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过晚饭的时候,区静看出了席凉茉和陆亭珏两人之间异常古怪的气氛,她端着一盘水果,来带席凉茉的房间,看着坐在电脑桌上写日志的席凉茉说道。    席凉茉放在键盘上的手微微顿了顿,随后便将面前的电脑关掉了。    她淡淡的笑了笑,摇头道:“没有啊,为什么会这个样子问?”    “还说没有,你二哥今天都感觉你们两个人很不对劲了,说吧,今天去看王曼又发生聊什么事情?”区静给席凉茉递过去一颗葡萄,懒洋洋道。    席凉茉垂下眼睑,淡笑道:“二嫂,我们真的……没什么事情,你不要操心了。”    “你让我不要操心?你和陆亭珏现在好不容易走到这一步,马上就要结婚了,小糯米,我是担心你脾气太倔强了,听二嫂的话,陆亭珏是一个好男人,他不会比你二哥差的。”    陆亭珏为了席凉茉做的事情,整个席家的人都看在眼里,要不然,席祁玥和顾念泠两个人也不会想要去撮合席凉茉和陆亭珏。    就是因为看到陆亭珏是真心喜欢席凉茉,他们两个人才会撮合席凉茉和陆亭珏。    “今天他突然问我,小绝小时候,有没有简桐可爱。”席凉茉看着区静许久,才将今天的事情告诉区静。    区静的脸上带着淡淡的惆怅,过了良久之后,她坐在席凉茉的身边,握住席凉茉的手说道:“我知道,你还是忘不掉简桐,但是,人啊,总是要学着忘记,毕竟我们的人生还很长,你总是这个样子逼迫自己,你不开心,不幸福,桐桐在天上也不会高兴的。”    “二嫂……我不知道……我忘不掉。”席凉茉抱着头,苦笑的看着区静摇头。    “好了,忘不掉就不要忘记,你现在好好休息一下,等下我去和陆亭珏说一下。”    区静知道要忘记一个人究竟有多么的痛苦。    当初所有人都说顾念泠死掉的时候,席凉茉和苏纤芮他们也让区静忘记顾念泠,但是,区静没有办法忘记。    她怎么可能忘记顾念泠?根本就忘不记。    区静离开席凉茉的卧室之后,便去找陆亭珏,找了一圈,都没有找到陆亭珏,最终区静去问了管家才知道,陆亭珏刚才出门去了,区静问管家陆亭珏出门做什么,管家也不知道,只说陆亭珏出去的时候,一张脸难看至极,心情很不好。    区静深深的叹了一口气,也无可奈何。    毕竟席凉茉和陆亭珏两人的感情问题,终究还是要两人自己解决,旁人是没有办法的。    “怎么了?”顾念泠从书房回到卧室,见区静坐在梳妆镜上摸着精华乳发呆。    他从背后抱住区静,吻着区静的耳朵问道。    区静回过神,看着顾念泠那张俊美的脸,娇嗔道:“没什么,只是想到小糯米和陆亭珏,有些为他们两个人着急。”    “着急什么?”顾念泠轻佻眉梢,懒洋洋道。    区静将今天席凉茉对自己说的事情,告诉了顾念泠,顾念泠听了之后,什么都没有说,只是摸着区静的眉眼,淡淡道:“他们两个人的事情,就交给他们两个人就可以了,你不要去参合。”    “我也没有想要去参合他们两个人的事情,只是看着小糯米这个样子,我也着急。”    “没事的。”    顾念泠低下头,吻着区静的眉眼,抱着区静上床。    “顾念泠,我想要你了。”    区静看着越发俊美好看的顾念泠,伸出手臂,忍不住娇侬道。    顾念泠低笑一声,重重的咬住区静的嘴唇道:“好。”    窗外的云儿异常羞涩,屋内的两个人,则是极尽缠绵悱恻。    ……    半夜时分,席凉茉感觉喉咙干燥的不行,打开灯,便想要起床去喝水,谁知道,床边竟然坐着一个黑影,席凉茉吓出一身冷汗,抓起一边的遥控器,便要朝着来人扔过去的时候,一双滚烫甚至炙热的手,在此刻,抓住了席凉茉的手。    席凉茉浑身僵硬,嘴唇用力一咬。    “陆亭珏……你喝酒了?”    当看清楚抓住自己的手是谁之后,席凉茉惶恐不安的心,才渐渐的恢复,她看着陆亭珏那张泛红的俊脸,眉头紧张道。    “嗯,喝酒了。”陆亭珏睁着一双猩红的眼睛,紧紧的看着席凉茉,像是要将席凉茉刻进自己的骨头里一样,被陆亭珏用这种目光看着,席凉茉觉得自己的后背一阵凉飕飕的。    她故作冷静道:“我给你去倒杯水,醒醒酒。”    说着,席凉茉便要下床去倒水,却不想,陆亭珏不让席凉茉下床,反而将席凉茉压在床上,    席凉茉发出一声惊呼,一张精致漂亮的脸上,涨红一片。    “陆亭珏,你做什么……快点……松开我。”    她没有料到,陆亭珏会突然袭击,顿时大叫起来,谁知道,陆亭珏低下头,用充满着酒气的嘴巴,堵住了席凉茉的嘴巴。    席凉茉推着陆亭珏的身体,想要将陆亭珏推开,陆亭珏却固执的压着席凉茉,不肯让席凉茉离开自己。    席凉茉气的一张脸都红了,刚想要说话的时候,陆亭珏开口了。    “席凉茉,我心疼。”    席凉茉的身体倏然僵硬,整个身体都在颤抖。    她的一双眼睛,带着淡淡的薄雾,看着陆亭珏。    陆亭珏抬起手,手指轻轻的摩挲着席凉茉的眼睑,嘶哑而痛苦道:“我……真的疼……这里,很疼很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