惨叫声?席凉茉的惨叫声……    区静的脸色惨白一片,她捂住自己的嘴巴,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猥琐男。    而顾念泠,则是阴森森的靠近猥琐男,声音嗜血而冷酷道:“你说什么?什么惨叫声?什么被烧掉了。”    “那几个人……好像将那个女人折磨死了,又一把火将仓库烧掉了,你们就算是现在过去找那个女人,也找不到了,那个女人……肯定是……”    “啊。”猥琐男的话还没有说完,身体已经飞出去了。    顾念泠面色如罗刹一般,朝着猥琐男走过去,猥琐男吓得尿了出来,不停地磕头。    “我错了,我在也不乱说话了,求你们将我放了。”    “念泠,你冷静一下。”    区静看到顾念泠脸上阴戾甚至可怕的表情,有些担忧的抓住了顾念泠的手臂。    顾念泠推开区静的手臂,阴森森的一脚踩到男人的胸口,眼神猩红甚至可怕道:“你给我在说一遍?谁死了?嗯?”    “我……乱说的,我当时就听到惨叫声,然后仓库就被人一把火烧掉了,那个女人,说不定还没有死。”    猥琐男抖唇,结结巴巴道。    席凉茉怎么可能会死?不可能的……    她是他们的小公主,小时候被李洛扔掉都没有死,现在怎么可能会死?    “念泠,我们先不要浪费时间了,既然知道小糯米很有可能在黄梓口,我们立刻去那边找小糯米。”    区静的话,刺激了顾念泠的神经,顾念泠睁着一双黝黑的眸子,看着区静。    区静看着顾念泠脸上茫然的表情,心脏猛地一颤。    “小糯米一定会没事的,她是一个很有福气的女人,不会有事情的,她舍不得小绝,也舍不得我们。”    “阿静,我们去接她回家,好不好?”    顾念泠转身,抱住区静的腰身,像个脆弱的孩子一般。    “好,我们去接小糯米,小糯米这么怕孤单,一定在等着我们回去。”区静抱紧怀中顾念泠,声音嘶哑道。    她相信,席凉茉一定还活着,席凉茉这么善良,怎么可能忍心看着自己的哥哥为了自己,这么痛苦道样子?    小糯米,你不可以这么狠心,抛弃你的两个哥哥……他们这么疼你,你也不能够抛弃你的孩子,小绝要是知道自己没有了妈妈,该有多么的伤心?    你一定会没事的,对不对?一定会没事的……    顾念泠和区静两人,以最快的速度去了黄梓口,到了黄梓口的时候,那边的情况,就像是那个猥琐男之前汇报的那样,黄梓口的那个仓库,变成了废墟,是被大火烧掉的。    顾念泠跌跌撞撞的看着那片废墟,什么都找不到了……    席凉茉……真的死了……被烧成了灰……再也找不到了。    “念泠,我们继续找吧,一定是假的,小糯米这么漂亮,不会变成灰的。”区静抓住顾念泠的手臂,一脸着急的看着顾念泠说道。    顾念泠的一双眼睛,泛着一层淡淡的薄雾。    他的眼底,浮起一层痛苦和煎熬,呢喃道:“对,小糯米不会死的,我们回去,我会让人找到小糯米的,一定会找到小糯米。”    一阵冷风吹过来,凉透人心,让人痛苦甚至心寒。    ……    席祁玥不相信席凉茉会死掉的消息,他将那个猥琐男抓起来,瞪着那个猥琐男,让他将所有的一切都说出来。    猥琐男说的那些话,就和之前和顾念泠说的那些话是一样的。    苏纤芮哭的嗓子都哑了,看到席祁玥这么失控,想要将猥琐男给打死的样子,忍不住上前,抓住席祁玥的手臂,对着席祁玥摇头。    “祁,你先冷静一下,让我问他几个问题。”席祁玥看着眼睛通红的苏纤芮,总算是平缓了自己的情绪,他绷着一张脸,眼神猩红的看着猥琐男。    苏纤芮将一张照片递给猥琐男看,让猥琐男看清楚,照片中的女人,究竟是不是席凉茉。    猥琐男被打的鼻青脸肿,疼的一直在嗷嗷叫。    他哪里敢不说实话,忙不失迭的点头道:“真的……真的是这个女人,我没有……骗你们……就是这个女人……”    苏纤芮听了之后,身上的力气,都像是被人抽干一样。    她坐在地上,捏着席凉茉的照片,自言自语道:“回不来了,小糯米,真的回不来了。”    “不会的,小糯米不会这么狠心的,不会的……”席祁玥疯了一样,将桌上所有的东西都扫落在地上。    男人的疯狂和阴鸷,吓到了所有人,包括从楼上下来的三个孩子。    攰攰像个大哥哥一样保护着小欧和陆绝。    “爸爸……妈妈……叔叔。”攰攰叫着席祁玥和苏纤芮,苏纤芮回过神,将脸上的泪水擦干净,连忙起身,朝着陆绝走过去。    她一把将陆绝抱在怀里,轻轻的摸着陆绝的头发道:“小绝,大舅母给你做饭吃,好不好?”    “小绝想要去医院,小绝想妈妈了。”陆绝摇头,一本正经的看着苏纤芮说道。    苏纤芮的手猛地一抖,呼吸渐渐的变得异常急促。    她似痛苦一般,近乎狼狈的撇开头,不敢看陆绝。    席凉茉死了,陆绝再也没有办法看到自己的妈妈?可是这些话,这么残忍的话,要苏纤芮怎么和一个孩子说?    “大舅母,是小绝说错什么话了吗?”陆绝看苏纤芮突然哭了起来,他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