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亭珏像是没有看到那些人的目光一样,只是拖着席凉茉的身体,对着席凉茉说道:“要去哪里。”    “一直……走,一直走。”席凉茉的双手紧紧的抱住陆亭珏的脖子,听到陆亭珏的话之后,只是喃喃自语道。    她好想要,就这个样子,永远的和陆亭珏一辈子走下去,一辈子这个样子走……    桐桐,我离你这么近,你听到我的声音了吗?    你别怕,很快你就会活过来了,很快了……    两人的影子,在灯光下,越来越长,那么的好看。    而在两人不远处的位置,一辆车子,一直跟着席凉茉和陆亭珏。    看着陆亭珏对席凉茉这种纵容,车上的女人,露出一抹骇人的寒气,整张脸都变得扭曲甚至狰狞。    陆亭珏竟然对席凉茉这么纵容,王曼从未见过陆亭珏露出这么放松宠溺的表情,从来没有。    可是现在,陆亭珏却对着席凉茉露出这种纵容的表情,王曼的心情怎么可能好的了?    席凉茉绝对不可以继续留着,绝对不可以……    ……    一个月就这个样子平静的度过了,陆亭珏发现自己似乎越发的喜欢席凉茉,脑子里每天想的最多的,就是席凉茉。    “回神了。”东方玉好笑的用手在陆亭珏的眼前晃动了一下,俊逸的脸上带着淡淡好笑的看着陆亭珏。    陆亭珏尴尬的回过神,故作镇定道:“我让你给我预留的项链,你有给我预留吗?”    “已经带过来了,你看看。”东方玉拿出一个精致的盒子,递给陆亭珏。    陆亭珏打开盒子看了一眼,看到里面安静的躺着的项链之后,男人的眼底,泛着淡淡的温柔。    他用手,轻轻的婆娑着眼前的项链,眼前不由得浮现出席凉茉那张娇俏好看的脸,这条项链是陆亭珏让东方玉去迪拜的时候拍下的项链,陆亭珏也不知道,席凉茉究竟喜不喜欢这个项链。    “亭玨,这个项链,你是送给曼曼的吗?》”东方玉皱眉,看着陆亭珏意味深长道。    东方玉这个样子说,其实是在提醒陆亭珏。    陆亭珏却像是没有听出东方玉的言外之意一般,淡漠的摇头道:“不……这个项链,是我要送给席凉茉的。”    东方玉一听,原本俊逸的脸,微微暗沉了下来。    “亭玨,你马上就要和曼曼结婚了,你现在……似乎……”    东方玉虽然不怎么喜欢王曼,但是陆亭珏已经快要和王曼结婚了,现在陆亭珏却这么在乎席凉茉,让东方玉有些担忧。    “东方,我……想要和曼曼解除婚约。”    “你说什么。”陆亭珏的话,让东方玉震慑到了,他从沙发上起身,目光犀利的看着陆亭珏。    他没有想到,陆亭珏竟然真的会为了席凉茉,和王曼解除婚约?    王曼是陆亭珏的什么人?从小的青梅竹马。    陆亭珏可以和很多女人在一起,却只是玩玩,从来不会对除了王曼意外的人认真,现在陆亭珏竟然说,要和王曼解除婚约,也难怪东方玉的表情会这么难看。    “我……爱上了席凉茉。”陆亭珏紧紧的盯着东方玉,眼底没有丝毫的退让。    陆亭珏就是这么一个男人,不管做什么事情,都不喜欢拖泥带水,都会说出来。    东方玉的眉眼间,透着一股忧虑和暗淡:“亭玨,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曼曼和你的婚事,是两个家族的事情,你们两个人,从小就订婚,你现在这个样子说,要是曼曼听到,只怕……”    “我会和王家那边交代的。”陆亭珏淡漠的看着东方玉,幽幽道。    “你真的想要和席凉茉在一起吗?”东方玉有很大程度上,喜欢陆亭珏这种不拖泥带水的性格,只要是陆亭珏想要做的,他便不计后果的会去做,这就是陆亭珏。    “嗯,我想要和她在一起,东方,你知道吗?我从未尝试过这种感觉,为了一个女人,会难过,会幸福,会笑,会生气,这种感觉,我只有在席凉茉的身上才会有。”陆亭珏扬起脸,原本就俊美好看的五官,在此刻,竟然显得格外的温柔。    东方玉看着陆亭珏脸上的表情,心下一阵复杂,他早就看出陆亭珏对席凉茉的感情不简单,没有想到,陆亭珏会真的为了席凉茉,伤害王曼。    “那么,曼曼呢?”以前陆亭珏最心疼王曼了,现在的陆亭珏,似乎对王曼没有一点的感情。    “我只能对不起她了。”    陆亭珏的脸色,微微暗沉下来,深深的看了东方玉一眼道。    东方玉无奈的摇头:“亭玨,你有没有想过,曼曼不会答应的,她这么爱你,要是你和她解除婚约,我担心曼曼会活不下去。”    “就算是对不起也没有办法,我喜欢席凉茉,我想要和席凉茉在一起。”    “你了解席凉茉吗?”东方玉见陆亭珏一脸坚持的样子,忍不住开口问道。    陆亭珏闻言,怔讼的看着东方玉,似乎不明白东方玉在说什么。    东方玉凝视着陆亭珏,淡淡道:“你了解席凉茉吗?席凉茉在京城是名门望族,大哥是席氏集团的总裁,二哥是顾氏集团的总裁,两人的父亲在京城都是举足轻重的地位,她是席家最小的公主,却没有待在京城,跑到这么远的帝国,成为你的女人,还说喜欢你,你就没有一点怀疑。”    虽然东方玉也不想要怀疑席凉茉,但是席凉茉做出的事情,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