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绝被带到了陆亭珏的病房的时候,陆绝红着眼睛,爬上陆亭珏的病房,小心翼翼的抱住陆亭珏的身体,委屈的道:“爸爸……你怎么样?舅妈说你受伤了,不让小绝吵你。”    “爸爸没事。”陆亭珏温柔的摸着陆绝的头发,轻声道。    陆绝红着眼睛,看着陆亭珏,咬唇道:“爸爸,舅妈说妈妈不见了,妈妈是不是生小绝的气了?才会不要小绝和爸爸。”    “傻孩子,妈妈怎么可能会生小绝的气?”陆亭珏强撑着伤口的疼痛,轻轻的摸着陆绝的头发说道。    “可是……妈妈很多天没有回来了,她不要小绝了,小绝好想妈妈。”陆绝抱着陆亭珏,一直隐忍的泪水,在这一刻,终于宣泄出来。    “她会回来的,小绝相信爸爸吗?”陆亭珏抬头,看着陆绝,一脸认真道。    陆绝眨了眨眼睛,大大的眼睛浮起一层薄雾看着陆亭珏。    “真的吗?爸爸没有骗我?”    “傻孩子,爸爸怎么可能会骗你?妈妈只是生气了,等爸爸好了,爸爸就会去找妈妈,妈妈就会回到我们的身边了。”    “那爸爸要乖乖的,一定要快点好起来,这样妈妈才会回家。”陆绝一本正经的看着陆亭珏点头,可怜兮兮的抱住陆亭珏的身体说道。    陆亭珏看着陆绝那张脸,笑容充满着惆怅。    席凉茉……你现在在什么地方?究竟……在哪里?    ……    “滚开,死乞丐,走远一点。”    “对……对不起。”繁杂的街道上,衣衫褴褛的女人,披头散发,像个无头苍蝇一样,乱撞。    撞到路过的人身上的时候,脾气比较暴躁的人,似乎很生气,便将女人重重推开。    女人摔倒在地上之后,才发现,女人的双眼,竟然变成了血窟窿,已经瞎掉了,非常的恐怖。    她趴在地上,不停地乱摸,却怎么都找不到回家的路。    她要回家……要回到大哥他们的身边。    席凉茉不由得想起那场大火,她拼尽全身的力气,撞开了门,终于逃出来,却不知道自己此刻在什么地方,她什么都看不到。    好几天没有吃东西,整个人都消瘦了。    有路过的人,看到席凉茉这么可怜,会给席凉茉一个包子,席凉茉吃着那些东西,才能够填饱肚子。    就在席凉茉摇摇晃晃的时候,一辆车子冲过来,席凉茉又看不到,司机也没有看清楚席凉茉,就这个样子撞上了席凉茉。    坐在司机身后的东方玉,眉心一颤,车子急促的停下之后,东方玉按了按难受的太阳穴道:“怎么回事?”    “我……好像撞到人了。”司机结结巴巴的回头,看着东方玉说道。    东方玉一听,脸色微微有些难看道:“还不下车看看究竟怎么回事?”    听到东方玉这个样子说,司机才慌张的下车去看看撞上自己车子的人怎么样了。    东方玉按了按难受的太阳穴,四处看了一下。    席凉茉失踪到现在都没有找到,东方玉很担心席凉茉的安全。    司机抱着席凉茉上车,结结巴巴道:“少爷,这个女人好像还有气息,我送她去医院吧,她可千万不要死了,要不然,我就惨了。”    司机将席凉茉弄上车子的时候,东方玉只是随意的看了一眼,只是一眼就让东方玉的脸色苍白。    他拨开挡在席凉茉脸上的头发,露出了席凉茉那双空洞的眼睛。    “席凉茉……”东方玉惊恐万分的抱住怀中的席凉茉。    席凉茉昏迷不醒,身上还有鲜血淋淋,特别的可怕。    “少爷,你认识这个女人?”司机看到东方玉看到席凉茉的时候,露出这种表情之后,忍不住朝着东方玉问道。    “去医院,马上去医院。”    东方玉冷冰冰的对着司机低吼道。    司机有些被东方玉吓到了,忙不失迭的立刻回到驾驶座上,开车离开这里。    东方玉抱住席凉茉的身体,将头靠在席凉茉的脖子上,眼泪忍不住流出来。    男人的泪水,顺着席凉茉的脖子慢慢的流出来。    “席凉茉,席凉茉……”    司机从后视镜中看到东方玉抱着席凉茉时候一直落泪的样子,手不由得用力握住方向盘。    他有一种预感,这个女人,肯定和东方玉有很大的联系。    “这位小姐受伤比较严重。”东方玉将席凉茉带到自己住处,让人叫医生给席凉茉看一下。    “马上治疗,一定要治好她,听清楚没有。”    “是,我们一定会尽力治好这位小姐。”    东方玉看着给席凉茉治疗的医生,他浑身的力气在一瞬间像是被抽干了一样。    东方玉靠在墙壁上,身体不由自主的往下滑。    席凉茉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席凉茉究竟发生什么事情?    一想到席凉茉那双黑洞洞的眼睛,东方玉整个心脏都像是被人掐住一样,特别的疼。    他的拳头,用力的握紧,一张脸,扭曲甚至变形。    “马上调查一下,席凉茉究竟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东方玉抬起头,眼神猩红的朝着自己的手下命令道。    任何一个伤害席凉茉的人,东方玉绝对不会放过……    绝对……不会放过这些人。    王曼听到敲门声,打开门,还以为是送快递的,谁知道,一双手伸出手,掐住王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