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攰攰才漂亮、。”一边的攰攰,有些不满和傲娇的抬起下巴,主动掐着自己脸颊看着席凉茉。    席凉茉轻笑一声,蹲下身体,摸着攰攰的发顶道:“嗯,没错,攰攰也是这个样子的。”    “好了,下去吃饭吧。”    顾念泠走进来,看到攰攰和顾欧鳞都缠着席凉茉,不由得笑了笑道。    “二哥好像是变了很多。”席凉茉看到顾念泠进来,将怀中的顾欧鳞放在地上,摸着下巴,围着顾念泠转了一圈,笑嘻嘻道。    顾念泠好笑的看着席凉茉这幅带着审视的样子,伸出手,摸着席凉茉的头发,轻佻眉梢道:“嗯,变了,怎么样?喜欢吗?”    “喜欢,这个样子的二哥,变得更加有魅力了,二哥,你老实交代,在公司,是不是有很多女下属想要爬上你的床?”席凉茉促狭的对着顾念泠挤眉弄眼道。    以顾念泠的样子,肯定有很多女人想要爬上顾念泠的床吗?    区静斜睨了顾念泠一眼,哼出一口气道:“最近一个南非的女总裁,可是一直往顾氏集团跑,将顾氏集团当成给自家的后花园了。”    “真的吗?长得漂亮吗、”席凉茉闻言,一脸好奇的看着区静和顾念泠。    顾念泠头疼的搂住区静的腰肢,无奈道:“我和她没有任何关系,再说了,人家是南非那边的贵族,我一个独臂的残废,她怎么可能看得上我。”    “顾念泠。”区静炸毛的对着顾念泠怒视。    她最讨厌别人议论顾念泠的手臂了。    顾念泠的手臂,是区静一辈子最大的伤痛,她每次醒来,看到顾念泠空荡荡的手臂,都会忍不住落泪。    顾念泠原本是那么完美的男人,却遭受了这些,区静觉得心如刀绞,她心疼顾念泠遭受的一切。    “好了,我不说了,只要你不嫌弃我,就好了。”顾念泠见区静生气了,立刻讨好道。    “不许你在说自己是残废,在我的心里,顾念泠是最棒的男人。”区静靠在顾念泠的怀里,固执的看着顾念泠的脸说道。    顾念泠深深的叹了一口气,抬起手指,婆娑着区静的脸颊,幽幽道:“好,我知道的,我以后都不说这些让你难过的话,好吗?”    “嗯。”区静抿唇,轻轻的点头,当着席凉茉的面,踮起尖叫,轻轻的吻着顾念泠的薄唇。    “咳咳咳。”席凉茉看着两人纠缠的样子,捂住两个孩子的眼睛,忍不住咳嗽了一下。    这么多年没有回来,区静和顾念泠的感情一如往昔,她真的很羡慕。    如果……桐桐还在的话,说不定……她们也会这个样子恩爱的。    “好了,我们去吃饭吧。”区静面带羞涩,推着顾念泠的身体道。    顾念泠轻佻眉梢,牵着区静的手,对着抱着自己大腿的顾欧鳞道:“小欧和堂哥一起下楼,要乖乖的听话,知道吗?”    “好。”顾欧鳞眨巴着那双漂亮的绿眸,牵着攰攰的手,稚气可爱的样子,让顾念泠一颗心都软了。    吃完饭之后,席凉茉便带着攰攰和顾欧鳞两个小孩子在自家的花园乱跑。    跑累了之后,席凉茉才带着两个小家伙去洗澡。    席凉茉服侍完两个小孩子之后,便回到自己的房间,她洗澡出来,区静推开了席凉茉的房间门,看着脸上带着淡淡红晕的席凉茉,区静的眼眸,透着一股淡淡的温柔。    “还习惯吗?”    毕竟已经有三年没有回来了,区静也不知道席凉茉究竟习不习惯这里的生活。    席凉茉抬起头,看了区静一眼,轻轻的点头道:“嗯,我很习惯。”    “习惯就好,小糯米,你能够告诉我,这些年,你在什么地方吗?”    “我……其实就是到处走走,逛逛,很开心。”席凉茉心虚的看了区静一眼,扯谎道。    “开心就好,自从你走了之后,你二哥还有大哥大嫂都很担心你,看到你平安无事,我们就放心了。”    “二嫂……你和二哥在一起,开心吗、”    席凉茉放下手中干燥的毛巾,目光异常认真的凝视着区静问道。    “遇到你二哥,是我这辈子最开心的事情。”    区静紧紧的握住席凉茉的手,看着席凉茉缓缓道。    听了区静这个样子说,席凉茉的嘴角隐隐带着淡淡的苦涩,她的眼前,浮现出陆亭珏的影子,陆亭珏悲伤痛苦,甚至阴鸷的表情,还有陆亭珏背着她,在街上走的样子。    那个……骄傲的天之骄子,已经和王曼订婚了……    那个……孩子……他也会好好的对待吧?    “小糯米,你怎么了?”区静见席凉茉说话说到了一半,就没有在说话了,有些担忧的握住了席凉茉的手,忍不住叫了席凉茉一声。    听到区静的声音,席凉茉才从恍惚中回过神。    她看了区静一眼,艰难的扯了扯嘴唇,声音带着淡淡的涩然道:“没……什么,就是有些累了。”    “既然累了,就好好休息一下,我先出去了。”    “好。”    目送着区静离开之后,席凉茉将手中的毛巾放在一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缓慢的闭上了眼睛。    席凉茉就这个样子,睁着一双漂亮的大眼睛,看着头顶的天花板,安静的发呆。    她摸着自己已经变得平坦的腹部,想到了那个孩子,在肚子里的那个感觉,现在……那个孩子,已经不见了。    宝宝,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