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凉茉……我不会让你将陆绝从我身边抢走,也绝对不会让你将陆亭珏抢走,我身边任何东西,你都休想抢走,休想。    “妈妈。”陆绝睁开眼睛,烧的有些红通通的脸,看起来有些可怜兮兮。    他睁开眼睛,看到的人并不是王曼,而是席凉茉,他似乎有些迷茫的看着席凉茉的脸。    “阿姨,我妈妈呢?”陆绝转动了一下眼珠子,看着四周,终于看到了站在不远处的王曼。    陆绝挣扎着,身上没有力气,便朝着王曼伸出手。    “妈妈……小绝要妈妈……呜呜呜。”席凉茉看着陆绝这么喜欢王曼,心脏仿佛被人用刀子割开一样,特别的疼……    “小绝乖,妈妈在这里,别怕,妈妈在这里。”王曼似有些得意的看了席凉茉灰白色的面孔一眼。    她很有自信,陆绝只会要她,小孩子就是这个样子,谁一直照顾他,一直在他的身边,他便记得谁。    陆绝是席凉茉的亲生儿子又如何?陆绝从生下来,就没有见过席凉茉,席凉茉也没有出现在陆绝的面前,陆绝不认识席凉茉,对席凉茉自然是很陌生的。    “妈妈……要妈妈……要妈妈。”陆绝哭泣的看着王曼,王曼心疼的上前,将孩子从席凉茉的手中抢过来。    “乖,妈妈在这里,小绝不哭,妈妈在这里抱着你。”    “妈妈……不要离开小绝,小绝怕。”陆绝回到了王曼的怀里之后,将脸颊贴在王曼的胸口,哭泣道。    “好,妈妈不离开你,妈妈会一直在小绝的身边陪着小绝,任何人都休想将小绝从我身边抢走。”王曼轻轻的梳理着陆绝的头发,轻声呢喃道。    席凉茉的眼底,带着些许恐惧和颤抖,她的双手,用力的握紧成拳,嘴唇也微微的抖了抖。    陆绝对她的不亲近和抵触,伤害了席凉茉的心脏,看着陆绝和王曼两人的关系这么好,席凉茉更是一阵悲哀。    “席凉茉。”    陆亭珏不知道何时,从病床上下来,走进席凉茉,抱住了女人的腰身。    他可以理解为,席凉茉承认他和她的孩子吗?席凉茉承认自己对他也是有感觉的吗?    男人温热的手搂着席凉茉的腰身的时候,让席凉茉的身体,猛地一颤。    她扭头,看着陆亭珏那张俊美好看的脸,喉咙的位置,透着些许淡淡的艰涩。    陆亭珏……    “席凉茉,你想要接受我们的孩子?接受我了吗?”陆亭珏捧着席凉茉的脸颊,目光温柔道。    只要席凉茉接受他们,以前的事情,陆亭珏都可以不去计较,甚至……不去计较席凉茉的心里,爱着另一个男人。    “我……可以试着……去爱你。”席凉茉抿唇,看着陆亭珏英俊的五官,嘶哑道。    她想要……试着去爱陆亭珏,爱这个偏执又固执的男人。    “你自己说的……就不可以反悔,你要是敢反悔,我绝对不会放过你。”    “嗯。”看着陆亭珏有些激动的脸,席凉茉轻轻的点头。    “席凉茉……你答应过的,答应过的。”    陆亭珏有些激动的抱住席凉茉的腰身,他想,如果这是一场梦的话,他宁愿一辈子都不要醒过来。    席凉茉的眼底,含着淡淡的泪水,看着情绪激动的陆亭珏,任由陆亭珏抱着自己。    王曼盯着席凉茉和陆亭珏两人拥抱的样子,嘴唇已经开始被咬出了鲜血,那么的触目惊心,有些可怕。    陆绝被王曼扭曲的脸吓到了,有些害怕的抓住王曼的衣服。    王曼回过神,狰狞的面孔印入陆绝的眼前,吓到了陆绝。    陆绝的身体微微颤了颤,似乎有些害怕这个样子的王曼一样。    王曼深深的吐出一口气,对着陆绝垂眸道:“抱歉,小绝,妈妈刚才心情不好,妈妈给你道歉,好不好?”    “妈妈……你怎么了?”陆绝小心翼翼的靠近王曼,小声道。    王曼轻轻的婆娑着陆绝的头发,眼眸泛着一股淡淡的寒气道:“没有什么,妈妈带小绝去休息,好不好?”    “好。”陆绝原本还在发高烧,刚才虽然已经打针了,现在整个人还有些昏沉沉的。    王曼抱着陆绝离开了这里,在离开之前,她看着席凉茉和陆亭珏两人的样子,心都像是被人挖走了一样。    席凉茉……你这个卑鄙无耻的贱女人,你抢走了亭玨,我不会善摆甘休的,你休想……我会善摆甘休,休想……    ……    “快点松手,你伤口又裂开了。”    自从席凉茉对陆亭珏说,想要和陆亭珏试着爱的时候,陆亭珏便一直抓着席凉茉的手,不肯松手。    或许是因为陆亭珏的动作有些大的关系,陆亭珏身上的伤口再次流血。    可是,陆亭珏却一直抓着席凉茉的手,看着席凉茉傻笑。    看着陆亭珏这幅样子,席凉茉一张脸都红了,有些无语的推着陆亭珏的手。    陆亭珏目光暗沉的凝视着席凉茉,他捧着席凉茉的脸,凑近席凉茉的嘴唇,吻着席凉茉的唇瓣道:“席凉茉,我喜欢你……真的……”    他这一辈子,从未这么喜欢过一个人,喜欢到只要看到她,心就会跳的很厉害的那种感觉。    陆亭珏喜欢席凉茉,想要和席凉茉在一起。    席凉茉的眼眶一热,她有些狼狈的移开目光,皱眉道:“我知道,你先松开我的手,你这个样子抓着我的手,很难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