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到手术室的门被打开之后,医生说陆亭珏只是情绪太激动才会昏迷过去,已经没有什么问题了。    席凉茉问医生,不是已经换了心脏吗?为什么……还会经常复发。    医生看了席凉茉一眼,没有回答席凉茉的问题,只是看向了东方玉。    “你们先下去吧,我会好好照顾亭玨的。”东方玉挥手,让医生离开。    医生离开之后,东方玉目光温和的对着席凉茉安慰道:“别怕,亭玨没事了。”    “我知道。”席凉茉回过神,看着东方玉,眼睑的位置,带着淡淡的泪意。    看着席凉茉眼角的泪水,东方玉的一双眼眸,也蒙上淡淡的悲伤。    席凉茉没有说话,只是盯着病床上的陆亭珏发呆。    她不懂,为什么陆亭珏会时不时的发作?明明心脏已经换了,明明简桐的心脏是好的,为什么……陆亭珏总是会发作?席凉茉真的不知道?    “为什么……总是会发作……究竟是为什么?”    席凉茉喃喃自语的看着东方玉,一双带着泪意的眸子,满是薄雾的看着东方玉。    东方玉看着席凉茉眼睑隐隐带着的泪水,深深的叹了一口气,伸出手,将席凉茉眼睑下的泪水擦干净,无奈的摇头道:“可能是最近亭玨的情绪很不稳定,才会复发的,你不要这么担心,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席凉茉哽咽了一声,一双迷离的眼睛,在看着陆亭珏的时候,更是充满着痛苦和悲伤。    东方玉陪了席凉茉一些时间之后,便离开了,徒留下席凉茉一个人。    席凉茉伸出手,轻轻的摸着陆亭珏心脏的位置,眼睛眨巴了一下之后,便将一张脸,贴在了陆亭珏的胸口的位置。    她还可以听到陆亭珏心跳的声音,那么的强硬,扑通扑通的声音。    席凉茉缓慢的闭上眼睛,艰涩难当的笑了笑,狼狈而悲伤的将眼底的泪水擦干净。    桐桐,我马上带你回去,好不好?我们马上回家。    她想,简桐肯定是等不及了,他一个人,那么寂寞的躺在那么孤单无助的地方,简桐肯定很难受。    ……    “大哥的身体已经正在慢慢恢复了。”    顾念泠坐在区静的身边,轻轻的拥着区静的身体道。    区静咬唇,看了顾念泠一眼,点头道:“没事就好,大哥现在和大嫂在那边,也会很幸福的,有大嫂陪着大哥,大哥想必心里也很开心。”    “小糯米最近有打电话过来吗?”    顾念泠听了之后,眸色暗沉下来,盯着区静问道。    席祁玥被龙然带到了意大利去治疗了,苏纤芮自然是跟着席祁玥一起过去了,而攰攰则是留在这里,毕竟攰攰已经长大了,不再是那个一直粘着爸妈的孩子了。    “没有,最近小糯米,没有给我打过电话。”    想到小糯米,区静的眉眼间,隐隐带着淡淡的惆怅。    她也很想念席凉茉,想要席凉茉回来。    “她开心就好吧。”顾念泠淡淡的笑了笑,拉着区静起身回房。    “念泠,我们要不要,在去派人将小糯米找回来?大哥现在已经没事了,等大哥平安回到京城,要是小糯米也在京城的话,我相信大哥肯定会更加开心。”    “我会让人去安排的,你不必担心。”顾念泠眼眸微微幽深了些许,轻轻的捏了捏区静的手心道。    听顾念泠这个样子说,就算是区静此刻有多么的担心,也只好点头。    毕竟席凉茉很会躲藏,顾念泠之前派了很多人,都没有找到席凉茉的下落。    帝国医院内。    席凉茉被一阵轻柔的触感惊醒了,她睁开眸子,便看到了将手放在自己脸上的陆亭珏。    席凉茉看到陆亭珏睁开眼睛,脸上绽放出淡淡的微笑,伸出手紧紧的抓住陆亭珏的手,声音嘶哑而颤抖的叫着陆亭珏的名字:“陆亭珏,你醒了?”    陆亭珏看着席凉茉,一个字都没有说,嘴唇动了动,俊美的脸上带着淡淡的苍白色。    “还难受吗?要吃东西吗?”见陆亭珏一瞬不瞬的盯着自己看,席凉茉心中一阵的忧虑,忍不住继续问道。    席凉茉起身,便要去给陆亭珏倒水,陆亭珏眼底带着淡淡的慌张,他抓住席凉茉的手腕,那么用力的抓着,仿佛自己要是松开,席凉茉便会离开自己一样。    席凉茉看着陆亭珏这个样子,顿觉一阵好笑,她伸出手,轻轻的拍着陆亭珏的手背,温和安抚道:“我只是给你倒水,不会走。”    陆亭珏这才慢慢松开席凉茉的手。    席凉茉给陆亭珏倒了一杯水之后,放在陆亭珏的面前,陆亭珏蹙眉,淡淡的喝了一口之后,便朝着席凉茉摇头。    席凉茉见陆亭珏不想要喝了,才将杯子放在一边。    “席凉茉……你说的话……是真的吗?”    陆亭珏固执的看着席凉茉,嗓音带着淡淡的嘶哑和艰涩,一双凤眸,却凝视着席凉茉。    看着陆亭珏认真的眼睛,席凉茉心脏猛地一颤。    她微微的点头,靠近陆亭珏的唇瓣,吻着男人带着些许苍白的嘴唇道:“是真的……我是认真的。”    陆亭珏听席凉茉这个样子说,脸上露出格外温柔的表情。    “你答应了,就不可以反悔,知道吗?”    席凉茉看着陆亭珏,莫名的不知道要说什么话。    她会遭到天谴吧?她这个样子欺骗陆亭珏,一定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