的清脆响亮。    女人近乎狼狈的蹲下身体,摸索着杯子的位置,却不小心碰到了碎片,将手指割破了。    女人发出一声痛呼,手立刻缩回来。    “凉茉。”灯光打开之后,穿着一身白色休闲装的男人,慌张的走进来。    东方玉听到席凉茉的房间有杯子打碎,便被惊醒了,担心席凉茉有什么事情,走进一看,便看到席凉茉的手指正在流血。    东方玉吓到了,上前抓住席凉茉的手,将手指放进自己的嘴巴。    席凉茉瑟缩了一下,脸色苍白道:“东方,我没事。”    “我不是说了,你想要什么?直接和我说?”    “我……只是不想要麻烦你罢了。”席凉茉苦笑一声,朝着东方玉摇头道。    她以为,只是这些事情,自己可以做的,没有想到……会将杯子给打碎。    东方玉叹了一口气,伸出手,轻轻的摸着席凉茉的头发道:“我怎么可能会觉得你麻烦,我们结婚了,凉茉,我希望你可以依赖我,不要拒绝我。”    席凉茉垂下头,长长的发丝,将脸上的表情隐藏了起来。    东方玉说的没有错,她和东方玉结婚了,她是东方玉的妻子。    东方玉一直都很照顾席凉茉,席凉茉很感激东方玉,如果没有东方玉的话,她可能早就已经死了吧?    毕竟一个瞎子,要是没有人照顾的话,只怕……真的会死。    “我已经按照你的愿望,将你带回了京城,你想要……见你哥哥他们吗?”东方玉搂着席凉茉坐下,将女人的头发,别在脑后问道。    席凉茉的眼睛,到目前为止,还是没有办法找到方法治好。    东方玉一直在努力寻找可以治好席凉茉的方法。    席凉茉很想念顾念泠和席祁玥,所以东方玉带着席凉茉回来京城。    他不怕席凉茉遇到陆亭珏,因为席凉茉……已经是他的妻子,他什么都不怕。    “我想……见他们,你帮我……安排一下……我只想要听听他们的声音。”席凉茉原本是打算一辈子都不见席祁玥他们,可是……她真的很想念很想念他们。    “好,我会安排的,凉茉,我们是夫妻,我知道……你现在还没有爱上我,可是,我不会介意,我会等你。”东方玉握住席凉茉的手,用极度神情的口吻,对着席凉茉说道。    席凉茉的心情隐隐有些复杂,想要说什么,最终说不出一个字。    “东方……谢谢你,我……会努力……爱上你的。”    东方玉或许是她最好的归宿,不仅是因为东方玉那张和简桐一样的脸。    更因为席凉茉和陆亭珏在一起之后,体会到了一股难以言喻的痛苦和无奈。    她不想要这么辛苦,如果可以,她宁愿一开始,就没有认识陆亭珏,也没有和陆亭珏相爱。    东方玉的一双眸子,阴沉而忧郁的看着席凉茉。    他会等席凉茉爱上自己,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比他对席凉茉更好的人了。    陆亭珏也别想要将席凉茉抢走。    ……    陆绝今天起的很早,一个人安安静静的坐在餐桌上吃早餐。    苏纤芮见陆绝今天起得这么早,摸着陆绝的头发,轻笑道:“小绝今天起的这么早?很少见?”    以前陆绝要上学,都要区静他们上来叫陆绝,陆绝才会起床,今天陆绝却格外的乖巧。    “小绝要乖乖的,爸爸说,只有小绝乖乖的,妈妈才肯回家。”陆绝扬起精致的小脸蛋,对着区静说道。    区静和苏纤芮两人对视了一眼,两人的眼底,泛着淡淡的复杂。    陆亭珏从楼上下来,看到陆绝这么乖巧的一个人吃饭,陆亭珏的脸上透着淡淡的温柔。    他走上前,抱住陆绝的身体,在陆绝的脸蛋上亲了一口。    “爸爸,口水。”    陆绝扁着嘴巴,稚气可爱的将脸上的口水擦干净。    陆亭珏用下巴蹭了蹭陆绝的脸蛋道:“小绝今天很乖。”    “爸爸等下送小绝去学校,好不好?”    “好。”区静和苏纤芮两人站在一边,看着陆亭珏和陆绝两人父子情深,两人都脸上都带着浅浅的温柔。    吃完早餐之后,陆亭珏便拉着陆绝去学校。    将陆绝送到学校,陆亭珏接了一个公司电话,便匆忙离开。    陆绝没有进学校,反而一个人离开了。    他要去找妈妈,妈妈不会骗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