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带着小绝先回去吧。”苏纤芮靠近区静,小声的建议道。    席凉茉已经脱离了危险,只要知道席凉茉没事就可以了,在这里,有陆亭珏在这里就好了。    顾念泠和席祁玥两个人没有什么意见,他们两个人牵着各自的妻子,离开了席凉茉的病房。    车上,陆绝揉着眼睛,通红的眼睛看起来可怜兮兮?:“舅妈,妈妈会没事吗?”    “嗯,会没事的,小绝终于肯叫小糯米妈妈了。”    区静摸着陆绝的发顶,眼底带着淡淡的喜悦道。    要是席凉茉听到陆绝叫自己妈妈,该有多么的开心。    “小绝错了,小绝会乖乖的,再也不会让妈妈伤心了,爸爸说,她是妈妈,当年不是故意不要小绝的。”陆绝看着区静,小声道。    区静的心情有些复杂,陆绝的却是一个很乖巧的孩子,而这个样子的陆绝,也让区静有些心疼。    她伸出手,轻轻的拥着陆绝小小的身体,安抚道:“是,当年你的妈妈也是迫不得已的。”    “妈妈喜欢小绝吗?”    “喜欢,当然喜欢小绝,不喜欢小绝喜欢谁?”区静有些好笑的捏着陆绝的鼻子,轻笑道。    “那……妈妈不会生气,对吗?”陆绝眼睛红红模样可怜的继续问道。    “不会,妈妈最疼爱小绝了,怎么舍得生气。”    苏纤芮轻笑一声,对着陆绝一本正经的点头道。    陆绝这才闭上眼睛,呼呼大睡。    看着已经睡着的陆绝,苏纤芮和区静两人对视一眼,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    “啪。”王曼被压回去之后,回到自己的房间之后,便将桌上的一切都扫落在地上。    陆亭珏在医院对她说的话,历历在目,王曼怎么可能不怨恨?    她原本以为,这一次席凉茉必死无疑,没有想到,席凉茉的命会这么大,竟然还平平安安的活着。    她不会就这个样子算了的。    席凉茉现在还活着,并不代表后面还能够一直活着。    她要让席凉茉永远消失在这个世界上,只有席凉茉消失,陆亭珏才会回到她的身边。    第二天,席凉茉脱离了危险,在下午一点半的时候醒了。    席凉茉醒来的时候,开口叫的是陆绝的名字。    陆亭珏听了之后,心中隐隐有些不是滋味。    他抓住席凉茉的手臂,对着席凉茉沉声道:“小绝没事,别担心。”    “他……在哪里?”席凉茉睁着一双虚弱空洞的眼睛,嘶哑道。    “我这就让人将小绝带过来。”陆亭珏见席凉茉挣扎着想要起床,脸色微凝道。    十分钟之后,陆绝被苏纤芮抱着过来。    看到陆绝,席凉茉有些激动,想要去抱陆绝,陆亭珏见状,立刻阻止席凉茉。    男人一双泛冷的眼眸,透着淡淡的寒冰之气:“不许胡闹,现在你应该要好好休息,知道吗?”    “妈妈……对不起。”陆绝看着睁开眼睛,依旧用温柔的目光看着自己的席凉茉,小声道。    席凉茉一听,有些激动:“小绝……你叫我什么?在叫一次?”    她不是在做梦吧?陆绝肯叫她妈妈了吗?她真的不是在做梦吗?    看到席凉茉这么激动,陆绝的脸上带着淡淡的羞涩,他爬上席凉茉的床,小心翼翼的抱住席凉茉的脖子,奶声奶气道:“爸爸说,你是小绝的妈妈,是生下小绝的人,小绝是从你的肚子里出生的,你是小绝的妈妈,小绝都知道的。”    “小绝很不乖,伤了妈妈的心,妈妈不要生气,小绝以后会乖乖的。”    “咳咳咳……小绝没有不乖,是妈妈不好,妈妈才需要小绝原谅。”    席凉茉激动的咳嗽起来。    听到席凉茉的咳嗽,陆亭珏立刻给席凉茉喝水,席凉茉靠在陆亭珏的怀里,眼睛微微眯起,面目显得异常憔悴。    席凉茉这一次车祸,被撞断了好几根的肋骨,说话的时候,都很没有力气。    “好了,小绝要听舅舅们的话,妈妈身体还很虚弱,一切等妈妈身体好一点之后再说,知道吗?”    陆亭珏摸着席凉茉的唇角,对着陆绝沉声道。    陆绝眨巴了一下眼睛,对着陆亭珏点头道:“小绝知道了,小绝以后会乖乖的。”    区静他们带着陆绝离开病房,让席凉茉好好休息。    医生过来给席凉茉做检查,席凉茉的情绪更好一点,那些医生离开之后,整个病房,便只剩下席凉茉和陆亭珏两个人了。    席凉茉趴在陆亭珏的怀里,昏昏欲睡。    陆亭珏将头埋进席凉茉的脖子里,深呼吸一口气,汲取女人身上的香甜。    “席凉茉,不要在吓我了,要是你下一次在出这种事情,我绝对要你好看,听到没有。”    “对不起……让你担心了。”    席凉茉微弱的睁开眼睛,手有些无力的握住陆亭珏的手说道。    “知道就好,以后不许在这么乱来了。”    陆亭珏有些狼狈的移开目光,不让席凉茉看到自己泛红的眼睛。    “我看到有人带着小绝离开,就追上去了,那些人好像是要绑架小绝,我带着小绝逃走之后,却在马路上遇到车祸,那辆车好像是故意要撞上我的样子,我可以肯定,这个要撞死我的人,和抓走小绝的人,不是同一批人。”    “这件事情,我会查清楚的,以后不许在这个样子乱来,听到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