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在这里,小绝是好孩子,一定要乖乖的听医生伯伯的话,这样才会好起来,知道吗?”    “妈妈不要离开小绝,好不好?”陆绝抓着王曼的衣服,很用力的抓着,仿佛只要他松开王曼,王曼便会离开自己一样。    看着陆绝这么用力的抓着自己的衣服,王曼的一双眼睛,透着一股淡淡的复杂和暗沉。    她轻轻的摸着陆绝柔软的发丝,深深道:“好,妈妈不会离开你,妈妈就在这里陪着小绝,小绝一定要乖乖的,知道吗?”    “小绝……会乖乖的,只要妈妈陪着小绝。”陆绝固执的抓着王曼的衣服,怎么都不肯松手。    陆绝这个样子,让王曼的一双眸子,泛着淡淡的惆怅和无奈,她抬起手,轻轻的摸着孩子柔软的发丝,心中自嘲不已。    席凉茉,我这么恨你,恨不得你立刻死掉,但是,你的孩子,我却下不了手。    不……这个孩子,不是你的,陆绝是我的孩子,我不会……让你将这个孩子带走,绝对不会。    ……    “大哥,二哥,你们今天……去了陆亭珏的公司?”    晚上吃饭的时候,席凉茉咬着筷子,看着顾念泠和席祁玥说道。    席凉茉原本也不知道顾念泠和席祁玥两个人的公司,和陆亭珏的公司有任何的合作。    直到今天她起来下楼的时候,无意中听到了区静和苏纤芮两人的对话,席凉茉才知道,原来顾念泠和席祁玥两个人,竟然为了她,和陆亭珏的公司有合作。    “嗯,怎么?有问题?”顾念泠给区静夹菜之后,邪冷的挑眉,看了席凉茉一眼,凉凉道。    席凉茉的脸色,微微一黑,她瞅了瞅顾念泠,放下手中的筷子,摇头道:“不……没有什么,我……有些困了,想要上楼睡觉了。”    区静和苏纤芮两人对视了一眼之后,脸上均带着淡淡的无奈。    从简桐离开开始,席凉茉便已经将自己的心封闭了。    “念泠,你今天去陆亭珏的公司,看到了陆亭珏吗?他和报纸上的,是一样吗?”    区静让佣人将攰攰还有小欧带下去之后,对着顾念泠询问道。    顾念泠摸着区静的脸,摇头道:“没有,我和大哥原本就是为了去看看陆亭珏的,但是他的秘书说,陆亭珏已经离开了公司,好像是有什么很着急的事情需要处理,所以我和大哥两个人,都没有看到陆亭珏。”    “没有看到陆亭珏,是不是就没有办法知道,陆亭珏这个男人,配不配的上小糯米。”    苏纤芮忍不住开口道。    “我觉得,应该要逼一下了。”    席祁玥嗤笑一声,表情慵懒道。    席祁玥的话,让整个餐厅的人都沉默下来。    有些感情,如果不逼的话,就永远不知道,唯一的办法,就是逼出来。    楼上,席凉茉的卧室。    区静和苏纤芮两人将孩子都交给顾念泠和席祁玥之后,便来到了席凉茉的卧室。    她们进去的时候,席凉茉正坐在电脑桌面前发呆,手指在电脑键盘上敲打着,好像是在做什么事情的样子。    两人对视了一眼之后,便走进去,来到席凉茉的身边。    “小糯米,在忙?”    席凉茉听到苏凉陌的话,立刻将电脑关掉,好像是有什么秘密在里面一样。    区静的眸子划过淡淡的精光,她走上前,一把将席凉茉的手拿掉,将电脑打开之后,在看到上面的招聘启事之后,区静那张漂亮的脸,微微绷紧。    “小糯米,你想要离开京城?”、    上面的招聘信息都是比较远,看清楚,席凉茉是想要离开京城?    又想要像是当初简桐离开的那样,席凉茉再次想要用逃避的方式,逃避陆亭珏对她的感情。    “我……想要一个人闯一闯。”席凉茉结结巴巴,目露心虚道。    她其实,就是不知道要怎么面对陆亭珏,想要离开这里,找一个没有人认识自己的地方,重新生活。    对于陆亭珏,席凉茉的心情,有些复杂。    因为她不知道,自己究竟要怎么对陆亭珏。    她欠了陆亭珏的,他们原本就是陌生人,而现在,陆亭珏已经和王曼结婚了,他们也没有交集的余地了。    “你是在逃避陆亭珏吗?”    苏纤芮目光犀利的看着席凉茉,一针见血。    “我才没有,我为什么要逃避陆亭珏?我和陆亭珏,什么关系都没有。,”    为了表明自己对陆亭珏没有一点感情,席凉茉的声音拔高,表情明显就是心虚和慌乱。    “小糯米,你喜欢上了陆亭珏,为什么就是不肯承认。”    区静是女人,在感情方面,区静也是非常敏感的,但是,区静的个性,非常的干脆,喜欢就是喜欢,讨厌就是讨厌。    当初她喜欢顾念泠,所以会大胆的去追。    可是……席凉茉显然不是这个样子的。    明明喜欢,席凉茉却还是在这里假装不喜欢,席凉茉的这种行为,让区静很担忧。    “我没有……我不会喜欢陆亭珏的,我和陆亭珏,什么关系都没有。”    “那么……那个孩子呢?你舍得自己的孩子?”    苏纤芮伸出手,慈爱的摸着席凉茉的发丝问道。    或许是被苏纤芮的问题颤动了,席凉茉原本还信誓旦旦的脸,却在此刻,说不出一句话,。    “小糯米,我们都知道,我和区静也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