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啧啧,就你这个个性,活该你没有办法得到小糯米的青睐。”宫殷看着陆亭珏眉眼间的暴戾之气,对着陆亭珏玩笑的笑了笑,拿出一串钥匙,将门给打开了。    “你怎么会有钥匙?”陆亭珏看到宫殷竟然能够轻易的打开席凉茉的大门,顿时炸毛,抓住宫殷的衣服,怒气冲冲,杀气腾腾的仿佛要将宫殷吞进肚子。    宫殷挑眉,看着陆亭珏这幅炸毛的样子,诡异道:“所以我说,你这种个性,也难怪得不到席凉茉的喜欢,真是可怜。”    “宫殷。”陆亭珏原本面对别人都能够冷静的对待,却不知道为何,在面对宫殷的时候,总是会被宫殷不经意的话挑衅。    宫殷看着愤怒的陆亭珏,深深的叹了一口气道:“钥匙是席凉茉给我的,我还是那句话,你要是真的喜欢席凉茉,就别伤害她,她其实……也很苦。”    “伤害她?一直被她伤害的人,明明就是我。”    陆亭珏嘲讽的松开宫殷,面上泛着淡淡的阴暗。    宫殷看了陆亭珏一眼,嘴唇嗫嚅了一下,想要说什么,最终还是归于平静。    宫殷率先往席凉茉的卧室走去,看着宫殷的动作,陆亭珏的眼底涌起一抹寒冰之气。    “我去找她,你不许进来。”    席凉茉的卧室,怎么可以让宫殷进去。    宫殷看着陆亭珏一脸紧张霸道的样子,只是觉得有些好笑。    他摊手,什么都不说,任由陆亭珏进去。    陆亭珏邪肆的看了宫殷一眼,才迈着长腿走进了席凉茉的房间。    谁知道,却看到了脸色惨白,满脸冷汗的躺在床上的席凉茉。    “席凉茉。”看到席凉茉奄奄一息的样子,陆亭珏感觉心脏像是被什么东西狠狠的掐住一样。    陆亭珏顾不上什么,朝着席凉茉扑过去,一把抱住了席凉茉的身体,用力的摇晃着席凉茉。    “怎么回事?”陆亭珏惊悚万分的声音,惊到了门口的宫殷,宫殷走进来,便看到陆亭珏抱着席凉茉的身体。    席凉茉一动不动,趴在陆亭珏的怀里。    陆亭珏像个无助的孩子一般,睁着一双茫然的眼睛,看着宫殷。    “该死的,你还愣在这里干什么?将她带到医院去。”宫殷见席凉茉这个情况不是很对劲,又看陆亭珏一副傻傻呆呆的样子,怒急攻心的对着陆亭珏怒吼了一声。    被宫殷这么一顿咆哮,陆亭珏才算是回过神,将席凉茉裹起来,抱着席凉茉,便冲出了席凉茉的房间。    看着陆亭珏失去冷静的样子,宫殷自嘲的摇头。    爱情……有时候就是这么无理取闹的,看看陆亭珏这个样子就知道了。    宫殷按了按眉心的位置,跟在了陆亭珏他们的身后。    ……    医院一阵兵荒马乱,陆亭珏抱着席凉茉,风度尽失的闯进了院长的办公室。    可怜的院长,压根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就被迫要给席凉茉整治。    院长给席凉茉看了一下,才给出结果:“席小姐身上多处软组织受伤,咳咳……那个,受到感染,才会引发高烧不退,我已经让人给她打退烧针,相信很快就会没事。”    “下去。”陆亭珏听到席凉茉没什么大问题,不由得松了一口气,挥手让院长离开。    可怜的院长,被这么一阵对待,觉得天都要塌下来了,现在还被人用这么嫌弃的目光看着。    院长离开之后,陆亭珏伸出手,轻轻的摸着席凉茉泛白薄弱的脸。    他将嘴唇,贴在席凉茉的嘴唇上,轻轻的蹭了蹭,态度亲昵而脆弱:“席凉茉,你这个狠心的女人。”    可是,就算是这个样子,陆亭珏也没有办法欺骗自己的心,他爱席凉茉,哪怕席凉茉的心里,从来就没有他的存在,他依旧……爱席凉茉。    宫殷站在病房外面,手中拎着一个精致的水果篮,他原本是要进去的,在看到陆亭珏这个样子对席凉茉之后,宫殷深深的叹了一口气,转身离开了这里。,    陆亭珏这个男人,对席凉茉其实很不错,要是陆亭珏可以和席凉茉修成正果,对于宫殷来说,也是乐见其成的,席凉茉这些年,一个人,实在是太辛苦了吧。    席凉茉做了一个梦,她梦到了自己心心念念都想要看到的简桐。    简桐就站在席凉茉不远处的位置,眉目依旧那么的温柔,他叫着席凉茉的名字。    席凉茉便要朝着简桐扑过去的时候,简桐却在这个时候消失不见,变成了一团空气。,    看着已经消失不见的简桐,席凉茉面带慌张,脸色惨白一片:“桐桐……你在哪里?桐桐。”    她挥舞着手臂,叫着简桐,陆亭珏一张脸,泛着一层一层的阴霾,他伸出手,一把抓住了席凉茉的手臂,声音沧冷鬼魅道:“席凉茉,我是陆亭珏。”    简桐……还是简桐,席凉茉的梦境里,除了简桐之外?还有谁?    陆亭珏冷嘲的笑了笑,一双眼眸,不带着丝毫的感情。    或许是陆亭珏带着冷意的声音,让席凉茉原本恍惚的大脑渐渐的回过神,她慢慢的睁开眼睛,便看到了陆亭珏俊美的脸。    席凉茉的眼底一片的茫然,似乎还没有完全看清楚一样。    陆亭珏淡漠的盯着席凉茉,冷冰冰道:“醒了?还有哪里不舒服?”    “陆……亭玨?怎么……是你?”    喉咙像是要冒火一样,特别的难受。    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