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这辈子不分开(席慕深慕清泠全文免费阅读) > 第566章 因为你没有简桐的心脏
    “因为我没有简桐的心脏,所以,你不要我了,对吗?》”    陆亭珏不知道用了多大的力气,才将这些话说出来。    席凉茉那双原本温柔俏皮的眼眸,此刻盛满寒冰,“是,因为你没有简桐的心脏,所以你什么都不是,你放心好了,孩子生下来之后,我会将这个孩子还给你。”    席凉茉讥诮不已的看着陆亭珏,漂亮的脸上不带着丝毫感情。    “席凉茉……你爱过我吗?”陆亭珏目光凶狠的看着席凉茉,对着席凉茉发出一声嘶哑和愤怒道。    “不爱。”席凉茉冷冰冰的扫了陆亭珏一眼,言语间,没有丝毫的温情。    “我杀了你。”陆亭珏低吼了一声,将席凉茉按在床上,他的眼睛像是烧红的煤炭,充满着恨意,席凉茉一动不动,任由陆亭珏掐着自己的脖子,盯着陆亭珏,没有一丝的表情。    “既然你这么爱他,怎么不去死?你既然这么爱简桐。”    陆亭珏的手,正在慢慢的用力,缩紧。    席凉茉甚至可以听到,自己心脏破裂的声音,那么的清楚……    席凉茉看着陆亭珏,眼泪划过了眼角的位置。    女人的眼泪,刺激了陆亭珏的心脏,他能够感觉到,自己的心脏,传来一阵尖锐的疼痛,比每一次发病都还要剧烈的疼痛。    为什么要让他爱上这个狠心的女人?为什么他要爱上席凉茉?    究竟是为什么?    “亭玨。”席凉茉以为自己马上就可以解脱了,这样,她就可以看到简桐了。    可是,东方玉出现了,他进来的时候,就看到陆亭珏满脸阴鸷的掐着席凉茉的脖子,男人的表情,阴狠甚至可怕的盯着席凉茉,像是要将席凉茉活生生掐死一样。    东方玉不知道席凉茉和陆亭珏两人发生了什么事情,只是陆亭珏这幅样子,实在是非常吓人。    陆亭珏慢慢的松开手,目光认真而痛苦扭曲的看着身下的席凉茉。    席凉茉睁着一双空洞的眸子,泪水弥漫着整张脸。    她说,陆亭珏,杀了我吧,这样我可以去找简桐了。    简桐……简桐……    席凉茉的心里,永远都装着这个男人,永远……都装着这个男人……    陆亭珏的脸色,泛着一股骇人而阴冷,他的身体,一阵趔趄的后退一步,昂藏的身体,给人一种虚弱甚至痛苦脆弱的感觉。    他看着席凉茉,突然呕出一口鲜血,满地的鲜血,触目惊心,令人惶恐。    席凉茉的一双眼睛,睁得很大很大。    她目露恐惧的看着陆亭珏,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只能恐怖僵硬的看着陆亭珏呕血。    “席凉茉,我恨你……我恨你……”    陆亭珏看着席凉茉,一字一顿,用充满着恨意的话语,对着席凉茉怒吼。    席凉茉被男人犀利而痛苦的声音刺激到了,脸色苍白。    “亭玨。”东方玉看着陆亭珏的情况不对,不断的叫着陆亭珏的名字,最终,陆亭珏不甘心的闭上眼睛,倒在了地上。    男人浑身鲜血,嘴唇透着一股妖冶诡谲的气息,一张俊脸,更是恐怖非常。    东方玉抱着陆亭珏,慌张的离开这里,席凉茉浑身无力,坐在了地上,她的眼睛,一瞬不瞬的盯着地上的鲜血,满满都是陆亭珏离开时候的那种悲伤和痛苦的表情。    陆亭珏……对不起……    一切都是我弄出来的,真的……对不起。    “凉末,你真的……一点都不爱陆亭珏吗?”    宫殷不知道何时,来到了席凉茉的身后,看着席凉茉脸色恐惧非常的样子,宫殷深深的叹了一口气,朝着席凉茉缓缓道。    席凉茉的脸色隐隐带着淡淡的恐惧和害怕。    她扭头,看向了宫殷,手指用力的握紧成拳,整个身体,不停地颤抖。    “宫殷……我……的肚子……疼。”    就在刚才,她的肚子,突然传来一阵钻心的疼痛。    这股疼痛,过于剧烈,像是要将席凉茉整个人逼疯一样,她用力的掐住手心,对着宫殷,艰难道。    “席凉茉。”宫殷一听,脸色一变,他上前,一把抱住席凉茉的身体,眼眸深沉的叫着席凉茉的名字。    席凉茉无力的靠在宫殷的怀里,断断续续的呢喃道:“宫殷……我好疼……肚子……好疼。”    “别怕,我现在马上带你去找医生。”    宫殷看着席凉茉断断续续的声音,顾不上什么,抱起席凉茉,冲出了病房。    同一时间,席凉茉和陆亭珏,又再次被送进了手术室。    东方玉的脸色发青,原本温润的俊脸,蒙上一层难以言喻的阴沉。    几个小时过去了,陆亭珏脱离了险境,东方玉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而席凉茉只是情绪过大,引起了肚子的不适,也脱离了危险。    宫殷照顾席凉茉,而东方玉,则是照顾陆亭珏。    陆亭珏醒来之后,一句话都没有说话,消瘦锐利的俊脸,透着一股淡漠浅薄的气息。    东方玉看着这个样子的陆亭珏,叹息道:“亭玨,我想,席凉茉她肯定也不是……”    “以后,不要在提起这个名字。”    陆亭珏冷漠的抬起眼皮,看了东方玉一眼,微弱而冷漠道。    东方玉听了陆亭珏格外冰冷的话语,眼底的复杂越发的浓重。    他很清楚陆亭珏的脾气,因为爱的太深,所以,没有办法承受这种背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