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凉茉有些尴尬的看着李染,就想要推开李染的手的时候,一双手,将李染的手推开,抡起拳头,便朝着李染的脸上挥过去。    “砰。”    “李染……陆亭珏,你疯了?”席凉茉刚回过神,看到陆亭珏满脸阴冷的抡起拳头朝着李染的脸上挥过去的时候,她对着陆亭珏生气道。    陆亭珏目光阴冷的看着席凉茉,大步上前,抓起席凉茉的手,冷冰冰道:“席凉茉,你好大的胆子,你竟然敢过来相亲。”    “我相亲和你有什么关系?松手?”陆亭珏这幅样子,让席凉茉很生气,她扭动着手腕,对着陆亭珏冷冰冰道。    陆亭珏原本就阴暗的眼眸,在看到席凉茉这幅抗拒抵触的样子之后,更是翻滚着一层黑雾。    他扣住席凉茉的后脑勺,薄唇霸道的咬住席凉茉的唇瓣,肆意的啃咬着席凉茉的嘴唇。    席凉茉睁大眼睛,没有想到,陆亭珏竟然会对自己做出这种事情,席凉茉一张脸发红的厉害。    “混蛋……陆亭珏……你放开我……唔。”    席凉茉推着陆亭珏的身体,想要将陆亭珏推开,可是,陆亭珏的力气很大,依旧固执的扣住席凉茉的身体,不让席凉茉动一下。    李染的嘴角被陆亭珏弄破了,流出鲜血,男人那张秀气的脸上,带着淡淡的愠怒,尤其是在看到陆亭珏竟然用这种方式对待席凉茉之后,李染上前,抓着陆亭珏的身体说道:“先生,请你立刻松开席小姐,要不然,我立刻报警。”    陆亭珏冷酷的笑了笑,抬起脚,一脚踹到李染的胸口。    李染毕竟是一个文弱书生,哪里是陆亭珏的对手,一下子就被踢到了对面的桌上。    “李染。”看到李染受伤,席凉茉有些生气,对着陆亭珏怒道:“陆亭珏,你究竟想要怎样?”    “席凉茉,你要是想要看看我生气的样子,那么你成功了。”    “混蛋……滚开。”席凉茉咬唇,怒视着陆亭珏,抬脚便要朝着受伤的李染走去。    陆亭珏看着席凉茉的动作,一双眼眸透着骇人和凌厉的气息。    “席凉茉,你他妈的今天要是敢走过去,老子干死你。”    陆亭珏的话,差一点让席凉茉昏过去,她红着眼睛,一双漂亮的杏眸,看着陆亭珏,仿佛要喷火一样。    “还有呢,席凉茉是老子的女人,你要是敢碰她一下,我便杀了你。”陆亭珏阴森森的看了趴在地上,没有办法起来的李染,冷冰冰的说完,打横抱起席凉茉,便离开了餐厅。    “席凉茉……”李染看到席凉茉被陆亭珏抱走,激动的想要起身去追席凉茉,但是胸口隐隐的疼痛,让李染根本就没有办法追上去,只能看着席凉茉被陆亭珏带走。    席凉茉一张脸变得涨红一片,她看着陆亭珏那张阴森森的俊脸,抬起手,一巴掌朝着陆亭珏扇过去,陆亭珏一动不动,任由席凉茉打。    席凉茉也没有料到,陆亭珏竟然会一动不动,任由自己打。    她咬唇,刚想要骂陆亭珏的时候,一辆车子,朝着席凉茉和陆亭珏冲过来,车门打开之后,一把黑色的手枪露出来,对准席凉茉射过去。    “席凉茉……”陆亭珏看到那把手枪,眼底划过一抹惊恐,抱紧席凉茉的身体,便挡住了那些子弹。,    “陆亭珏……”席凉茉整个人都是蒙的,直到陆亭珏倒在自己的身上,席凉茉脸色泛白的看着陆亭珏背后的鲜血,陆亭珏一双黑眸,紧紧的凝视着席凉茉,无力的抬起手,摸着席凉茉的脸颊。    这个女人,他很爱很爱,哪怕……席凉茉不爱他,陆亭珏……却依旧这么爱席凉茉……    真的……很爱席凉茉……    “陆亭珏……不要……”席凉茉双手颤抖,抱住陆亭珏慢慢滑落的身体。    狙击手见没有打中席凉茉,原本还想要动手,但是因为刚才的枪响,引起了别人的注意,他们只好开车离开了这里。    席凉茉没有注意那辆车的车牌号,她全部的心思,都在陆亭珏的身上。    陆亭珏的手下跑过来,护送着陆亭珏去了医院。    坐在车上的时候,席凉茉整个手都在抖。    她看着自己掌心中的鲜血,浑身僵冷,嘴唇更是止不住的颤抖。    她捂住自己的脸颊,苦涩的蹲在地上,一动不动。    还要……继续坚持说不爱陆亭珏吗?    真的……还要继续这个样子坚持下去吗?    席凉茉?    ……    “小糯米。”顾念泠和席祁玥他们很快收到消息说席凉茉收到击杀,两个人顾不上什么,便敢来了医院,后面到了医院之后,便听到说受伤的人不是席凉茉,而是陆亭珏。    席凉茉听到顾念泠和席祁玥的声音,慢慢的抬起头,一直强忍着的泪水,在看到两人之后,慢慢的滑落下来。    她捂住嘴巴,朝着席祁玥和顾念泠跑过去,一把抱住了两个人的身体,放声大哭起来。    “大哥,二哥……”    “有没有受伤?”顾念泠皱眉,一双祖母绿的眼眸泛着森冷的寒气。    有人敢对席凉茉出手,看来,真的是不想活了?    “陆亭珏……陆亭珏会不会死?”席凉茉的眼泪一直流,抓住席祁玥的手臂,眼睛通红肿胀道。    “这么在乎陆亭珏?不是说不爱他吗?既然不爱,就算是死了,也没关系。”席祁玥一脸冷血的吐字道。    席凉茉的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