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吧,听你的,我也只是看着小糯米和陆亭珏眼看着就要修成正果了,还是没有办法结婚,有些着急,你也知道顾念泠和大哥两个人,最放心不下的就是小糯米了,要是小糯米和陆亭珏两个人可以修成正果,他们两个人,肯定会很开心吧。”    听了区静的话,苏纤芮也赞同的点点头。    “但是,有些事情,还是……急不来的。”    “嗯,我知道的,你放心好了,我有分寸的,我这个人就是这么护短,看到王曼总是对小糯米说话这么不客气,我就忍不住,你放心好了,后面我会好好控制自己的脾气的。”    “最好是这个样子,好在小欧的脾气不像是你。”    “大嫂……”    区静黑了一张俏脸,有些无语的叫着苏纤芮。    苏纤芮看着区静这幅样子,忍不住笑了起来。    ……    一个月之后,陆亭珏身上的伤势好多了,他便离开了席家,在席家附近的别墅区,买了一栋别墅,甚至将公司搬到了京城,这一切,都是为了席凉茉。    陆亭珏无论做什么事情,都是为了席凉茉,知道席凉茉不愿意离开顾念泠和席祁玥,陆亭珏甚至可以将总公司搬到京城,更甚至可以在京城定居。    王曼知道这件事情的时候,气的一张脸都扭曲变形。    陆亭珏的律师,将一份离婚协议交给王曼,被王曼当场撕碎了。    “你回去告诉陆亭珏,想要和我离婚,简直做梦。”    “王小姐,你这个样子,会让我很为难。”    律师看着斯歇底里的王曼,推了推鼻梁上的眼睛说道。    王曼目光异常阴暗的对着律师发出怒吼道:“你现在马上回去,告诉陆亭珏,想要我离婚,简直就是做梦,我不会让他和席凉茉在一起的,就算是死,我也要死在陆太太这个位置上。”    律师看着王曼,眼底带着淡淡的同情。    之前一直听闻王曼和陆亭珏两人的关系并不是很好,现在看来,外界传言也是正确的。    王曼和陆亭珏的关系,的却已经糟糕到了要离婚的地步。    而这个离婚的理由,律师也是非常清楚,是因为席凉茉……    “妈妈,你怎么了?”律师离开之后,王曼一个人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她捂住脸,痛苦的哭了起来。    她为了陆亭珏,丢失了一切的尊严,只想要爱陆亭珏,可是,现在陆亭珏是怎么对待她的?    为了一个席凉茉,陆亭珏可以用这种残忍的方式对自己?    不可以原谅,绝对……不可以原谅……她也没有办法原谅。    王曼用力的握紧拳头,一双眼睛发红的厉害,直到陆绝从楼上下来。    陆绝睁着一双漂亮的眼睛,看到王曼红肿的眼睛,爬到王曼的身上,用柔软的手,轻轻的摸着王曼的眼眶,安慰王曼。    王曼低下头,看着趴在自己怀里,仰头看着自己的陆绝,眼泪更是肆虐在整个脸庞。    “小绝,你说,他怎么可以这个样子对我?”    王曼抱紧怀中的陆绝,放声大哭起来。    陆绝像个小大人一样,拍着王曼的后背,轻声安抚道:“妈妈不哭,小绝在这里陪着妈妈。”    “小绝,妈妈不会离婚,就算是死,妈妈都不会和你爸爸离婚的,妈妈绝对不会让那个狐狸精得逞,绝对不会让席凉茉得逞。”    王曼双手撑着陆绝的肩膀,目光异常坚定和狰狞的对着陆绝说道。    看着王曼眼底泛着的疯狂和憎恨,陆绝的眼底,带着淡淡的疑惑。    他却什么都没有说,只是安静的靠在王曼的怀里。    王曼低下头,看着靠在自己身上的陆绝,双眼翻滚着一层又一层骇人的寒霜。    席凉茉……我还没有输……    没错,我还没有输。    你以为,我输了吗?    真是……可笑……    ……    陆亭珏将电话挂断,原本就冷酷无情的眼眸,更是泛着些许阴凉。    王曼不肯离婚,他要想一个办法,让王曼主动和他离婚才可以。    他不会就这个样子和王曼耗下去,因为陆亭珏不想要席凉茉等自己。    他迫切的希望席凉茉快一点,成为自己的妻子。    秘书走进来,恭敬的站在陆亭珏的面前说道:“总裁,你让我安排的餐厅已经安排好了。”    “都按照我的要求了?”    陆亭珏抬起头,缓慢道。    “是的,鲜花,戒指什么都已经准备好了。”    “嗯,好,你先下去。”    陆亭珏原本冷硬的唇角,在听到戒指两个字的时候,不由得露出一抹浅浅的温柔。    秘书好奇的多看了陆亭珏两眼,才退出了陆亭珏的办公室。    陆亭珏今天突然将一个装着戒指的盒子交给她,又让她安排一个浪漫的法国餐厅,还有国际顶级的乐队助兴的时候,秘书就有些奇怪。    毕竟,这种浪漫的气氛,秘书身经百战,自然已经看出来陆亭珏是想要求婚。    问题是,陆亭珏已经结婚了?还弄出这些?自然让她觉得好奇想要八卦。    不过,秘书也是一个聪明的人,知道什么事情应该问,什么事情不应该问,比如像是现在这种事情,她就很清楚,这不是她应该问的事情。    秘书离开之后,陆亭珏便拿起桌上的手机,给席凉茉打了一个电话。    接到陆亭珏电话的时候,席凉茉刚醒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