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欧阳显然没有想过席凉茉已经结婚的事情,一直以为席凉茉是单身,没有想到,现在席凉茉竟然和她说,自己有一个丈夫,也难怪吓得欧阳脸色一变。    “我只爱他一个人。”    席凉茉像是没有看到欧阳脸上震惊的表情,目光浅淡道。    欧阳看了席凉茉一眼,结结巴巴道:“凉茉,你什么时候结婚的?我……怎么……都不知道?”    “很久……很久之前了。”席凉茉的脸上透着一股淡淡的悲伤,这股悲伤,让欧阳不敢在说话了。    她总是觉得,自己好像是说错话一样,因为席凉茉的表情,莫名的让人有一种心疼的错觉。    公交车到了列润之后,席凉茉和欧阳恋人从车上下来。    欧阳特意看了席凉茉一眼,见席凉茉表情恢复常态,心下一阵慌张。    席凉茉没有在意欧阳的表情,径自朝着列润集团走进去,将自己的工作证给前台小姐看了一眼,前台小姐态度温和礼貌的询问道:“请问有预约吗?”    “我们是安然杂志社的,专门过来采访列润的总裁。”    席凉茉淡淡道。    前台小姐的脸上带着淡淡的歉意道:“非常抱歉,如果没有预约,我们……”    “丁零。”前台小姐的话还没有说完,一边的电话便已经响了。    前台小姐歉意的看了席凉茉一眼,拿起桌上的电话,便接听了。    欧阳看了前台小姐一眼,又看了看眼前气派的公司,忍不住扯着席凉茉的衣服说道:“凉茉,我看我们还是离开这里吧,列润这么大公司的老板,没有预约,肯定不让我们见,我们在想想别的办法去扑捉。”    “好。”席凉茉也有些失望,她原本只是抱着侥幸的心理,想着过来采访列润集团的总裁,他兴许和那些总裁不一样,会接受这种人物专访。    可惜的是……终究,还是让席凉茉失望罢了。    席凉茉拉着欧阳,正打算离开的时候,却被前台小姐叫住了。    “席小姐,请等一下。”    席凉茉疑惑的扭头,就连一边的欧阳也满脸疑惑的看着前台小姐。    前台小姐已经放下电话,走进席凉茉态度恭敬道:“我们总裁,请席小姐你现在上去,他愿意接受席小姐你的采访。”    “凉茉,我不是在做梦吧?”一边的欧阳,听到前台小姐的话,以为自己是在做梦,掐了自己的脸颊一眼,看向席凉茉,倒吸一口气道。    席凉茉看着欧阳脸上的表情,抿了抿唇道:“好,谢谢。”    她也没有想到,列润的总裁,竟然会答应自己的采访?这一切,还真的让席凉茉觉得非常意外。    很快,便有一个长相干练的女秘书走过来,请席凉茉上楼。    总裁的办公室在23楼,席凉茉他们到了23楼之后,那个秘书便将席凉茉请到了一个别致豪华的会议室,欧阳也想要跟着进去的时候,却被女秘书拦住了。    “很抱歉,我们总裁就只想要接受席小姐你的采访。”    “可是……我们是一起的。”欧阳一听,整张脸都黑了。    她原本就是想要看看这个列润的总裁长什么样子,现在好了,人家竟然不让她进来看一眼,简直……太可恶了。    “非常抱歉,这是总裁的命令,如果欧阳小姐你非要跟着进去,总裁便不会接受采访。”秘书一板一眼的对着眼底带着淡淡怒火的欧阳说道。    一听这个样子,欧阳虽然心有不甘,却又不想要在说什么了,她掐住手心,深呼吸一口气道:“好吧,我知道了。”    席凉茉其实心中也有些疑惑,不过,既然这是对方的条件,席凉茉也只能遵从。    她将随身的笔记本放在桌上,打开电脑之后,便安静的等着列润的总裁进来,等了许久,列润的总裁都没有过来,席凉茉的眼睛都有些迷糊了,她打了一个哈欠,差一点想要睡觉了。    一个小时过去了,列润总裁没有过来,又十分钟……    席凉茉如坐针毡,她怀疑,这个总裁是不是故意的。    席凉茉靠在身后的沙发上,原本还非常拘谨,此刻变得异常随意。    殊不知,自己的一举一动,都被不远处的监控拍摄下来了。    而此刻,坐在总裁办公室的男人,伸出手,轻轻的滑动着屏幕上越发妩媚漂亮的女人。    他们已经有五年没有见面了。    这五年来,陆亭珏没有主动的去找过席凉茉,因为他在等,等席凉茉过来找自己。    等了一年又一年,陆亭珏甚至告诉自己,席凉茉不会真的这么狠心,她一定会过来找自己,就算不是过来找自己,也会过来找陆绝。    他不相信席凉茉的心就真的像个石头,一点都不想念自己生下的儿子。    于是,便这个样子,一年又一年,终究,还是陆亭珏自己熬不住了。    他收回手,越发俊美的五官,带着淡淡的暴戾。    他将电脑合上,平复了一下自己的情绪之后,起身整理袖口,便径自走出了办公室。    席凉茉整个人都有些昏昏欲睡,她昨晚上通宵写稿子,原本就没有写好,此刻更是耸拉着眼皮,像是要立刻睡着一样。    就在席凉茉昏沉沉的趴在沙发上睡觉的时候,会议室的门被打开,随即一道沉冷而嘲讽的声音,重重的砸在席凉茉的耳膜。    “安然杂志社的人,都是这么工作的?嗯、”    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