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恶狠狠的看着席凉茉的脸,恨不得扑上前,将席凉茉撕成碎片,但是,她现在只能隐忍下来。    平复了一下自己的情绪之后,王曼灵光一闪,压下心中的憎恨,突然对着席凉茉轻笑道:“席凉茉,你都没有见过自己的儿子吧?你儿子,长得还真是好看,不过……他可从来就不认识你,他叫我叫妈妈……”    席凉茉的心脏倏然一疼,她冷着脸,一双清冷的杏眸,盯着王曼看。    女人这幅不动声色的样子,像极了生气的陆亭珏。    王曼的心,不可抑止的跳了起来。    可是很快,王曼便冷静下来,她得意洋洋道:“真是可怜,你辛辛苦苦生下的儿子,竟然不叫你,你是不是应该很懊恼?”    “王曼,他就算是在怎么叫你妈妈,也不是你生的,你得意什么?”席凉茉收回了自己的思绪,嘲讽的看了王曼一眼。    席凉茉这幅油盐不进的样子,让王曼抓狂。    她从未见过这种女人,一般女人在听到自己孩子的事情,应该都会很激动的,可是,席凉茉,仿佛没有什么可以让她失控一样。    “席凉茉,你给我听清楚了,陆亭珏现在已经是我的丈夫了,要是让我知道,你还勾引陆亭珏,我绝对不会放过你。”王曼丢下这句狠话之后,便踩着细细的高跟鞋,离开来这里。    看着王曼离开的背影,席凉茉慢慢的抬起眼皮,扫了王曼的背影一眼,唇瓣勾起一抹嘲讽。    王曼这种女人,席凉茉在清楚不过了,虚张声势罢了。    她闭上眼睛,想要继续睡觉,却怎么都睡不着。    住个院而已,却遭遇这些事情,让席凉茉莫名的心烦。    ……    晚上的时候,宫殷拎着一锅的鸡汤过来看席凉茉,席凉茉喝了两口,就没有什么胃口,见席凉茉的食欲不是很好,宫殷的眉心皱了皱道:“医生说你的身体还是有些虚,你要多喝一点。”    “今天二嫂过来看我,你知道吗?”席凉茉歪着脑袋,认真的看着宫殷俊美的脸道。    宫殷的指尖动了动,他耸肩,轻笑道:“是吗?她过来了?”    “你应该看到了二嫂吧?”席凉茉眨巴了一下眼睛,轻笑道。    宫殷这幅样子,席凉茉心中明朗,宫殷只怕是今天已经看到了区静过来看她了。    “远远的看到了一眼。”宫殷没有隐瞒,大方承认道。    “宫殷,二嫂现在和我二哥,很幸福。”席凉茉认真的看着宫殷说道。    虽然宫殷以前对他们席家犯下不可饶恕的罪,但是宫殷也救了她,冤冤相报何时了,席凉茉知道,宫殷其实,并不是坏人。    “我知道。”宫殷的手指,顿了顿,他的表情,异常认真的看着席凉茉,随后继续说道:“你以为我会去打扰她和顾念泠的生活吗?我一直都知道,她的心里只有顾念泠。”    “那你……为什么……”席凉茉犹豫了一下,咬唇看着宫殷有些惆怅的脸。    宫殷一贯都是比较潇洒的,虽然现在一直躲躲藏藏生活,但是他的外在,吸引不少女人,而且他现在开了一家酒吧,生意很好,又买了那么多店铺,完全就是一个富二代,这种男人,不管在什么时候,都是散发着致命的气息,只要宫殷挥挥手,自然有一群的女人想要成文宫殷的女人。    但是,宫殷一直都没有招惹别的女人了,和以前那个肆意风流的宫殷不一样,眼前的宫殷,让席凉茉觉得有些陌生。    “暂时找不到别的女人,就只能自己一个人,你不用担心我,还是担心一下你自己吧。”    宫殷的话,让席凉茉的面上带着淡淡的窘态。    她状似听不懂宫殷的话,眨巴了一下眼睛,瞅着宫殷道:“我干嘛担心我?我又没什么大问题。”    “真的没有问题吗?你和陆亭珏?”宫殷挑眉,目光幽暗道。    听到陆亭珏的名字,席凉茉的脸色就没有这么好看了。    “小糯米,他希望你幸福。”宫殷像个大哥哥一样,轻轻的摸着席凉茉的头发,幽幽道。    简桐如果还活着的话,最希望的,只怕就是希望席凉茉幸福吧?    席凉茉垂下眼睑,看了宫殷一眼,没有说话。    “可是……我爱桐桐,我忘不记,宫殷,你知道这种痛苦,有多么的难受吗?”    宫殷怎么会不知道,喜欢一个人,究竟是一种多么痛苦地事情?尤其是你喜欢的那个人,还不喜欢你,那种锥心的疼痛,宫殷已经领教过了。    “如果你真的不喜欢陆亭珏,就放自己自由吧。”宫殷离开的时候,对席凉茉这个样子说。    席凉茉一夜都没有睡觉。    那天之后,陆亭珏也没有在出现,王曼也没有在出现了。    一直到席凉茉出院,顾念泠和席祁玥过来接席凉茉。    两人也不知道从哪里知道席凉茉住院的消息,脸色都很难看。    “大哥,二哥?你们两个……怎么会?”突然看到席祁玥和顾念泠两个人,席凉茉结结巴巴道。    “我们要是过来,你是不是打算一直瞒着我们两个人。,”席祁玥走进席凉茉,冷冰冰道。    席祁玥自从身体痊愈之后,身形便很消瘦,一直到现在都没有恢复,但是好在席祁玥的身体这些年,还是很好,席家的人,也就没有过度的担心。    “我……就是一个小感冒,没什么大问题。”席凉茉尴尬心虚的看了席祁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