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这辈子不分开(席慕深慕清泠全文免费阅读) > 第578章 为什么爸爸不喜欢妈妈
    “小绝吃饱了吗?”王曼目光温柔的看着陆绝说道。    “嗯。”陆绝眨巴了一下眼睛,看了看不远处脸色冰冷的陆亭珏一眼。    陆亭珏听到陆绝竟然叫王曼妈妈,一张脸,难看到了极点。    他起身,眼神沉冷,上前将坐在王曼身上的陆绝一把抱起来。    孩子突然被陆亭珏抱走了,王曼的脸色隐隐透着一股难看。    她抖着嘴唇,叫着陆亭珏的名字道:“亭玨……你不要这个样子对小绝,他只是一个孩子……”    “我说过多少遍,不许叫她妈妈,你没有听清楚我说的话吗?”陆亭珏掐住陆绝巴掌大的脸蛋,眼神猩红冷酷道。    他不喜欢陆绝叫别的女人妈妈,因为陆绝是他和席凉茉的孩子,陆绝就算是要叫妈妈,也应该叫席凉茉,而不应该是王曼。    “爸爸……”陆绝被陆亭珏身上那股异常骇人的气息吓到了,眼泪一直在眼眶中打转,他小心翼翼的叫着陆亭珏的名字,最终不敢开口,就怕会惹怒陆亭珏。    王曼的脸色更是不好看,她怎么都没有想到,陆亭珏会这个样子对自己,几次三番在陆绝的面前说出这种话。    她难道就不可以成为陆绝的妈妈吗?明明现在陆亭珏的妻子,是她王曼啊。    “亭玨,我是你的妻子,这件事情,你忘了吗?”王曼红着眼睛,那张娇俏温婉的脸上带着一抹悲哀和痛苦。    陆亭珏冷冰冰的抬起眸子,扫了王曼一眼,面色冷然道:“离婚吧,王曼。”    王曼听到陆亭珏毫不留情的话,整个身体都僵住了。    当初陆亭珏肯和自己离婚的时候,王曼有多么开心,现在陆亭珏说出离婚的时候,王曼就有多么的绝望。    “你说什么?亭玨?我没有听清楚。”    “我当初和你结婚,只是为了想要刺激席凉茉,想要她回到我的身边,我维持着这段可笑的婚姻,我很痛苦,你也很痛苦,你应该知道,我的心里,除了席凉茉,谁都装不下。”陆亭珏淡淡的看着王曼带着泪意的眸子,眼底涌动着淡淡的阴霾和沉冷道。    “你为了刺激席凉茉,就和我结婚,你知道,我当初和你结婚,我有多么的开心?现在,你要和我离婚?陆亭珏……你现在要和我……离婚?”王曼起身,推开了身边的椅子,身形摇晃的对着陆亭珏嘶吼道。    陆亭珏冷冰冰的看着王曼,抱起陆绝,朝着楼上走去。    陆绝只能窝在陆亭珏的怀里,不敢动一下,他可以清楚的感受到,王曼和陆亭珏两人之间,有很深沉的矛盾,所以陆绝不敢动。    “陆亭珏,你想要和我离婚,然后和席凉茉在一起吗?哈哈……可惜的是,人家根本就不爱你,你的胸膛没有简桐的心脏,你觉得,她会爱上你吗?陆亭珏,她不爱你,不爱你……”    王曼一直在人前都是维持着自己端庄贤淑的气质,可是此刻的王曼,似乎再也没有办法忍受,四周的佣人,看到王曼这幅样子,一个个都低下头,不敢说话。    陆亭珏的眉眼间,透着一股骇人的戾气,他绷着脸,扭头看向了王曼。    如同刀子一般凌厉的目光,对着王曼,像是要将王曼劈开两半一样。    “王曼,你想要看看惹怒我的下场是什么?”    “我顾不上什么了,反正,我已经生不如死了。”    “妈妈……不要哭。”陆绝看到王曼慢慢蹲下身体,捂住脸颊哭泣的样子,他扭动了一下身体,顾不上害怕陆亭珏身上的寒气,跳下来,朝着王曼跑过去。    王曼抬起头,看着陆绝那张脸,明明应该憎恨陆绝的,都是席凉茉害了她,害的她这个样子痛不欲生,可是,对着陆绝,她却怎么都没有办法恨下去。    “小绝。”王曼紧紧的抱住陆绝的身体,哭了起来。    陆绝小时候,王曼是想要弄死陆绝的,可是……慢慢的,王曼发现,自己下不去手,因为这个孩子,这么漂亮,这么可爱,王曼怎么都没有办法。    “我说过,她不是你妈妈。”陆亭珏的眉头狠狠皱了皱。    他上前,一把抱起陆绝的身体,冷冰冰的丢下这句话之后,便消失在楼梯口。    王曼捂住胸口的位置,看着陆亭珏没有丝毫感情的背影,一双眼睛泛着深沉的恨意和痛苦的盯着陆亭珏的背影。    席凉茉,是你害了我,是你害了我……    我不会就这个样子算了的。    ……    “呜呜呜……爸爸为什么要这个样子对妈妈?为什么要伤害妈妈?”陆绝被陆亭珏放在床上之后,陆绝便揉着眼睛,用控诉的目光,看着陆亭珏。    “你再敢叫她一声妈妈试试看?”陆亭珏被陆绝哭的心情烦躁,抬起脚,一脚踹到了面前的桌子上,将上面的椅子,踹到在地上。    巨大的声响,吓到了陆绝,他扁嘴,不敢在哭,只是眼泪却不停地流。    看着陆绝委屈可怜的样子,陆亭珏的脑海中,不由得闪现出席凉茉的样子。    陆绝哭泣的样子,和当初的席凉茉,那么多相似。    看着陆绝这般可怜兮兮,陆亭珏深深的压下心中那股烦躁,上前一把抱住陆绝柔软的身体,轻轻的婆娑着陆绝的脸颊道:“那不是你妈妈,你妈妈不是她。”    “爸爸……撒谎……呜呜呜。”陆绝扯着嗓子,突然大哭了起来。    看着陆绝哭的这么伤心,陆亭珏又想要发火了,却只能隐忍着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