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可以欺骗所有人,包括自己,却没有办法……欺骗自己的心。    或许,在和陆亭珏相处的那段时间,席凉茉便已经爱上了陆亭珏,只是,席凉茉一直都不肯承认罢了。    爱情有时候就是这么不可理喻,明明已经到来,却这个样子,悄无声息。    ……    “她……怎么样?”宫殷抬脚便要朝着电梯走去的时候,却看到了站在走廊抽烟的陆亭珏。    陆亭珏长相好,就连抽烟的动作都这么好看。    宫殷懒洋洋的走进陆亭珏,看着男人脸上带着的沉闷,意味深长道:“陆亭珏,我还以为,你离开了呢?”    “我只想要知道,她现在怎么样?”    面对着宫殷带着隐隐的调侃,陆亭珏的一双眼睛,透着淡淡的阴霾道。    “很好。”宫殷摊手,笑嘻嘻道。    看着宫殷脸上的嬉笑,陆亭珏将手中的烟蒂弹到了一边的垃圾桶,嗤笑道:“好……就可以了……好就可以……”    “陆亭珏,你想要放弃吗?”宫殷看着陆亭珏的背影,忍不住开口道。    放弃吗?    他可以不放弃吗?席凉茉不爱他,席凉茉说,你身体里,没有简桐的心脏,所以,你不是简桐,我一辈子都不会爱你……    这是席凉茉说的。    不管他怎么努力,都没有办法得到席凉茉的喜欢,因为他的身体里,没有简桐的心脏。    “我要怎么才能够得到简桐的心脏,让席凉茉爱上我?”陆亭珏慢慢的回头,看着宫殷,脸上露出一抹悲凉和苦涩的微笑。    那个高高在上的男人,此刻却像个茫然的孩童一般,这般悲伤的微笑,让宫殷的心中,充满着淡淡的复杂。    “其实……”    “帮我好好照顾她。”陆亭珏深深的看了宫殷一眼,转身消失在医院。    看着陆亭珏的背影,宫殷的眉心微微皱了皱,他就要追上陆亭珏的时候,却看到了区静的影子。    宫殷的身体,倏然一阵绷紧。    这些年,他最喜欢的女人,依旧还是区静,在也没有哪个女人,可以给他那种感觉了。    宫殷将自己的身体,躲藏在走廊一边的墙壁上,他就这个样子,安静的看着区静走过来。    区静比以前更加的漂亮成熟了,眉宇间的那股英气,却越发的醉人。    宫殷的双手,用力的握紧成拳,他想要冲上前抱住区静,哪怕会被区静讨厌都无所谓,但是……挣扎良久之后,宫殷放弃了,因为……他很清楚,区静有多么的讨厌自己。    区静不知道,宫殷就躲在暗处看着自己。    她知道席凉茉生病之后,便立刻赶过来了,在走进这个医院的时候,就感觉好像是有人在看着她。    区静扭头,身后却什么都没有,区静想,或许是她想多了,便继续朝着前面走,一直走到了席凉茉的病房。    “小糯米。”    区静进去的时候,席凉茉正看着天花板发呆,听到区静的声音,席凉茉显得有些慌张起来。    她扯了扯嘴唇,看了区静一眼,讷讷道:“二嫂,你怎么会……过来的?”    “我一个大学同学,正好是这家医院的医生,他说你今天在这里住院,你这个孩子,怎么这种事情都不告诉我?”区静比以前更加的风味犹存,大概是因为身边有顾念泠的关系,区静相比较以前,变得越发的漂亮。    席凉茉看了区静一眼,慢慢垂下眼皮,淡淡道:“只是一个小感冒罢了。”    “你还想要骗我?”区静闻言,漂亮的眉头,拧成麻花。    席凉茉想到自己是因为伤口感染住院的,那么医生肯定是将自己的情况告诉了区静,她尴尬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是谁?”见席凉茉垂下眼帘不说话,区静的一双眼睛,透着一股淡淡的犀利。    面对着区静犀利的目光,席凉茉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她只是低下头,漫不经心的拨弄着手中的病人服,摇头道:“二嫂,真的……没有谁。”    “你还想要骗我?”区静很生气,在知道席凉茉是因为什么原因受伤住院的时候,区静真的很生气,可是,席凉茉此刻的样子,似乎一点都没有将自己身上的伤放在心上,席凉茉被男人弄到住院这件事情,区静一定会调查清楚的。    “我一定会让顾念泠给你讨回公道,你放心好了,你是我们席家的小公主,任何人想要伤害你,也要问问我们。”区静绷着脸,看着席凉茉缓缓道。    席凉茉抬头,看了区静一眼,声音泛着一股淡淡的复杂和落寞道:“二嫂……我没事的,那个……人……终究是我亏欠了他。”    “是谁?是不是有简桐心脏的男人?”席凉茉之前离开京城,就是为了去找拥有简桐心脏的那个男人,后面席凉茉回来了,却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区静可以敏感的感觉到,席凉茉情绪的变化。    席凉茉没有回答区静的话,一双眼睛,却看向了窗外。    “二嫂,我自己的事情,一定会自己解决的,你和二哥,都不要插手,好不好。”    “你让我们不要插手,你……自己真的可以处理好吗?”区静看着面色泛白的席凉茉,深深的叹了一口气道。    席凉茉抿着淡色的唇瓣,没有说话。    “今天你住院的事情,我还没有和你大哥和二哥说,要是他们知道,肯定会让你现在立刻回到席家去的。”    “二嫂,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