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去找陆亭珏。”席凉茉看着苏纤芮,一双眼睛空洞甚至可怕。    她将陆绝交给苏纤芮,一个人开车去了医院。    报纸上面的地点,就是在医院,是在王曼的病房。    席凉茉怎么都不敢相信,陆亭珏会这个样子对自己,那个说会爱自己一辈子的男人,竟然会和别的女人上床?这一切,一定不是真的……    当席凉茉将车子开到医院的时候,医院很多人,很多的记者都在那里蹲守着。    在看到席凉茉之后,那些记者,便朝着席凉茉走去。    席凉茉当初和陆亭珏的事情闹得挺大,而陆亭珏又是公众人物,而席凉茉是席家的小公主,两个人走在一起,自然引起很大的关注,在加上当初陆亭珏和王曼又是夫妻,外界很多人都说席凉茉是介入别人家庭的小三,现在陆亭珏为了席凉茉将王曼甩了,又和王曼上床,自然引起很大的骚动。    “那不是席凉茉吗?”    “席小姐,你现在过来,是因为陆总和王小姐的事情吗?”    “席小姐,请问关于陆总和王小姐重新在一起的事情,你怎么看?”    “外界传闻你和陆总吵架了,要和王小姐复合,请问这件事情是真的吗?”    “抱歉,无可奉告。”席凉茉的出现,让那些人的话筒都对准了席凉茉。    面对着那些人的话筒,席凉茉绷着脸,避开那些人,冷冰冰道。    “席小姐,请你……”记者原本还想要继续挖新闻,但是席凉茉已经不想要在说话了。    她避开了那些人的话,快速的冲进了医院的电梯,隔开了那些记者还想要追问的话。    席凉茉将身体靠在电梯上,看着电梯上跳动的字数,整个身体都在颤抖。    她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告诉自己,这一切都是假的,一切都是假的……    陆亭珏没有和王曼上床,陆亭珏没有背叛她。    可是,不管席凉茉怎么强迫自己冷静,她的双手,依旧止不住的颤栗。    电梯门打开之后,席凉茉便快速的走出电梯,往王曼的病房走去。    王曼的病房外面,也有很多人围着,那些记者也不知道是怎么进来的,席凉茉过去之后,那些人便主动给席凉茉让开一条路。    席凉茉站在王曼病房门口,陆亭珏正坐在床上,俊脸泛着一层幽暗的寒气。    王曼则是抱着自己的身体,瑟瑟发抖,地上一片狼藉,什么都有,好像是有人发火了,将东西全部扫落一样。    席凉茉的出现,让陆亭珏原本阴鸷可怕的俊脸,更是透着一层寒气。    他抿着薄唇,看着席凉茉,一双发红的眼眸,凝视着席凉茉。    “席凉茉……你听我……解释。”良久之后,打破这股僵硬的是陆亭珏。    他身上的西装皱巴巴的,还带着一股浓烈的酒气,说明陆亭珏在昨天晚上之前,喝了很多酒。    “亭玨。”王曼见陆亭珏要和席凉茉解释,伸出手臂,抱住了陆亭珏的腰身,似埋怨一般,看了席凉茉一眼。    席凉茉看了王曼一眼,漂亮的脸上浮起一层淡淡的艰涩道:“你想要……和我解释什么?”    “……”陆亭珏张口,想要说什么,最终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能垂头丧气的低下头。    他能够解释什么?现在发生的一切,都已经变成定局。    “你和王曼……是真的吗?”席凉茉用力的掐住手心,看着陆亭珏,冷漠道。    陆亭珏没有说话,只是那张脸,却再次变得异常阴森和恐怖。    席凉茉低笑一声,眼神泛着一层薄雾和冰冷。    “我知道了,陆亭珏……我们分手吧。”    “不。”陆亭珏惊恐万分的睁大眼睛,他看着席凉茉那张脸,近乎狼狈的朝着席凉茉扑过去。    “席凉茉,你给我在说一遍?分手?你想要和我分手?”    “难道你以为,事情到了今天这一步,我们两个人,还能在一起吗?”    席凉茉看着陆亭珏反问道。    “你休想……席凉茉,你给我听清楚,你休想和我分手,我绝对不会和你分手,绝对……不会……你听清楚没有,休想和我分手……”    “陆亭珏,我只是通知你,同不同意,是你的事情,不要碰我,脏。”席凉茉重重的推开陆亭珏的手,跌跌撞撞的离开了这里。    “席凉茉……”陆亭珏看到席凉茉立刻,立刻追了上去。    王曼看到这种情况,唇角不由得微微掀起一抹冷淡和阴森的弧度。    良久之后,她才慢慢的收敛自己唇角的弧度,放在被子下面的手机,重重的按了一下,像是在发送什么信息一样。    席凉茉和陆亭珏两个人齐齐的从医院跑出来,守在外面的记者,立刻朝着两人扑过去,铺天盖地的话筒,朝着两人伸过来。    席凉茉的脸色冷的异常可怕,她推开那些话筒,拒绝回答一切的问题。    见席凉茉不肯回答问题,那些人便将话筒对准了追过来的陆亭珏。    陆亭珏有些烦躁的推着那些人,一双眼睛一直盯着席凉茉的方向看过去。    席凉茉跑出了马路,陆亭珏想要追上去,却被那些记者缠住了。    没有办法,陆亭珏只好让自己的人立刻去追席凉茉。    席凉茉一直跑,不知道跑了多久之后,席凉茉才停下来,她像个失魂落魄的乞丐一样,摇摇晃晃,一双空洞的眼睛,看着来来往往的人,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