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陆亭珏露出这种难受的表情,王曼有些担忧道:“亭玨,你……怎么了?”    她便要去叫医生进来的时候,陆亭珏却阻止了王曼的动作,他们结婚这么久依赖,陆亭珏从来不会碰王曼,哪怕只是这么普通的触碰,陆亭珏都不曾有过。    现在陆亭珏这个样子触碰自己,王曼的一颗心,忍不住颤抖起来。    她想,或许陆亭珏已经发现,真正爱他的人,也只有她王曼,席凉茉从未爱他。    可是,陆亭珏接下来的话,却撕裂了王曼的心脏。    “席凉茉……在哪里?”陆亭珏的唇色透着一股死灰色,窗外的阳光照射进来的时候,让男人原本就苍白的俊脸,更是显得异常薄弱。    王曼的心脏,像是被揪住一样,很疼很疼。    “她不再,从你住院开始,被送到医院开始,就没有出现过这里。”王曼脸上的欣喜渐渐冷却,取而代之是一股浓烈的尖锐。    她究竟哪里不如席凉茉了?为什么陆亭珏的心中,除了席凉茉,还是……席凉茉?    她究竟是……哪里配不上席凉茉?    王曼的唇色,透着一股冷漠和嘲讽,眼神轻蔑的看着陆亭珏。    “亭玨,你想要去哪里?”    陆亭珏没有注意王曼的表情,他绷着脸,不顾自己身上的伤,愣是要下床。    陆亭珏虽然没有生命危险,但是伤口还是有些深。    医生也说过,让陆亭珏不能够乱来。    王曼看着陆亭珏固执的要下床,立刻拦住陆亭珏。    “滚……开。”陆亭珏满眼的厌恶,用力的推开王曼的手。    王曼被陆亭珏这种厌恶的气息震慑到了,原本就难看的脸色,此刻更是白了几分。    她心心念念都是陆亭珏,可是陆亭珏心心念念的人,从来就不是她。    “陆亭珏,你现在是想要去找席凉茉吗?你就算是去找席凉茉又如何?她不爱你,那天将你送到医院,她就跟着自己的哥哥离开,她还说,你不是简桐,没有简桐的心脏,你什么都不是,她之所以靠近你,只是以为你身体里有简桐的心脏,可是……你却什么都没有,所以,她不喜欢你。”    陆亭珏的身体倏然一僵。    他用力的握紧拳头,因为很用力,伤口再次被撕裂,陆亭珏却没有理会。    他像是要杀人一样,扭头,看向了王曼。    王曼被陆亭珏用这种阴冷鬼魅的目光看着,后背不由得一阵僵硬。    她的手指,微微的抖了抖,抿唇继续说道:“我说的都是事实,这些,都是席凉茉自己和我说的。”    “亭玨,你不要在为了一个不爱自己的女人执迷不悟……”    “砰。”    “滚……给我滚出去……滚。”    王曼还想要劝说陆亭珏的时候,陆亭珏却突然抬起脚,一脚踹到了对面的桌子上,桌子发出了一声尖锐刺耳的声音,王曼吓坏了,一张脸,白的仿若透明一般。    看着陆亭珏发狠似的动作,王曼的唇色隐隐带着透明。    她不甘心,不甘心自己败在席凉茉的手中。    “少……少爷。”    “爸爸。”    门口传来了管家和陆绝的声音。    管家带着陆绝过来看陆亭珏,却不想,一进来,就看到正在发火的陆亭珏。    管家有些害怕,不敢在上前,陆绝却推开管家的手,朝着陆亭珏扑过去。    他抱住陆亭珏的大腿,仰起头,精致漂亮的脸蛋,带着些许可怜兮兮道:“爸爸,管家伯伯说爸爸生病了,爸爸疼不疼。”    陆亭珏看到陆绝,原本翻滚的怒火,才渐渐的压制下来。    他坐在床上,任由后背的鲜血弥漫开来。    他伸出手,将陆绝抱在怀里,轻轻的摸着陆绝的脑袋道:“不是让你在家里?谁带你过来的?”    “小少爷一直朝着要见少爷你,我没有办法,只好……”    “小绝知道爸爸生病了,就过来看爸爸了,爸爸不要生气,小绝有乖乖的,老师让小绝做的功课,小绝都有乖乖的完成。”    陆绝抱住陆亭珏的脖子,奶声奶气道。    陆亭珏对着陆绝,怎么都没有办法生气。    这个孩子,要是长得多像一点席凉茉就好了。    陆绝抬起手,眸子泛着些许淡淡的无奈和惆怅。    “爸爸,你怎么了?是伤口疼吗?”    陆绝发现陆亭珏的表情突然变得非常古怪,以为是陆亭珏的伤口疼,小声道。    “不疼。”伤口其实很疼,但是,在陆绝的面前,陆亭珏却没有露出一点难受的表情。    王曼看着陆亭珏这个样子,目露慈爱道:“小绝来妈妈这里,爸爸等下要换药要打针,小绝不要烦爸爸,知道吗?”    “好,小绝会乖乖的。”    陆绝乖巧的点头,从陆亭珏的怀里下来,扑进了王曼的怀里。    陆亭珏听到王曼自称陆绝的妈妈,一张脸倏然冰冷起来。    他刚想要发火的时候,给陆亭珏换药的医生走进来。    陆亭珏隐忍着怒火,任由医生给自己换药。    “妈妈,爸爸疼吗?”陆绝趴在王曼的怀里,看着陆亭珏隐忍的俊脸,又看到那些血淋淋的纱布,似乎被吓到了一样,有些可怜兮兮的看着王曼道。    王曼看着陆绝精致漂亮的脸,轻轻的摸着陆绝的脸说道:“小绝乖乖的,爸爸就不疼。”    “小绝会很乖。”陆绝一本正经的点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