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女人,在小绝的面前,肯定说了不少小糯米的坏话,要不然,小绝怎么会这么抵触小糯米?”苏纤芮蹙眉,有些不满道。    陆绝只是一个小孩子,哪里知道什么坏女人,什么狐狸精?陆绝现在这么抵触席凉茉的靠近,唯一的可能就是王曼对陆绝说了什么,才会让陆绝这个样子。    “船到桥头自然直,我们现在,也只能这个样子。”区静淡淡的扯了扯嘴唇,眸子深处却闪过一抹冷凝。    王曼这个女人,从一开始,区静就没有放松警惕,现在陆绝生病开始,区静更是不会放松警惕。    席凉茉将弄好的鸡汤,封好之后,便要拎着鸡汤去医院看陆绝。    虽然席凉茉每次给陆绝的鸡汤,陆绝都不喝,席凉茉也没有气馁,她总是想要帮陆绝做些什么。    “小糯米,我陪你一起过去。”区静见席凉茉要出门,起身叫住了席凉茉。    区静今天休假,也不用去上班,正好可以陪着席凉茉去医院看看陆绝的情况。    席凉茉侧头,看着区静,疑惑道:“二嫂你今天不用去上班?”    “今天休假。”区静上前,主动将席凉茉手中的鸡汤拎过来说道。    席凉茉哦了一声,便和区静一同出门。    坐在车上的时候,区静见席凉茉的肤色带着淡淡的苍白色,眼睑下面,隐隐还有些青色。    她有些担心的伸出手,轻轻的摸着席凉茉的眼帘问道:“最近都没有睡好吗?”    “嗯,每次醒来,都会听到小绝的哭泣声,我很怕。”    自从陆绝中毒被送进医院开始,席凉茉便开始睡不着了,反反复复已经好多天了。    席凉茉也没有将这件事情告诉陆亭珏,毕竟陆亭珏太紧张席凉茉了,要是告诉陆亭珏或者顾念泠又或者席祁玥的话,只怕会引发家庭战争了。    “不要想这么多,你和小绝身上的血缘,是任何人都斩不断的,小绝毕竟还小,等后面长大一点,就不会这个样子了。”区静安慰着席凉茉说道。    “我知道的,二嫂最近和我二哥也挺不错的,你们两个人,没有考虑要二胎吗?”    席凉茉故作欢快的点头,换了一个比较轻松的话题道。    区静和顾念泠的感情十年如一日,不仅是区静和顾念泠,就连席祁玥和苏纤芮两个人的感情也是非常好。    每次看到她们这么幸福甜蜜的样子,席凉茉都很开心。    她想,爸妈在天上看到,也会很开心吧。    “我想啊,你二哥……不肯。”区静摸着自己的肚子,抱怨道。    她还是在怀孕,就是高龄产妇了,顾念泠根本就不同意区静生第二胎。    顾念泠觉得有小欧已经不错了,不需要在生一个孩子。    而且,高龄产妇生孩子毕竟是比较的危险,顾念泠不想要区静有任何的危险,哪怕只是一点点的危险,也不可以。    “也是,万一出什么事情就不好了。”席凉茉倒是可以理解顾念泠为什么不肯区静怀上第二胎,毕竟高龄产妇要生孩子,多少还是有危险的。    “你和陆亭珏,什么时候结婚?”    区静想了想,便关心道。    陆亭珏和席凉茉求婚了,但是婚期还没有定下来。    “等王曼和陆亭珏离婚吧,王曼一直不肯离婚。”    席凉茉摊手,头疼道。    王曼是一个很固执的女人,她一直都守着一张结婚证,哪怕陆亭珏和她没有任何的感情,王曼都不肯放手。    “这件事情,交给陆亭珏去处理,毕竟当初是他利用王曼刺激你,现在王曼不肯离婚,也是陆亭珏自己弄出的麻烦。”区静摸着下巴,对着席凉茉说道。    席凉茉点头,眼眸却泛着淡淡的惆怅。    她现在不担心这件事情,只是担心陆绝……    她希望,陆绝可以早一点接受她。    区静和席凉茉过去医院看陆绝的时候,陆绝没有在病房里,床上还有陆绝玩过的玩具,但是陆绝却没有在病房里。    “这个时候,小绝去什么地方了?是王曼将陆绝带走了?”    区静见病房里没有陆绝的影子,有些疑惑的看着席凉茉问道。    席凉茉也不明所以,将手中的饭盒放在一边的桌子上,安静的等着陆绝回来。    等了许久,陆绝都没有回来,席凉茉有些慌了。    “二嫂,我去医院外面找一找,看能不能找到小绝。”    “好,我去问一下医生。”    区静也担心陆绝出什么事情,便跟着起身。    席凉茉在医院下面的花园里找陆绝,以为陆绝会在下面的花园里散步,却怎么都找不到陆绝的影子。    席凉茉慌了,正想要去别的地方找陆绝的时候,在医院后门的位置,席凉茉看到了一个男人,抱着陆绝往后门的那辆面包车走去。    席凉茉立刻大叫道:“你是谁?想要将小绝带到哪里去?”    席凉茉突然出声,吓到了那个男人,那个男人抱着陆绝,朝着那辆车子跑去。    席凉茉意识到事情很不对劲,顾不上什么,也跟上那个男人,一边跑,还一边对着那个男人呵斥道:“将小绝放下来,听到没有。”    “呜呜呜。”陆绝被那个男人捂住了嘴巴,在看到席凉茉之后,他不停地发出呜咽声。    那个男人担心在这个样子下去,会引起别人的怀疑,索性一不做二不休,劈手将陆绝给打晕了。    看着晕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