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慢慢的打量着自己被关着的地方,这个地方很黑很黑,看起来像是废弃的仓库。    就在席凉茉看着这个地方惊恐万分的时候,原本关上的门,却在此刻被打开。    看到打开的门,席凉茉的后背不由得一僵,一双眼睛看过去。    “醒了?”阴沉娇柔的声音,特别的耳熟,席凉茉睁大眼睛,看清楚慢慢走近自己的人是谁之后,席凉茉的嘴唇一抖。    “王曼?你想要做什么?”    王曼没有掩饰,搬到一边的椅子,坐在席凉茉的面前,女人双腿交叠着,用脚尖踢着席凉茉的脸,席凉茉被王曼用这种侮辱的动作刺激了,一张脸难看至极。    “席凉茉,你知道我有多恨你,为了对付你,我甚至不惜伤害小绝,这一切,都是因为你。”    王曼目光阴暗可怕的靠近席凉茉,对着席凉茉低吼道。    席凉茉听到陆绝的名字,心脏的位置猛地一颤。    “你说什么?你对小绝做了什么?”    “上一次小绝中毒,是我下的,为的就是让陆亭珏对你失望,可惜的是,陆亭珏真的被你灌了迷汤,竟然原谅了你。”    “王曼,你太过分了。”席凉茉没有料到王曼会做出这种事情,陆绝一直将王曼当成自己的妈妈,王曼却这个样子伤害陆绝,席凉茉没有办法原谅王曼的所作所为。    “过分?在过分有你过分吗?你明明知道,陆亭珏是我的,你却还是这么不要脸的将陆亭珏抢走了,要说过分的人,也是你,好不好?”王曼一脚踹到席凉茉的心窝处,席凉茉胸口一阵疼痛,她吃痛的倒吸一口气,整张脸都变得惨白一片。    看到倒在地上,一动不动的席凉茉,王曼冷笑一声,站起身体,走到席凉茉的面前,蹲下身体,一把掐住席凉茉的下巴,阴森森道:“席凉茉,我已经和亭玨在一起了,难不成,你还想要将亭玨从我身边抢走?经过那天晚上,说不定我肚子里已经有亭玨的孩子呢。”    席凉茉的心脏猛地一颤,脸色更是惨白甚至可怕。    王曼的话,就像是尖锐的刀子,毫不留情的刺穿席凉茉的心脏,让席凉茉痛苦不堪。    “疼吗?就这个样子你就这么疼?》当初你将陆亭珏抢走的时候,你可知道,我的心有多疼,可是,你还是毫不留情的将我的亭玨给抢走了。”    王曼越说越气愤,一张脸更是开始变得扭曲甚至狰狞。    她抬起手,一巴掌重重的扇到席凉茉的脸上,连续打了好几个巴掌。    席凉茉从小到大就没有被人这个样子打过。    席凉茉怒视着王曼,像是要将王曼生吞一样。    王曼看着席凉茉这幅样子,阴冷的笑道:“你还真是让人不爽。”    王曼的话,让席凉茉心脏猛地一颤。    “啊。”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响彻整个废弃的仓库。    王曼将手中染血的铁棒扔到地上,眼底满是毒辣。    “席凉茉,这一切,都是你自找的,我要你死,死无葬身之地。”    “点火。”王曼走到门口,对着门口的男人命令道。    席凉茉趴在地上,捂住自己的眼睛,浑身痉挛抽搐。    剜眼的疼痛,刺骨的疼,疼进骨髓。    最疼的,却是她的心。    陆亭珏和王曼在一起了,她和陆亭珏,再也不可能了。    烈烈的大火侵袭着整个仓库,冲出云霄。    ……    “啊。”陆亭珏一边开车,一边找席凉茉,突然心脏的位置划过一抹尖锐的刺痛,快要将陆亭珏整个人都吞噬掉。    他趴在方向盘上,痛苦不堪的揪住胸口的衣服,剧烈而痛苦的喘息。    “砰。”因为这股疼痛,陆亭珏甚至没有看清楚前面的车辆,整个人便撞了过去,眼前一片漆黑,陆亭珏什么都看不到,唯一的念头就是……    席凉茉……我爱你!    席家。    “大少,二少,刚才医院来电话,说姑爷出车祸了。”    管家接到医院的电话之后,慌张的立刻上楼,将陆亭珏的情况告诉席祁玥和顾念泠。    区静和苏纤芮同时也被惊醒了,慌张的穿上衣服,走出房间门。    “念泠,出什么事情了?”    “祁,陆亭珏出什么事情了?”    两人的心里虽然对陆亭珏和王曼的事情非常在意,但是陆亭珏毕竟是陆绝的父亲。    “刚才管家说,陆亭珏出车祸了。”顾念泠绷着脸,走到区静的身边,搂着区静的腰肢缓缓道。    “怎么会出车祸?”区静脸色一白,倒吸一口气,看着顾念泠道。    “不清楚,先去医院。”顾念泠牵着区静的手,眼神幽暗道。    “好,先去医院。”区静点头,和苏纤芮看了一眼,苏纤芮则是牵着席祁玥的手,两对人一起往医院驶去。    管家则是在别墅照顾陆绝他们。    医院,灯火通明,兵荒马乱。    席祁玥他们到了医院,陆亭珏的手术室门口的时候,已经有两个交警在手术室门口等着顾念泠他们。    见两人过来,那两个警察立刻恭敬道:“顾少,席总。”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会发生车祸?”区静看着两个交警,迫不及待的问道。    “一辆酒驾的车子,撞到了陆总的车子,才会引起这一场交通事故。”    “陆亭珏的情况怎么样?”    “情况可能不是很乐观。”    “吩咐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