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唔。”王曼斯歇底里的话还未说完,陆亭珏从病床上跃起,走到王曼面前,一把掐住王曼的脖子,阻止了王曼下面的话。    “你要是在敢说一个字,我就掐死你。”陆亭珏冷冰冰的看着王曼痛苦甚至扭曲的脸,俊美的脸上没有丝毫表情。    “陆亭珏……你有本事,就杀了我,我告诉你……她不爱你……不爱你……”    “找死。”王曼的话,刺激了陆亭珏的心脏,他像是疯了一样,用力的掐住王曼的脖子,表情凶狠而无情,被陆亭珏用这种方式掐着脖子,王曼的眼底一片的灰白色。    她这么爱陆亭珏,掏心掏肺的爱着陆亭珏,可是……陆亭珏却这个样子对她?    “爸爸……不要伤害妈妈……爸爸。”陆绝看到陆亭珏和王曼两人的样子,被吓到了,他从床上滚落下来,哭泣的大叫了起来。    听到陆绝哭泣的声音,陆亭珏的手指微微一顿,却没有松开王曼。    “妈妈……妈妈……”陆绝爬到了陆亭珏的身上,用力的掰着陆亭珏的手,想要将陆亭珏的手给掰开,可是,陆亭珏却用力的推开陆绝,陆绝整个身体都翻滚在地上,牙齿磕到了地上。    “哇哇哇。”    “小绝。”听到小绝的大哭声,王曼惊呼了一声,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力气,推开了陆亭珏,朝着嘴巴流血的陆绝跑过去。    “呜呜呜……哇哇哇。”陆绝满嘴鲜血,一张漂亮的脸显得异常楚楚可怜的抱住了王曼。    “小绝别哭,妈妈在这里,别哭。”    “发生什么事情了?”席凉茉他们听到楼上的动静,立刻上来,便看到了嘴巴满是鲜血的陆绝被王曼抱在怀里,而陆亭珏身上的鲜血也有些狰狞甚至可怕,他直挺挺的站在卧室的中央,目光泛着淡淡的黑气。    他的手一直在颤抖,直到陆绝哭泣,陆亭珏才反应过来,自己究竟是做了什么?    他竟然伤害了自己的儿子?    想到这里,陆亭珏恨不得将自己杀了。    “陆亭珏,你这是做什么?”席凉茉看到陆绝满嘴鲜血的样子,心猛地一抽,她扭头,看着陆亭珏,生气道。    陆亭珏看着席凉茉,一动不动,就这个样子站在席凉茉的面前。    “我去叫医生过来。”席祁玥看了陆绝哭泣的脸蛋,沉了沉脸,便管家立刻将医生找来。    “你心疼吗?席凉茉。”陆亭珏看着席凉茉,声音带着淡淡嘶哑道。    席凉茉的眉心微微皱了皱,她抿了抿唇,盯着陆亭珏,没有说话。    “看到我们的孩子受伤,你心疼吗?回答我,席凉茉。”    陆亭珏的一双眼睛,泛着一股暗红色,他扑到席凉茉的身上,掐住席凉茉的肩膀,对着席凉茉怒吼道。    席凉茉的一双眼睛,闪烁了淡淡的流光,她心疼,很心疼。    “这个孩子,是我们两个人的孩子,他现在受伤了,你……心疼吗?”    陆亭珏看着席凉茉这幅样子,忍不住伸出手,将手覆在席凉茉的脸颊上,苦涩的呢喃道。    席凉茉像是被男人微凉的指尖给吓到了一样,她近乎狼狈的推开陆亭珏的身体,声音嘶哑道:“陆亭珏……不要逼我。”    不要……逼她……不要……    “逼你?现在是你在逼我?你看看,这个孩子是我们的孩子,他现在,不叫你妈妈,你知道吗?”    陆亭珏悲伤痛苦道。    “亭玨。”陆亭珏对着席凉茉咆哮甚至痛苦的样子,让一边的王曼心中无比的难受。    她的手指,因为过于用力,变得扭曲甚至变形。    她无法原谅席凉茉,因为席凉茉的存在,毁掉了一切,毁掉了原本应该是属于她的一切。    王曼憎恨席凉茉……憎恨席凉茉的一切一切……    她恨不得,杀了席凉茉……    可是,现在不可以,现在还不是时候。    “滚。”陆亭珏听到王曼的声音,上前将抱住王曼的陆绝从王曼的怀里夺过来。    陆绝原本就受到了惊吓,被陆亭珏这个样子对待,更是吓哭了。    “妈妈……呜呜呜……怕……疼。”    陆绝说话有些模糊,一直在哭。    看着孩子嘴巴上的血,席凉茉生气的将哭泣的陆绝从陆亭珏的怀中抢过来,怒视着陆亭珏道:“陆亭珏,你疯够了没有?”    陆绝只是一个孩子,刚才已经受到了惊吓,现在陆亭珏还对孩子做这么过分的事情,孩子不哭才奇怪。    “妈妈……不要你……我要妈妈。”面对着席凉茉的咆哮,陆亭珏沉默下来,他一动不动的看着席凉茉,一双发冷的眸子,透着些许淡淡的幽暗和冷漠。    陆绝扭动着身体,挣扎着,似乎不喜欢席凉茉的怀抱一样,他想要王曼。    席凉茉的手指,猛地一颤,看着在自己的怀里一直挣扎的要离开的陆绝,席凉茉甚至说不出来,自己此刻的心里,究竟有多么的难过。    “小绝,妈妈在这里。”王曼看了席凉茉泛白的脸色一眼,对着席凉茉道:“席小姐,麻烦你将小绝还给我。”    真是讽刺,明明她才是陆绝的妈妈,陆绝却和席凉茉一点都不亲近。    席凉茉失魂落魄的将怀中柔软精致的孩子,还给了王曼。    医生过来之后,便立刻给陆绝治疗,在治疗的时候,碰到了伤口,陆绝疼的一直在哭。    王曼抱着陆绝,一直在安慰陆绝,那个样子,仿佛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