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做什么?你不是看的很清楚?我就是要看看这个贱女人,能够贱到什么程度。”    王曼披头散发,原本伪装的千金气质,在此刻,荡然无存,此刻的王曼,就像是一个斯歇底里的疯婆子一样,语气尖锐,眼神刻薄的怒视着席凉茉。    被王曼用这种尖锐刺骨的目光看着,席凉茉的心脏就像是被人用刀子狠狠的刺穿一样。    “王曼,你敢骂她?”陆亭珏绷着脸,原本就猩红的凤眸,此刻更是可怕非常。    他挡在席凉茉的面前,身上翻滚着一股异常阴戾暴虐的气息,这个气息,特别的渗人,让人不寒而栗。    王曼一动不动,就坐在地上,下巴高高的抬起,面带嘲讽的看着陆亭珏。    “我就是骂了席凉茉如何?你刚才不是听到了我在骂席凉茉吗?我就是要骂这个不要脸的贱女人……”    “陆亭珏,不要。”陆亭珏眼底的阴狠越发的严重,杀气腾腾的样子,让席凉茉有些担忧。    王曼要是在用这种语气激怒陆亭珏的话,陆亭珏只怕真的会对王曼毫不客气。    席凉茉抓住陆亭珏的手臂,朝着陆亭珏摇头。    陆亭珏感受到了席凉茉的劝阻,男人原本翻滚的怒火,渐渐的平息下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陆亭珏绷着脸,对着王曼冷冰冰道:“王曼,你最好不要惹怒我,否则,我会让你知道,惹怒我的后果是什么。”    王曼捂住脸,放声大哭起来:“陆亭珏,你以前不是这个样子的,你答应过我,会娶我当妻子的,为什么一切都变了?我现在是你的妻子,席凉茉什么都不是,她不爱你,她爱的男人,叫简桐,她一辈子都不会爱你。”    “我不需要她爱我,我爱她就可以了。”    陆亭珏握住席凉茉微凉的手指,目光阴鸷甚至可怕的对着王曼冷冰冰道。    “哈哈哈……争了……这么久?我究竟……得到了什么?究竟得到了什么?”    王曼突然发出一声大笑,女人疯疯癫癫的样子,让陆亭珏的眉眼间,都带着一股浓浓的厌恶。    陆亭珏担心王曼会伤害席凉茉,抓着席凉茉的手就要离开这里的时候,陆绝从自己的房间冲出来,朝着席凉茉撞过去。    孩子小小的身体,撞到席凉茉的身上,虽然没有将席凉茉撞到,也不疼,席凉茉的心却忍不住一疼。    “坏女人,不许你欺负妈妈,不许……”陆绝伸出手臂,拦在王曼的面前,精致漂亮的脸蛋上满是愠怒的朝着席凉茉低吼。    “陆绝,你叫谁妈妈?你敢撞她?”    陆亭珏阴着脸,看到席凉茉悲伤欲绝的表情之后,男人原本阴戾的瞳孔,更是寒冷了几分。    “陆亭珏,不要动小绝。”    席凉茉虽然被陆绝这般维护王曼的样子弄得有些伤心,却还是抓住了陆亭珏想要教训陆绝的手。    陆绝毕竟还小,席凉茉不想要陆亭珏伤害陆绝。    “他伤了你的心。”    陆亭珏蹙眉,看着抓住自己手臂的席凉茉。    “我没有受伤。”    席凉茉的目光透着淡淡的悲凉,朝着陆亭珏摇头。    陆亭珏见席凉茉这个样子,胸中依旧充斥着一股熊熊的怒火。    席凉茉轻轻的拍着陆亭珏的手臂,才让陆亭珏翻滚着怒火的心脏,渐渐的平静下来。    席凉茉朝着陆绝走去,看到席凉茉朝着自己走进,陆绝一动不动,一双漂亮的凤眸死死的瞪着席凉茉,形如一只愤怒的小兽一样,看着陆绝这个样子,席凉茉的眉眼间,隐隐带着淡淡的悲伤。    她蹲下身体,伸出手,控制不住,想要去碰陆绝,陆绝似乎有些厌恶席凉茉的动作,精致漂亮的眉,皱起。    “席凉茉,你想要对小绝做什么?”    见席凉茉的手就要触碰陆绝的发顶的时候,王曼将陆绝紧紧的抱在自己的怀里,警惕道。    席凉茉的手一僵,她看着陆绝抱着王曼,而王曼则是警惕的看着自己。    仿佛席凉茉会伤害陆绝一样。    陆绝是席凉茉十月怀胎生下的孩子,可是,现在这个孩子,却一点都不喜欢席凉茉。    说不难过,是假的……    在看到陆绝用这种警惕的目光瞪着自己的时候,席凉茉感觉一股浓浓的悲伤,在心中充盈着,痛苦……而无奈。    “王曼。”    陆亭珏阴着脸,盯着王曼,眉眼间,翻滚着一股神圣不可侵犯的威严之气。    王曼抬起头,面带嘲笑道:“陆亭珏,你可以不爱我,但是,你不可以将小绝从我身边抢走,他是我的儿子。”    “给我闭嘴,小绝从来就不是你的儿子。”    陆亭珏见席凉茉的脸色泛白,表情痛苦的样子,他冷冰冰的上前,将陆绝从王曼的怀里,用力的扯了过来。    陆绝早就对陆亭珏伤害王曼这件事情上对陆亭珏非常不满,现在陆亭珏还这个样子,陆绝便心生抵触。    “不要……爸爸,呜呜呜……小绝要妈妈……妈妈……”    陆绝扭动着肥肥的身体,放声大哭了起来。    看到陆绝哭泣的脸,席凉茉的一颗心都像是被人扭成一团一样。    她扭头,对着陆亭珏说道:“陆亭珏,你做什么?你这个样子,孩子会很难受,你快点放他下来。”    “他是我们的儿子。”    陆亭珏目光深沉的对着席凉茉缓缓道。    席凉茉的心脏,像是被什么东西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