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凉茉空洞虚无的看着窗外,喃喃自语的对着宫殷说道。    宫殷听到席凉茉这个样子说,轻轻的点头道:“好,我知道了,我会准备好的,这种事情,也是史无前例,你要做好心理准备。”    “哪怕只有百分之一的几率,我也不会放弃的。”席凉茉脸上透着一股骇人的寒气,冰冷固执道。    对于席凉茉的坚持,宫殷又怎么会不清楚?现在的他,除了叹息之外,似乎什么事情都做不了。    “听说,你怀孕了?”宫殷就算是在京城,消息还是很灵通,席凉茉怀孕的事情,宫殷早就知道了。    席凉茉低下头,看着自己微微隆起的肚子,没有刻意的隐瞒,微微点头道::“是,已经三个月了。”    “你……对他,就没有一点感情吗?”    “为了补偿,所以……我怀他的孩子,算是……补偿给他的,我相信,桐桐不会嫌弃我的。”    席凉茉扯了扯僵硬的唇角,脑海中闪现出陆亭珏那张脸,他温柔的样子,傲娇的样子,甚至吃醋和生气的样子。    陆亭珏……对不起,为了桐桐,我只能这个样子伤害你,对不起……    席凉茉和宫殷通完电话之后,刚放下电话,转身想要下楼喝点汤,便看到了靠在门框上,不知道看了自己多久的陆亭珏。    男人一双眼睛,漆黑深沉的盯着席凉茉,瞳孔泛着泼墨一般的黑色,特别的吸引人。    席凉茉被陆亭珏眼底的光芒震慑到了,整个身体都绷紧的厉害。    她的手指,因为僵硬的关系,屈起,一双眼睛,也不敢看陆亭珏。    陆亭珏……是不是都听到了?    如果……是这个样子的话,那么……    就在席凉茉心思百转的时候,陆亭珏大步上前,一把抱住了席凉茉纤细的身体,将女人紧紧的抱在自己的怀里。    席凉茉的身体,不可抑止的微微颤了颤。    “席凉茉……我已经和王家说清楚了,我和王曼解除婚约,我们两人结婚,好不好?”    陆亭珏声音沉沉的朝着席凉茉,呢喃道。    席凉茉的眼睛,透着一股淡淡的红色,她抬起手,无力的抱住陆亭珏的腰身道:“好。”    只要是陆亭珏要求的,席凉茉都会答应……    因为她欠了陆亭珏的,必须要还。    “我妈马上就会回帝国这边,倒时候,她肯定会喜欢你的。”    陆亭珏听到席凉茉说好,一双眼睛满是亮光,就像个得到自己心爱玩具的孩童一般。    席凉茉依旧记得,初见陆亭珏的时候,陆亭珏给她一种高贵冷漠的气息,可是现在的陆亭珏,却给席凉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这种感觉,很微妙……    “孩子今天闹你了吗?”    陆亭珏深深的看着席凉茉娇俏漂亮的脸,将手放在席凉茉的肚子上,轻轻的摸着席凉茉的肚子,温柔道。    席凉茉看了陆亭珏一眼,微微的点头道:“嗯……很乖,真的很乖。”    陆亭珏闻言,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他要是敢不乖,看我怎么收拾他。”    陆亭珏用一种凶狠的语气看着席凉茉的肚子,可是表情却是前所未有的温柔。    “等下我带你出去吃饭,吃完饭,我们去看电影,然后去散步。”    “好。”    席凉茉目光柔柔的看着陆亭珏,不管陆亭珏说什么,席凉茉都说好。    陆亭珏捧着席凉茉的脸,一双眼睛,格外认真的凝视着席凉茉,声音嘶哑而低沉道:“席凉茉,你爱我吗?”    “爱。”    席凉茉毫不犹豫的对着陆亭珏说道。    “我爱你,席凉茉,我真的爱你,所以,你不要离开我,你想要什么,我都会给你,什么都会给你。”    陆亭珏呢喃的捧着席凉茉的头,靠近席凉茉的嘴唇,亲吻着席凉茉的嘴角。    男人的动作,异常的温柔,刺激了席凉茉的心脏。    席凉茉的眼泪,差一点便流出来了。    可是很快,便被席凉茉给隐藏了起来。    陆亭珏,你是不是知道一些什么?就算是知道,你还是假装不知道吗?    陆亭珏……你怎么可以这个样子?怎么可以……    席凉茉慢慢的闭上眼睛,艰涩难当的深呼吸一口气。    两人在房间耳鬓厮磨了一番之后,见时间差不多了,陆亭珏便带着席凉茉出门。    他们两人先去了一家意大利餐厅,吃完饭,陆亭珏便牵着席凉茉的手,去电影城看电影。    席凉茉对于电影其实不怎么喜欢,她靠在陆亭珏的怀里,听着陆亭珏的心跳声,扑通扑通。    就像是在告诉席凉茉,他还活着一样。    桐桐……他是一个好人,小糯米是一个坏女人,小糯米要伤害这个男人。    “怎么哭了?不喜欢看这个电影?”陆亭珏像是感应到了席凉茉的心情一样,他低下头,看到席凉茉颊边的泪水,眼眸微微暗了暗,伸出手,将席凉茉脸上的眼泪擦干净,皱眉道。    席凉茉近乎狼狈的摇头,深深的吸了吸鼻子,声音艰涩难当道:“只是被感动了而已。”    “小傻瓜,不许哭,我也可以和里面的男主角一样,为了你,什么都不要。”    陆亭珏很少会说甜言蜜语,可是,他一辈子的甜言蜜语,仿佛都给了席凉茉。    席凉茉眨巴了一下眼睛,看了陆亭珏一眼,微微点头道:“嗯……我……知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