照片中的席凉茉,笑得很漂亮,她和李染站在一起的样子,真他妈的般配,两个人,就像是金童玉女一样。    看着照片中的席凉茉和李染,陆亭珏的心中翻滚着一层又一层阴森和愤怒。    席凉茉……你竟然……这个样子对我……席凉茉……    他一直在想,老天爷究竟是为什么让他遇到席凉茉?如果遇不到席凉茉,或许,现在的他就不会这个样子痛苦了……就不会……这么痛苦了。    ……    “今天玩得很开心,谢谢你。”晚上十点的时候,李染体贴的送席凉茉回到席家。    在席家附近的大道上,两人走路往席家别墅走去,席凉茉看着地上两人的影子,抬起头,对着身侧拥有着干净笑容的李染道谢道。    李染看着席凉茉脸上的微笑,那张清隽的脸上泛着淡淡的羞红。    他深深的看着席凉茉,小声道:“能够陪着你,我也很高兴,看到你这么高兴,我也心满意足了。”    这个话听起来有些暧昧,一下子,整个气氛都变得有些古怪,甚至僵硬。    席凉茉看了李染一样,神色有些慌张道:“你送我到这里就可以了,我等下自己就可以进去。”    “好,那……明天我可以约你出来吃饭吗?”李染深深的看着席凉茉,缓缓的问道。    席凉茉一听,整颗心都不由自主的抖了抖,她刚想要拒绝的时候,李染却已经转身离开了。    看着李染修长的背影,席凉茉的眼底透着淡淡的惆怅和无奈。    李染对她的心意这么的明显,席凉茉又怎么可能会不知道?只是……她真的……不想要爱上任何人,她这一辈子,唯一爱上的,只有简桐,也绝对不会爱上任何人,任何人都不可以。    “席凉茉。”当席凉茉面带惆怅的往别墅大门走去的时候,大门附近传来一声冰冷而虚弱的声音,席凉茉因为这个声音,整个身体一颤,她错愕的看向了左侧大门的阴影处,却看到了捂住自己胸口,脸色惨白难看的陆亭珏。    地下有一滩的鲜血,看起来触目惊心,席凉茉的手指猛地一抖。    “陆亭珏?你怎么会在这里?”    陆亭珏不是应该在医院躺着的吗?为什么会出现在席家?    “为什么……会在这里?你不肯过去看我,只好……我过来……看你了。”陆亭珏面带嘲讽的看着席凉茉,一双薄弱的凤眸,显得异常的犀利。    他都看到了,看到席凉茉和李染两个人那么甜蜜的样子,看到……席凉茉和李染有说有笑的样子。    看着席凉茉和李染两人的样子,陆亭珏觉得自己的心脏,被人撕扯了一样。    王曼和陆亭珏说,席凉茉和李染在约会,两人有多么的甜蜜,陆亭珏不相信,直到亲眼看到,陆亭珏才知道,什么叫做撕心裂肺。    “我给你的手下打电话,让你去医院。”席凉茉被陆亭珏用这种阴暗的目光看着,浑身有些不自在。    她深呼吸一口气,对着陆亭珏淡漠道。    陆亭珏扯了扯嘴角,看着席凉茉,声音嘶哑道:“席凉茉……你真的一点都不爱我吗?嗯?”    哪怕……只是一点点……席凉茉都不爱他吗?一点点?    “陆亭珏,对不起。”席凉茉看着陆亭珏,眉眼间带着一股浓浓从惆怅。    对不起……永远只有对不起……    陆亭珏不想要听到对不起三个字……    他讨厌听到对不起三个字。    陆亭珏几乎是朝着席凉茉扑过去,抓住席凉茉的肩膀,用力摇晃。    男人的面容,泛着狰狞甚至恐怖的看着席凉茉。    “对不起?难不成,除了对不起,你就没有什么要和我说的吗?席凉茉,你回答我,是不是除了对不起,你就没有什么要和我说的?”    陆亭珏目露凶狠的对着席凉茉低吼道。    席凉茉的手指,猛地一僵。    她一动不动,任由陆亭珏这个样子对自己,眼眸却透着一股悲伤。    “我究竟……为什么要爱上你?我究竟是为什么要爱上你这个没心没肺的女人?”陆亭珏带着咆哮甚至嘶吼的声音,在席凉茉的耳边响起。    席凉茉一动不动,任由陆亭珏发泄。    男人掐住了席凉茉的脖子,微凉的手指,触摸着席凉茉的脖子,他的双眼,猩红了一片,仿佛只有这个样子,才可以解除自己的痛苦一样。    “既然你这么爱简桐,就去死吧,席凉茉。”    这已经不是陆亭珏第一次说出这些话了。    在帝国的时候,在知道席凉茉的心中只有简桐的时候,陆亭珏曾经也是这个样子痛苦不堪。    他掐着席凉茉的脖子,想要席凉茉去地狱陪简桐。    那个时候的席凉茉,也是像今天一样,一动不动,任由他掐着脖子,眼眸却带着淡淡的痛苦和悲伤。    眼泪顺着女人的眼睑,慢慢的流出来,落在了颊边的位置,浸湿了男人的手指。    陆亭珏像是被什么东西刺激了一样,喉头的位置,涌动着一股的血腥味。    他的眼睛发红一片,盯着席凉茉,最终,他苦笑一声,一把将席凉茉的身体重重的推开,狼狈的咳嗽起来。    “是我……的错,我不应该……爱上你……这个狠心的女人……不应该……”    他原本是高高在上的天之骄子,只要他想,整个帝国的女人,都可以上。    可是,他偏偏……偏偏被一个叫席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