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凉茉的肚子越来越大,她摸着肚子,经常在院子里走动,每天都去冰窖里看简桐,宫殷担心席凉茉的身体状况,不允许席凉茉去冰窖了。    毕竟席凉茉现在是孕妇,怎么可以每天去冰窖那种极寒的地方。    王曼和陆亭珏订婚的这一天,席凉茉没有去,她看到电视上奢华的排场。    陆亭珏的脸色冰冷的可怕,仿佛一块冰雕,而站在陆亭珏身边的王曼,整张脸都带着微笑,满满都是幸福。    席凉茉就这个样子看着电视上的陆亭珏,看了许久许久。    她能够感觉心脏最柔软的腹地,传来一阵尖锐的刺痛。    这种感觉……像是要将席凉茉整个人逼疯一样。    过了许久……席凉茉不想要在理会了……    她将面前的电视按掉,躺在沙发上,睁着眼睛,看着头顶的天花板。    桐桐,他和别的女人订婚了,小糯米……没有做错……对吗?    小糯米没有爱上陆亭珏,小糯米就爱简桐一个人……    女人无力而痛苦的声音,得不到任何的回应。    窗外的风,一阵一阵的,从女人的脸庞划过,带着一股难以言喻的苍白和脆弱。    ……    又是一个月,席凉茉提前生产了,经过了十二个小时的艰难生产,席凉茉生下了一个孩子,一个漂亮的男孩。    宫殷将孩子抱给席凉茉的时候,席凉茉看着被宫殷抱着的孩子,狠心的撇头道:“宫殷,麻烦你,将孩子送到陆亭珏的手中。”    “凉茉,你真的舍得吗?”    宫殷看着怀中一直在哭的孩子,深深的叹了一口气道。    孩子刚出生,席凉茉甚至不愿意看孩子一眼。    “这是陆家的孩子,我答应过陆亭珏,孩子出生会将孩子送给他的,从此,我和陆亭珏,没有任何关系。”    “好。”    宫殷目光幽幽的看着席凉茉,抱着孩子,离开了这里。    宫殷离开之后,席凉茉浑身无力,她坐在床上,静静的发呆,眼泪肆虐女人整张脸,可是,席凉茉像是没有任何知觉一样,只是怔讼的看着窗外安静的发呆,一动不动……    风微弱的吹动着,不知道,带走了谁的悲伤和痛苦。    ……    帝国,陆家。    陆亭珏变得越发的冷漠,整个别墅的人都知道。    谁都不敢触怒陆亭珏,而在陆家……席凉茉三个字,是禁忌。    曾经有人提了席凉茉的名字,便被解雇了,整个别墅的人,都战战兢兢,所有人都知道,席凉茉三个字,不可以提。    “少爷……外面……有人要找你。”    一个佣人,颤巍巍的从外面走进来,看着坐在沙发上看文件的陆亭珏,结结巴巴道。    陆亭珏的手指,狠狠一颤,他强迫自己不要理会这股颤抖,故作冷静道:“什么人?:”    席凉茉……会是你吗?    你……回来找我了吗?    如果……你和我说,你再也不会想着简桐,想要和我在一起,我……会原谅你之前做过的所有事情,所有的……    “他说,他叫宫殷。”那个佣人看着陆亭珏一眼,再次说道。    陆亭珏的手指绷紧,僵硬冰冷的屈起,过了良久之后,陆亭珏才冷淡道:“我知道了,下去。”    “哇哇哇。”两分钟之后,宫殷被请进来了,陆亭珏听到一声婴儿的啼哭声。    陆亭珏浑身僵硬,他怔怔的看着被宫殷抱在怀里一直在哭的婴儿,心猛地一跳。    “这是凉茉让我送给你的,她说,从此,你们两个人再无瓜葛。”宫殷目光幽深的将怀中柔软精致的婴儿,放在陆亭珏的怀里。    孩子似乎知道自己回到了自己亲生父亲的怀里,原本还哭闹不止,此刻却停止了哭闹,睁着一双漂亮的眼睛,盯着陆亭珏看。    陆亭珏看着怀中精致漂亮的孩子,阴森森道:“是吗?连孩子都不想要了,席凉茉果然是我见过最狠的女人。”    宫殷叹了一口气,离开了这里。    陆亭珏和席凉茉两人的事情,没有人可以插手,这是他们两人之间的事情,任何人都没有这个资格插手。    能够解决这件事情的,也只有席凉茉和陆亭珏两个人,旁人又怎么可能解决?    “少爷,小少爷我抱下去,让人过来照顾。”管家颤巍巍的上前,看着陆亭珏说道。    虽然不喜欢席凉茉,但是席凉茉好歹给陆亭珏生了一个儿子,管家自然是欢喜的。    陆家很久没有新生儿了,陆亭珏的第一个孩子,管家当然开心的不行。    “嗯。”    陆亭珏绷着脸,面色冷酷的看着抓着自己衣服的孩子,让管家带下去。    刚出生的婴儿,身体很虚弱,手也没有什么力气,可是,孩子却一直抓着陆亭珏,像是被抛弃的孩子一样。    “小少爷乖,我现在给你准备奶喝。”    管家露出异常慈祥的微笑,看着躺在陆亭珏大腿上的婴儿。    小小的孩子挥舞着手臂,咿咿呀呀的不知道在抗议什么,怎么都不肯松手。    管家小心翼翼的不敢弄伤孩子,将孩子包抱起,就要送到奶娘那边去的时候,孩子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哭泣。    “哇哇哇。”    孩子的声音很响亮,一直在哭。    陆亭珏原本冷峻的脸,因为孩子的啼哭,渐渐的变得异常温柔和挣扎。    “将孩子给我。”    最终,陆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