佣人围着精致漂亮的小男孩,满头大汗的哄着陆绝。    陆绝却一直哭,哭的声音还越来越大,佣人见状,头疼的不行,又不知道要怎么安慰。    “你们都出去。”陆亭珏走进来的时候,看到哭的这么伤心的陆绝,深深的叹了一口气,挥手道。    佣人看到陆亭珏回来了,也不敢在这里待下去,恭敬的对着陆亭珏行礼之后,便离开了。    陆绝看到陆亭珏回来,睁着红红的眼睛,从床上跳下来,朝着陆亭珏走过去。    陆绝一把抱住了陆亭珏的身体,将小小的脸蛋,在陆亭珏的怀里蹭了蹭。    “爸爸……爸爸去哪里了。”    “爸爸去工作了,小绝怎么哭了?不是要做一个乖孩子?”陆亭珏看着孩子红肿的眼皮,脸上的寒冰渐渐消融不少,抱起陆绝小小的身体,朝着床上走去。    将孩子放在床上之后,陆亭珏拿起一边的面巾纸,轻柔的给陆绝擦拭眼泪。    “小绝想要和爸爸吃饭,妈妈不理小绝,呜呜呜。”陆绝委屈可怜道。    听到妈妈两个字,陆亭珏的脸色倏然一冷:“不是妈妈。”    陆亭珏突然变冷的表情,让陆绝有些迷茫,他眨巴了一下眼睛,一脸茫然的看着陆亭珏。    “那个女人,不是你妈妈,听清楚没有?”陆亭珏收回了自己的脸色,用手指轻轻的摸着陆绝的脸蛋说道。    陆绝根本就不知道王曼不是自己的妈妈,他迷茫的看着生气的陆亭珏,扁着嘴巴,委屈的就要哭。    陆亭珏看到陆绝委屈可怜的样子,脑海中浮现出席凉茉的影子,刚才他做的那么过分,席凉茉的身体不知道有没有什么问题。    该死的……他为什么要担心那个女人的安危?    那个女人……从来就没有心。    “爸爸……那……小绝的妈妈,在哪里?”    陆绝看到陆亭珏的脸色变得异常难看,有些害怕的抓住陆亭珏的手指,小心翼翼道。    他以为,陆亭珏是在生自己的气,所以这么害怕。    陆亭珏摸着陆绝的头发,面色冷然道:“死了。”    陆绝不知道死是什么意思,他只是睁着那双和陆亭珏一样的眼睛,看着陆亭珏。    “乖乖睡觉。”    陆亭珏也没有打算解释什么,抱起陆绝,淡淡道。    陆绝趴在陆亭珏的怀里,用柔嫩的脸蛋,蹭了蹭陆亭珏的胸口,伸出软绵绵的手,摸着陆亭珏下巴的胡渣道:“爸爸……不要伤心,有小绝在爸爸的身边,小绝一定会好好陪着爸爸的。”    陆绝糯糯的声音,让陆亭珏的一双眼睛,透着一股淡淡的沉凝。    他深深的叹了一口气,低下头,吻着陆绝的额头道:“好,小绝要一辈子陪着爸爸,知道吗?”    “嗯,一直陪着爸爸。”    陆绝打了一个哈欠之后,很快闭上眼睛睡着了。    看到已经睡着的陆绝,陆亭珏的眼眸带着淡淡的柔和。    他轻轻的婆娑着陆绝的头发,爱怜而温柔的摩挲着。    窗外的风,格外安静的拂过窗子,带着一股淡淡的柔和。    陆亭珏陪着陆绝良久之后,才起身离开了陆绝的卧室。    他刚走出去,便看到了站在走廊的王曼,王曼手中端着一碗燕窝,看到陆亭珏出来,王曼漂亮的脸上扬起一抹娴雅温柔的微笑。    “亭玨,你饿了吗?我特意给你炖了一点燕窝。”    “王曼,我和你说过,不要和小绝说你是她妈妈这些话。”    陆亭珏从口袋摸到了香烟和打火机,点燃之后,目光犀利冷酷的对着王曼冷冰冰道。    王曼没有想到,陆亭珏会因为这件事情生气,她用力的掐住自己的手心,眼眶泛着淡淡的红光。    “亭玨,我难道说错了吗?我们已经结婚了,小绝就是我的孩子,我说我是他的妈妈,怎么了?”    王曼用力的掐住手心,看着陆亭珏说道。    陆亭珏冷冷的眯起寒眸,声音嗜血而冷酷道:“小绝除了叫席凉茉妈妈之外,没有人有资格。”    “你……你到了现在,还在想着席凉茉?”    王曼似乎被陆亭珏的话气到了,身体不由得趔趄的往后倒退一步,眼睛一直在落泪。    陆亭珏冷冰冰的看了王曼一眼,没有理会王曼,只是讥诮冷酷道:“以后要是你在说这些话,别怪我手下无情,我之所以娶你,是因为什么,你比任何都清楚。”    “亭玨。”看到扭头想要离开这里的陆亭珏,王曼再也没有办法忍受,不由得叫住了陆亭珏。    陆亭珏绷着脸,站在那里,没有转身。    王曼将手中的托盘放下之后,一步步走进陆亭珏,看着男人冷傲冰冷的背影,王曼的眼泪再也没有办法克制,缓缓的流出来。    王曼深呼吸一口气之后,上前伸出手,一把抱住了陆亭珏的腰身,将脸埋进陆亭珏的腰后。    “亭玨,你以为最喜欢的人就是我了,我不知道为什么后面变了,可是,不管如何,我都爱你,只有我,才可以一辈子陪在你的身边。”    陆亭珏垂下头,看着抱住自己腰身的手,冷淡的伸出手,将抱着自己的王曼推开。    王曼的呼吸,渐渐的变得异常微弱,她睁着眼睛,看着陆亭珏,一动不动的看着陆亭珏。    陆亭珏冷静漠然的看着王曼,没有说话,绝情的离开了这里。    “亭玨……你是我的……我是你的妻子,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