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回事?凉末之前不是还好好的吗?究竟发生什么事情了?”东方玉和陆亭珏两人坐在医院的长椅上,两人看着检查室那边,东方玉扭头,看着面色阴郁可怕的陆亭珏,忍不住开口问道。    “我也不知道,她突然就很难受,还一直吐,我也不知道究竟怎么回事。”陆亭珏脸色阴沉沉,异常可怕,见陆亭珏也很担心席凉茉现在的情况,东方玉眉心微微皱了皱,最终没有说什么。    十分钟之后,席凉茉便被医生扶着出来,陆亭珏和东方玉两个人,立刻上前。    那个医生看到陆亭珏之后,立刻恭敬道:“陆总,席小姐没什么大碍,只是怀孕罢了,偶尔会出现妊娠反应。”    怀孕两个字,重重的劈在陆亭珏和东方玉的身上,东方玉只是睁大眼睛,随后一脸落寞和释然,而陆亭珏则是傻傻的看着医生,似乎没有从医生说的话中反应过来。    席凉茉低下头,看着自己的肚子,脸上看不出究竟是欣喜,还是难过。    “你……在说一遍。”陆亭珏带着些许小心翼翼,又不敢相信的看着医生继续问道。    医生见陆亭珏这个样子,便耐着性子,再度重复了一遍。    “席小姐已经怀孕一个多月了,这些日子,一定要小心的保护好席小姐肚子里的孩子。”    医生说完,便看着陆亭珏,等着陆亭珏下一句的话。    陆亭珏扭头,看向了席凉茉的肚皮,傻乎乎道:“她这里有一个孩子。”    东方玉见陆亭珏一向精明现在却变得这么痴傻,忍不住笑了出来。    “亭玨,你没有听错,这里有一个孩子。”    “孩子,是我和席凉茉的孩子,我要当爸爸了?我要当爸爸了。”    陆亭珏的情绪异常激动,他围着席凉茉转,看着席凉茉的肚子,一会开心的笑起来,一会拧眉。    陆亭珏这幅样子,让东方玉一阵好笑,也让一边的席凉茉忍不住笑了起来。    “陆亭珏,你不要在转了,我都要晕了。”    “哪里不舒服?”陆亭珏一听,紧张兮兮的抱着席凉茉的身体,眼巴巴道。    席凉茉没有见过陆亭珏这么可爱的样子,见陆亭珏露出这么憨傻的表情,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我想要回去了,你扶我回去吧。”    席凉茉低笑一声,对着陆亭珏道。    陆亭珏小心翼翼的扶着席凉茉离开医院,而东方玉跟在两人身后,看着陆亭珏对席凉茉嘘寒问暖的样子,一双眸子,泛着淡淡的苦涩和温柔。    席凉茉怀孕了,应该会一辈子留在陆亭珏的身边,和陆亭珏在一起,再也不会喜欢别的男人,也不会想着那个已经死掉的男人吧?    如果陆亭珏知道这一切的话,或许,真的会承受不住吧?    ……    自从知道席凉茉怀孕开始,陆亭珏便开启了宠妻模式了。    他不仅将工作都搬到别墅,还每天都跟着席凉茉,基本上,席凉茉去什么地方,陆亭珏便跟着席凉茉去什么地方,就连席凉茉去厕所也不例外。    比如……    “陆亭珏,你跟着我做什么?”    席凉茉刚进厕所,便发现陆亭珏也跟着自己进来,席凉茉一张脸黑了一半,忍不住对着陆亭珏呵斥道。    “我怕你会动了胎气,我给你提裤子,别怕。”陆亭珏看着席凉茉的肚子,一本正经道。    男人一本正经的话,差一点将席凉茉气晕过去。    席凉茉深呼吸一口气,隐忍着想要一巴掌拍过去的冲动,咬牙道:“我不需要,你现在马上给我离开,我要上厕所。”    “你身上有哪里我没有见过吗?”陆亭珏对于席凉茉将自己赶出去的举动非常不满,忍不住对着席凉茉嘀咕了一声。    席凉茉听了陆亭珏的嘀咕之后,脸色再次黑了半分。    她一巴掌扇到陆亭珏的脸上,气呼呼道:“陆亭珏,你混蛋,出去。”    陆亭珏捂住自己的脸,却没有生气,只是像个絮絮叨叨的老太婆一般,对着席凉茉嘱咐道:“好,我出去,你不要生气,万一要是伤到我们的儿子怎么办。”    席凉茉招架不住这个样子的陆亭珏,差一点昏过去。    她在想,是不是每个男人有孩子都会变成白痴?当年妈妈怀孕的时候,爸爸是不是也是一脸白痴样?    想到冷峻邪魅的席慕深,会露出这种白痴的表情,席凉茉不由一阵恶寒起来。    她爸爸才不会露出这种白痴的表情,绝对不会……    席凉茉一个星期要产检一次,为了保证肚子里的孩子的健康,陆亭珏便将手中的工作都放下,陪着席凉茉去医院产检,看着孩子一点一点长大的时候,陆亭珏很开心,每天晚上都摸着席凉茉的肚子,乐呵呵的。    席凉茉看着陆亭珏这幅样子,心口的位置,带着一股淡淡的难受。    她用力的掐住手心,计算着日子,心情越发的压抑。    在席凉茉怀孕三个月的时候,陆亭珏便去了王家。    陆亭珏许久没有过来王家,王曼知道陆亭珏过来之后,一脸兴奋,精心打扮了一下,便从楼上下来,谁知道,刚从楼上下来,便听到陆亭珏对自己的父母说,要求解除婚约。    王曼和陆亭珏两人的婚事,是之前长辈决定的,毕竟两人青梅竹马,而陆亭珏也喜欢王曼,两人更是天作之合。    现在陆亭珏突然提出要解除婚约,王父王母自然也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