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凉茉,你来这里做什么?谁允许你来这里的?”王曼出去买了一点蛋糕,回来想要给陆绝吃,谁知道,刚进门,就看到从客厅里面走出来的席凉茉。    看到席凉茉,王曼整个人都进入戒备状态一样,对着席凉茉发出一声怒吼。    席凉茉被王曼用这种愤怒的声音刺激了神经,原本还有些失魂落魄的她,渐渐的回过神。    她看了王曼一眼,淡漠道:“王曼,我过来这里,只是为了看我自己的儿子。”    “什么你的儿子?当年你不要陆绝,现在还敢说陆绝是你儿子?席凉茉,你还真是不要脸到极点。”    王曼一听席凉茉是过来找陆绝的,声音忍不住拔高,带着异常尖锐的对着席凉茉嘲笑起来。    席凉茉听着王曼异常尖锐的语气,淡漠道:“不管你怎么说,陆绝是我的儿子,是从我肚子里出来的,王曼,你怎么都没有办法改变这个事实。”    王曼一听,一张脸变得格外的难看。    她正想要发怒的时候,无意中看到了席凉茉手中戴着的戒指,这个戒指,是陆亭珏给席凉茉的。    王曼当初和陆亭珏结婚,什么都没有,就算是这个样子,王曼还是答应了成为陆亭珏的妻子。    可是,现在,席凉茉却什么都有,拥有陆亭珏的爱情,拥有陆绝这个孩子?    上天对席凉茉,总是这么的优待,仿佛将所有的好东西,都给了席凉茉一个人。    想到这里,王曼心中的恨意,快要吞没了,她恨席凉茉,恨不得将席凉茉碎尸万段。    “你做什么?”王曼伸出手,抓住了席凉茉戴着戒指的手,女人的动作很用力,近乎粗鲁,仿佛要将席凉茉的手给折断。    席凉茉被王曼这个动作刺激了,眉心狠狠一皱,甩手便要将王曼的手给甩开,但是王曼抓着席凉茉的手过于用力,席凉茉根本就没有办法甩开。    “这个,原本是我的,席凉茉,你知道吗?这个原本是我的?”    王曼掐住席凉茉的手骨,目光阴戾憎恨的对着席凉茉说道。    王曼此刻的样子过于吓人,席凉茉有些被吓到了。    她用力的甩开王曼的手,冰着一张漂亮的脸说道:“神经病。”    “席凉茉,你抢走了陆亭珏,休想在抢走陆绝,陆绝是我的孩子。”    “她从来就不是你的,生下他的人,是我。”    席凉茉不喜欢王曼这个语气,仿佛陆绝是她生下的一般。    陆绝的亲生母亲,是席凉茉,王曼什么都不知道。    “可是,他不会认你的,小绝最喜欢的就是我了,席凉茉,你想要小绝认你,简直就是妄想,小绝绝对不会认你,他不会认你的。”    王曼嗤笑一声,对着席凉茉露出狰狞甚至扭曲的表情道。    席凉茉的眉头微微皱了皱,她没有理会王曼疯癫的谩骂,淡漠道:“不管小绝会不会认我,我都不会就这个样子放弃的。”    她会让陆绝认自己当妈妈的。    席凉茉离开之后,王曼的眼底的阴暗,几乎要将王曼整个人都吞噬掉。    王曼走进别墅里面,看到席凉茉放在桌上的那个饭盒,她心中一阵憎恨,抓起桌上的饭盒,便要扔到垃圾桶的时候,却在看到饭盒的时候,女人的眼底划过一抹阴毒。    席凉茉……是你逼我的……    你休想将我身边的东西抢走。    你已经抢走了陆亭珏,就休想将小绝抢走……休想抢走我的小绝……我不会让你得逞的,绝对……不会让你得逞……    ……    半夜的时候,陆亭珏接到王曼的电话,陆绝被送进了医院抢救。    陆亭珏的一张脸都黑了,陆绝的脾气很倔强,陆亭珏原本不愿意陆绝和王曼住在一起,但是陆绝不肯,陆亭珏想着等席凉茉结婚之后,在将陆绝带过来,就暂时将陆绝留在王曼身边,不想,陆绝竟然会再次出事。    “我知道了,我现在马上去医院。”陆亭珏冷冰冰的将电话挂断,翻身从床上起来,便要下床的时候,席凉茉在这个时候,抓住了陆亭珏的手臂。    席凉茉的声音有些嘶哑,带着淡淡的疲倦。    “怎么了?出什么事情了?”    刚才席凉茉迷迷糊糊的时候,似乎听到电话那端是王曼的声音?    席凉茉担心是陆绝出什么事情了。    “没事,你乖乖睡觉,我出去一趟。”陆亭珏爱怜的吻着席凉茉的眉眼,安抚道。    席凉茉根本就不相信,她的眉头,狠狠一皱,面色沉凝道;“陆亭珏,是不是小绝出什么事情了?”    陆亭珏的脸色微微暗沉了些许,他看着席凉茉,却没有回答。    席凉茉见陆亭珏不回答,担心的从床上爬起来,皱眉道:“回答我,是不是小绝出事了?”    陆亭珏最终还是没有办法隐瞒下去,便将陆绝正在医院抢救的事情,告诉席凉茉。    席凉茉听到陆绝现在正在医院抢救,脸色惨白,整个身体都摇晃了一下,像是随时都会摔下去一样。    “席凉茉。”    看着席凉茉惨兮兮的肤色,陆亭珏的眉心狠狠一皱,上前一把抱住了席凉茉的腰身。    席凉茉无力的靠在陆亭珏的怀里,手用力的抓住陆亭珏的衣服,断断续续道:“陆亭珏,我要去找……小绝……你听到没有?我要去看小绝……我一定要……去医院看小绝。”    “好,你别激动,我现在马上就带你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