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我很疼。”席凉茉指着自己心脏的位置,目光带着些许淡淡和迷离道。    “大嫂,你不知道……这里究竟又多疼,我……已经疼得有些受不了了。”    “我知道,我知道你很疼,凉茉,你爱上了陆亭珏了。”苏纤芮温柔的摸着席凉茉的发丝,低声道。    席凉茉爱上陆亭珏了,所以才会这么的痛苦,如果席凉茉没有爱上陆亭珏,或许就不会这么的痛苦,就是因为爱上,才会这么的痛苦。    “没有……我……没有爱上陆亭珏,我没有。”席凉茉像是被苏纤芮的话刺激到了一样,脸色透着一股死灰的惨白,她掐住手心,对着苏纤芮慌张的反驳。    “凉茉。”看着拒绝承认一切的席凉茉,苏纤芮的声音忍不住拔高。    或许是苏纤芮的声音突然拔高,震慑到了席凉茉的心脏。    她怔怔的看着苏纤芮,眼泪缓缓的流出来。    席凉茉捂住脸,突然哭了起来。    “怎么办?桐桐,你会恨我,对不对?桐桐?”    “凉茉,他是一个好人,他真的很爱你,你或许……真的应该和他好好在一起。”    “大嫂……能麻烦你,给我找一个心理医生吗?”    在这个样子下去,席凉茉真的会疯掉的,她会疯掉的。    “好。”苏纤芮怔了怔,看着突然冷静下来的席凉茉,没有丝毫犹豫的点头。    ……    “小糯米想要找一个心理医生。”晚上睡觉的时候,席祁玥抱着苏纤芮翻滚了一层云雨之后,便搂着苏纤芮聊天,苏纤芮将席凉茉想要找心理医生的事情告诉了席祁玥。    席祁玥听了之后,俊美的脸上透着一股谁都看不出的光芒。    “小糯米也是长时间这个样子压抑,她觉得,很痛苦。”苏纤芮深深的叹了一口气,苦笑的摇头道。    “我知道了,我会让人去安排,这个样子也好,说明她想要将自己心中的想法都说出来。”    席祁玥紧紧的搂着苏纤芮的身体,缓慢而无奈道。    “嗯。”苏纤芮在席祁玥的怀里扭动了一下身体,点头道。    第二天,苏纤芮便带着席凉茉去了席祁玥一个好友的心理诊所。    给席凉茉看病的是一个青年,长相斯文秀气,看起来非常好脾气的样子。    他让席凉茉躺在椅子上,便开始问席凉茉一些问题,席凉茉刚开始还有些抵触,心里的防线非常的严重,慢慢的,这个医生便攻克了席凉茉的心理防线,和席凉茉开始聊起来。    席凉茉将自己的痛苦和悲伤,都告诉了医生,医生听了之后,便开始开导席凉茉,这个时间,持续了两个小时。    这两个小时,苏纤芮一直在门口等着席凉茉出来。    席凉茉出来之后,眉梢间的忧愁减轻了不少,整个人,似乎都变得更加的自信和快乐。    苏纤芮见状,心中不由得泛着淡淡的喜色。    如果长时间过来这边聊聊天,或许,席凉茉的身体,会更好也说不定。    两人回席家的时候,远远的便看到了站在席家大门,正在和保镖吵架的王曼。    王曼抱着陆绝,站在席家的大门,想要见陆亭珏,却被席家的保镖给懒猪了,王曼气的整张脸都黑了。    陆亭珏从医院出来,便去了席家,这些事情,王曼都已经调查清楚了,她只是没有料到,陆亭珏竟然真的这么喜欢席凉茉,不顾自己身上的伤,坚持的要过来席家。    “妈妈……爸爸不要我们了吗?”陆绝抱着王曼的脖子,可怜兮兮道。    “可是……我很疼。”席凉茉指着自己心脏的位置,目光带着些许淡淡和迷离道。    “大嫂,你不知道……这里究竟又多疼,我……已经疼得有些受不了了。”    “我知道,我知道你很疼,凉茉,你爱上了陆亭珏了。”苏纤芮温柔的摸着席凉茉的发丝,低声道。    席凉茉爱上陆亭珏了,所以才会这么的痛苦,如果席凉茉没有爱上陆亭珏,或许就不会这么的痛苦,就是因为爱上,才会这么的痛苦。    “没有……我……没有爱上陆亭珏,我没有。”席凉茉像是被苏纤芮的话刺激到了一样,脸色透着一股死灰的惨白,她掐住手心,对着苏纤芮慌张的反驳。    “凉茉。”看着拒绝承认一切的席凉茉,苏纤芮的声音忍不住拔高。    或许是苏纤芮的声音突然拔高,震慑到了席凉茉的心脏。    她怔怔的看着苏纤芮,眼泪缓缓的流出来。    席凉茉捂住脸,突然哭了起来。    “怎么办?桐桐,你会恨我,对不对?桐桐?”    “凉茉,他是一个好人,他真的很爱你,你或许……真的应该和他好好在一起。”    “大嫂……能麻烦你,给我找一个心理医生吗?”    在这个样子下去,席凉茉真的会疯掉的,她会疯掉的。    “好。”苏纤芮怔了怔,看着突然冷静下来的席凉茉,没有丝毫犹豫的点头。    ……    “小糯米想要找一个心理医生。”晚上睡觉的时候,席祁玥抱着苏纤芮翻滚了一层云雨之后,便搂着苏纤芮聊天,苏纤芮将席凉茉想要找心理医生的事情告诉了席祁玥。    席祁玥听了之后,俊美的脸上透着一股谁都看不出的光芒。    “小糯米也是长时间这个样子压抑,她觉得,很痛苦。”苏纤芮深深的叹了一口气,苦笑的摇头道。    “我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