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傻瓜陆亭珏……傻瓜。”    既然知道她让他痛苦,为什么还要选择喜欢她?明明陆亭珏可以选择不喜欢的,为什么……还要继续喜欢她?这个傻瓜……真的……好傻好傻……    陆亭珏的声音,带着些许的模糊,他的动作充满着痛苦和悲伤。    两颗寂寞甚至痛苦的心,碰撞在一起,这个夜,注定才长而无眠。    第二天,醒来之后,席凉茉感觉被子下面的身体,暖暖的。    她抬起头,便看到陆亭珏那张俊美好看的脸。    陆亭珏伸出手,轻轻的婆娑着席凉茉的唇角,甚至低头,咬住席凉茉的嘴唇,低笑道:“席凉茉,我喜欢你,真的好喜欢你。”    席凉茉听了之后,心中泛着一股浅浅的温柔。    她眨了眨眼睛,脸上泛着些许潮红,有些无语的翻了一个白眼道:“好了,你快点起来,等下要吃早餐。”    “不想起床。”陆亭珏抱着席凉茉的腰身,表情慵懒道。    他现在就想要躺在床上,和席凉茉在一起,哪里都不想去。    席凉茉看着像个无赖一样的陆亭珏,哭笑不得起来。    就在两人缱绻温柔的时候,门口传来陆绝的声音。    “爸爸妈妈,起床了。”    陆绝今天的心情似乎很好的样子,打开席凉茉和陆亭珏的卧室之后,便冲进来了。    席凉茉惊呼一声,立刻将自己的身体瑟缩在陆亭珏的怀里。    陆亭珏用被子将席凉茉的身体裹住,看到冲进卧室的陆绝,陆亭珏的一张脸顿时黑了一半。    “陆绝,你现在真的一点规矩都没有了,难道不知道在进门之前,要先敲门吗?嗯?”    陆绝眨了眨眼睛,可怜兮兮的看着陆亭珏道:“爸爸,你怎么这么凶,今天妈妈答应要陪小绝去游乐园的。”    席凉茉这才想起,自己答应过陆绝要带他去玩的。    “陆亭珏,你快点起床。”    席凉茉红着脸,推着陆亭珏还在被子里对自己乱动的手说道。    陆亭珏蹙眉,不屑的看了陆绝一眼道:“为什么要陪这个小鬼去玩,我们今天哪里都不去,就在房间做……”    “陆亭珏。”席凉茉听陆亭珏说出这么不要脸的话,气的整张脸都红了。    她掐住手心,表情恼怒的对着陆亭珏怒道。    陆亭珏表情异常无辜的看着席凉茉,见席凉茉一张脸,红的不可思议,唇角微微掀起,有些无辜道:“好吧,我错了还不行。”    席凉茉见陆亭珏态度这么良好,压下心中那股燥热道:“你快点穿上衣服。”    “宝贝,我帮你穿。”    陆亭珏贼嘻嘻的看着席凉茉,伸出手,便要给席凉茉穿上衣服。    席凉茉黑着脸,一巴掌拍开陆亭珏的手。    “妈妈,快点。”    陆绝已经被陆亭珏赶到门口去了,他的心情无比的激动,现在恨不得飞到游乐场去。    看着这么紧张激动的陆绝,席凉茉顿时有些无奈的笑了起来。    她收拾好之后,便要带着陆绝出门,陆亭珏搂着席凉茉的腰身道:“既然要去游乐园,当然要我跟着你们一起过去。”    “你要和我们一起过去?不用去公司了?”    听陆亭珏要跟着他们一起过去,席凉茉惊讶道。    陆亭珏轻佻的在席凉茉的嘴唇上重重的亲了一口,姿态邪肆道:“公司的事情,哪里比的上你和小绝?嗯?”    陆亭珏的话,让席凉茉的脸颊瞬间红了半分。    她眨巴了一下眼睛,瞅着陆亭珏,嘴角隐隐露出浅浅的微笑。    一家人就要出门的时候,陆亭珏却在这个时候,接了一个电话,电话那端好像是陆亭珏的秘书打过来的,陆亭珏的脸色隐隐有些难看,他挂断电话之后,席凉茉便忍不住问陆亭珏是不是公司出了什么事情。    陆亭珏抬起手,轻轻的摸着席凉茉的脑袋,声音沉沉道:“的却是公司有些事情,你先和萧爵去玩,我先去公司,晚一点我会过来接你们两个人。”    “好。”    席凉茉点头,便带着陆绝离开这里。    虽然昨天两人好像是在冷战,不过经过昨晚上,两人又恢复了以前的样子,仿佛之前的一切,都没有发生一样。    ……    “王曼,你究竟想要做什么?”    陆亭珏以最快的速度,开车去了病房,王曼坐在床上,看着浑身裹着寒气的陆亭珏,精致漂亮的脸上,隐隐带着淡淡的薄雾。    她用力的掐住手心,看着陆亭珏,表情委屈可怜道;“我只是想要你陪我而已,这也很过分吗?你想要离婚,想要和席凉茉在一起,甚至将小绝从我身边带走,我都毫无怨言,现在我只是想要你陪我,这个要求,很过分吗?”    “既然你知道我的心里只有席凉茉,你就应该很清楚,我不会喜欢你,知道吗?”    陆亭珏毫不客气,甚至冷酷绝情的对着王曼冷冷的嘲笑道。    王曼心如刀绞,她掐住手心,看着陆亭珏,呼吸有些急促和脆弱的看着陆亭珏。    “是,我知道,你不会喜欢我,因为你的心里,只有席凉茉一个人而已,你怎么……可能会喜欢我?我都知道。”    王曼低笑一声:“所以,我成全你和席凉茉,但是我现在只是想要求你陪我……这个要求……很过分吗?陆亭珏,我只是……想要你陪我,仅此而已。”    “你在电话里的话是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