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简桐从小一起长大,我们的感情一直都很好,可是,小时候,我被人伤害了,家里人都以为我死了,我被人救了,再次遇到简桐的时候,我不认识简桐,那个时候的简桐,还是一个小小的少年,他却一眼就认出我来了,所有人都说我死了,只有简桐知道,我没有死。”    “他看到我第一眼,就叫我小糯米,我说,我不认识你,他却说,我认识你够了,他知道我,哪怕我不记得他了,简桐依旧认识我。”    “凉茉,你爱亭玨吗?”东方玉目露悲伤的看着席凉茉,轻轻道。    陆亭珏对席凉茉的感情,东方玉也是看在眼里。    他知道,席凉茉很爱简桐,简桐死了这么久,席凉茉都没有办法忘记,甚至……为了寻找简桐的心脏,一个人跑到帝国,席凉茉有多么的固执,东方玉也可以清楚的感受到。    “他很爱你。”东方玉见席凉茉不说话,深深道。    “不管你相不相信,我都要告诉你,陆亭珏很爱你,为了你,他什么都愿意做。”    “东方,你试过失去生命也要爱一个人的感觉吗?”席凉茉目光哀伤而痛苦的看向窗外。    东方玉的瞳孔,因为席凉茉的话,一阵紧缩。    “简桐死的那几天,我不愿意相信简桐死了,我想,肯定是哪里出错了,以前,我大哥和二哥也出事了,他们都说他们两个人死了,我二嫂当初也很痛苦,可是,她一直坚持,她说,二哥不会忍心丢下她一个人离开的,我也同样相信,简桐不会死,但是,当简桐的尸体被运送回来,我才知道,简桐真的死了。”    “我曾经自杀过,想要去陪简桐。”席凉茉幽幽的看着东方玉,缓慢而痛苦道。    席凉茉的话,让东方玉的呼吸不由得一颤。    他微微的眯起眼睛,看着席凉茉,眼眸阴暗了下来。    席凉茉竟然……为了简桐,自杀过。    “你说,我怎么……可以放弃爱简桐?怎么可以?”    “够了,凉茉,真的……够了。”    东方玉不想要在继续听下去了,席凉茉对简桐很长情,长情的让人嫉妒。    “麻烦你,送我回去,可以吗?”    席凉茉淡笑一声,原本就薄弱的五官,此刻透着淡淡的温柔和惆怅。    看着女人温和的眉眼,东方玉感觉到一股难以言喻的悲伤,袭遍了整个身体。    亭玨,你真的可以让席凉茉……爱上你吗?    席凉茉……愿意爱上你吗?    席凉茉已经将自己的心封闭起来了……再也没有办法触摸了,也没有人,可以触碰到席凉茉的心。    ……    席凉茉从医院回到别墅,就将自己关在房间里。    区静和苏纤芮下班之后,听管家担忧的话,眼眸微微暗沉下来。    “大少奶奶,二少奶奶,你说,现在要怎么办?我真的有些担心小姐这个样子,会闷出病来。”管家满脸忧愁的看着区静和苏纤芮说道。    “顾念泠和大哥都没有回来?”区静看了管家一眼,漂亮的脸上带着些许沉凝道。    “大少和二少今天有应酬,刚刚已经打电话回来,说要晚点才会回来,小姐这种情况,我又不敢告诉两位少爷,要是两位少爷知道,只怕……”管家说道这里,头疼的摇头。    “你去做晚餐吧,小糯米的事情,交给我们就可以了。”区静抿了抿唇,挥手让管家下去。    管家离开之后,苏纤芮看着眼底闪烁着光芒的区静道:“你想要怎么做?”    “小糯米这种固执的性格,也不知道是随了谁?”    区静摊手,有些无奈的对着苏纤芮说道。    苏纤芮好笑的看着区静的样子,懒散道:“估计是他们席家的特色。、”    “大少奶奶,二少奶奶,外面有一个叫李染的先生,说想要见小姐。”    正当苏纤芮和区静两人聊天的时候,一个佣人走过来,朝着两人恭敬道。    区静和苏纤芮两人对视了一眼,两人的眼底,均出现一抹古怪的光芒。    李染主动过来?看来……有些事情,还是需要逼一下,要是不逼的话,永远都没有进展。    区静让佣人将李染带进来时候,看着站在眼前的这个笑容干净的李染,区静的唇角挂着淡淡的微笑。    “你就是李董事的小儿子?”    “是的。”李染看着区静,依旧绅士道。    区静看着李染,浅笑道:“小糯米最近情绪有些不好,今天也是一直将自己关在房间里,也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她有不肯告诉我们,李先生,可以麻烦你开导一下她吗?”    “她……怎么了?是生病了吗?”李染一听,紧张道。    上一次他和席凉茉两人在餐厅用餐,席凉茉被陆亭珏给带走了,为此,李染还特意调查了一下席凉茉和陆亭珏两个人,知道两人之前有些渊源,李染有些失望和落寞,他想着,要是席凉茉喜欢陆亭珏的话,他也可以放手的,只要席凉茉觉得幸福就好。    最终,在听到席凉茉最近身体抱恙的时候,李染还是忍不住想要过来看看席凉茉。    区静摸着下巴,淡笑道:“算是吧,小糯米现在就在自己的卧室,我让佣人带李先生上去。”    “好。”李染感激的看着区静,有佣人走过来,带着李染上楼,李染对着苏纤芮和区静鞠躬,便上楼去了。    看着李染的背影,苏纤芮忍不住用手撞了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