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曼恣肆的欣赏着席凉茉此刻的样子,看着席凉茉脸上的惨白和慌张,她笑得越发的温柔。    王曼笑得越温柔,便让席凉茉越发觉得冰冷。    “亭玨一定会很快知道的,我已经整理好一切的证据,交给陆亭珏看,看了那些证据之后,你以为,你还有机会待在帝国?你要是识趣的话,就自己一个人离开这里,要不然……我不会放过你的,听到没有。”    席凉茉的唇瓣,冰冷了几分,她浑身僵硬,漆黑的杏眸更是蒙上一层淡淡的寒霜看着王曼,王曼这个样子,像是要嗜血的恶魔一样,特别的诡异甚至吓人,这个样子的王曼,令人害怕。    “曼曼,你们在做什么?”    就在两人互相对视的时候,门口传来了陆亭珏沉沉的声音。    骤然听到陆亭珏沉沉的声音,席凉茉的后背不由得一颤,而王曼,则是笑靥如花的松开了席凉茉的手,朝着门口走进的陆亭珏走去。    “亭玨,你回来了,我今天有些无聊,便过来和席小姐聊聊天。”    陆亭珏淡淡的扫了像是雕像一般的席凉茉,将目光看向了王曼,声音透着些许暗沉道;“这样啊?我让阿哲先送你回去吧,我有事情要和席凉茉说。”    王曼一听,眼珠子微微转了转,面色沉冷和鬼魅的看了席凉茉一眼之后,点头离开了这里。    王曼离开,席凉茉的身体依旧绷紧的厉害,她的脸色,白的仿若透明一般,苍白的肤色,给人一种非常虚弱的感觉。    陆亭珏目光幽深的看着席凉茉,迈着双腿,朝着席凉茉走过去。    “怎么浑身冰冷?刚才曼曼和你说什么?”    陆亭珏走进席凉茉之后,随意的伸出手,抓住了席凉茉的双手,抱着席凉茉,目光泛着淡淡的光芒道。    席凉茉被陆亭珏的触碰刺激到了身体,脸色微微一僵,声音带着些许嘶哑和惶恐道:“没……就是……聊一些有趣的事情。”    “有趣的事情?我怎么不知道?最近有发生什么很有趣的事情吗?”    陆亭珏懒洋洋的把玩着席凉茉的长发,状似不理解的看着席凉茉问道。    席凉茉被陆亭珏的话刺激到了,脸色微微僵了僵。    她干巴巴的看了陆亭珏一眼,极力的克制自己心中的那股慌张和害怕,讷讷道:“我身体……有些不舒服,想要上楼去休息一下。”    “需要我叫医生过来吗?”陆亭珏深深的看着席凉茉,淡淡的问道。    “不……不用了,我只是累了,没什么……大问题。”    席凉茉艰涩的扯着嘴唇,对着陆亭珏说了一声之后,慌张的离开了这里。    看着席凉茉落荒而逃的背影,陆亭珏的一双眸子,倏然阴暗下来。    男人的双手,用力的握紧成拳,五官绷紧而沉冷的可怕。    阿哲将调查到席凉茉的信息高速了陆亭珏之后,陆亭珏觉得自己的心像是被人狠狠打了一拳。    这种疼痛,陆亭珏以前从未尝试过。    ……    桐桐……桐桐……你别怕,我马上就带你回家,马上就带你回家。    深夜,席凉茉睁开眼睛,看着抱着自己睡觉的陆亭珏。    男人双目紧闭,原本俊美的五官,在此刻,显得异常的平和。    他的嘴唇,抿成一条直线,看起来格外的冰冷。    席凉茉深深的看着陆亭珏脸上的表情,伸出手,轻轻的摸着陆亭珏的五官,最终,女人的手,慢慢的往下,摸到了陆亭珏心脏的位置。    陆亭珏的心脏,一直在跳,很有力度的在跳动着。    就像是在告诉席凉茉,他还活着。    简桐还活着,他马上就可以活了。    席凉茉的眸子,带着淡淡的迷茫,她趴在陆亭珏的怀里,想到陆亭珏对她的好,席凉茉的内心充满着挣扎。    陆亭珏,你别怪我,是你不好,你将桐桐的心脏带走了,是你不好……    席凉茉艰涩的笑了笑,眼泪不由自主的顺着女人苍白的脸颊,慢慢的流下来。    第二天,席凉茉和陆亭珏两人相处的气氛,似乎变得很古怪的样子。    席凉茉长时间都不说话,陆亭珏也不说话,两人就这个样子相顾无言的吃饭。    吃完饭之后,陆亭珏起身去上班,席凉茉只是坐在位置上,看着陆亭珏的背影发呆。    陆亭珏走到了门口的时候,像是想到什么一样,扭头看向了席凉茉。    “想要去我的公司打发时间吗?”    席凉茉自从和陆亭珏在一起开始,便什么地方都不去,一贯都是待在别墅里,没事就摆弄一下花花草草,要不然就是上上网什么。    陆亭珏担心席凉茉在这个样子下去,会闷出病来,不由得对着席凉茉这个样子问道。    席凉茉怔讼的看着男人英俊好看的五官,声音透着淡淡的嘶哑道:“好。”    听席凉茉这个样子说,陆亭珏的眼眸,微微带着些许沉凝。    “走吧,我们一起去公司。”    陆亭珏对着席凉茉伸出手,温和道。    男人没有了以往的那种冷漠,这个样子的陆亭珏,让席凉茉觉得非常的开心。    她咬唇,看着陆亭珏,起身握住了陆亭珏的手。    男人手中的温度,传递过来,让席凉茉整颗心,都不由自主的颤动起来。    “席凉茉,我喜欢你。”陆亭珏看着席凉茉乖巧的样子,情动的搂着席凉茉的身体,低下头,亲吻着席凉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