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边的管家,看到陆亭珏对席凉茉这么的纵容,一张老脸不由得黑了一半。    他犹豫了一下,想要提醒陆亭珏,王曼还等着他回复,王曼的声音,再次从电话那端传来。    王曼等了陆亭珏许久,都没有等到陆亭珏再次开口,忍不住紧张的问道:“亭玨,你怎么了?为什么不说话?”    陆亭珏听到王曼的声音,原本升起的火热,才渐渐的压制住,他邪肆的扫了席凉茉一眼之后,扣住席凉茉的腰肢,眉梢带着邪肆的气息,朝着电话那端的王曼说道:“曼曼,我还有事情要处理,就这个样子吧。”    说完,陆亭珏便将电话重重的挂断了。    另一边,王曼看着已经被挂断的电话,那张漂亮的脸上,泛着淡淡的寒气。    她刚才,听到了电话那端,传来了女人微微的喘息声,女人对于这种声音,一直都是比男人还要的敏感,刚才陆亭珏根本就不是在公司,而是……和女人在一起?    要说起女人,陆亭珏身边只有一个席凉茉,自从遇到这个女人,陆亭珏身边就没有出现别的女人了。    席凉茉……你这个贱人,你敢破坏我和陆亭珏,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    陆亭珏挂断了王曼的电话之后,挑起席凉茉的下巴,目光幽深的对着席凉茉问道:“是要回房间,还是出去玩?嗯?”    男人的话非常明显,眼底的火热,让席凉茉浑身燥热起来。    她无奈的撑着陆亭珏的胸膛,白了陆亭珏一眼,哼道:“出去。”    她才不会这么傻,和陆亭珏去房间,去了房间,那还的了?陆亭珏这个混蛋的精力好的不像是人,要是和陆亭珏去了房间,席凉茉只怕不能够从房间出来。    想到这里,席凉茉不由得抖了抖身体。    管家见陆亭珏要带着席凉茉出去,立刻恭敬道、;“少爷,你许久没有陪着王小姐了,不如今天……:”    “管家。”陆亭珏抬起眸子,淡淡的打断了管家。    管家被陆亭珏脸上的冰冷吓到了,身体忍不住再度狠狠一颤。    他在陆家那么长时间,一直都伺候陆亭珏,对于陆亭珏的脾气,管家自然是很清楚。    陆亭珏露出这种表情,是生气了。    “我要做什么事情,不需要你指手画脚,你只需要将自己的工作做好,就可以,明白了吗?”    陆亭珏淡漠的掀起唇瓣,扫了管家一眼,眉眼之中,带着淡漠的寒气。    管家被陆亭珏身上那股骇人的寒气震慑到了,垂下脑袋,不敢在说话了。    “走吧。”陆亭珏凉凉的看了战战兢兢不敢在说话的管家一起,牵着席凉茉的手,朝着门口走去。    席凉茉抿唇,看了管家一眼,管家抬起头,看向了席凉茉。    那双眼睛,充满着犀利,像是要将席凉茉生吞一样。    在管家的心里,席凉茉就是一个祸水,她的存在,会蛊惑陆亭珏。    席凉茉绷着脸,面无表情的扫了管家一眼之后,便没有在理会管家,牵着陆亭珏的手,离开这里。    陆亭珏带着席凉茉离开别墅没有多久,王曼的车子便过来了。    看到王曼过来,管家带着笑脸赏脸,恭敬道:“王小姐,你怎么过来也不提前和我说一下。”    “亭玨不在这里?”王曼扫了整个别墅一眼,见陆亭珏果然没有在这里,小脸带着淡淡的暗淡之色。    管家迟疑了一下,看了王曼一眼之后,点头道;“少爷……刚离开没有多久。”    “最近亭玨的工作很忙吗、”听管家说陆亭珏刚离开,王曼坐在一边,看着管家道。    管家一心向着王曼,想要王曼和陆亭珏快点结婚,这些,王曼都是知道的,所以要打听陆亭珏的去向,问管家是最好不过了。    “是……是。”管家支支吾吾的点点头,言辞闪烁,眉眼间还带着淡淡的心虚。    王曼不是傻子,一眼就看穿了管家在说谎。    她绷着脸,用力的握紧拳头,对着管家冷冷道:“亭玨不是去公司了对不对?”    管家一听,心猛地一颤,头越发用力的低垂着,愣是一句话都不敢说出来。    见管家不敢说话,王曼的脸色再次变得难看到了极点。    她用力的掐住手心,冷冰冰道:“管家,亭玨是不是和席凉茉在一起。”    “是。”管家最终,不敢在欺骗王曼,便将陆亭珏带着席凉茉出去逛街的事情告诉了王曼。    王曼听完之后,脸色难看到极点,手一直握紧,怎么都没有松开。    不知道过了多久,王曼才淡漠道:“我知道了,我先回去了。”    “王小姐,你放心好了,能够配得上少爷的人,只有你一个人,席凉茉只是一个来历不明的女人,自然是配不上少爷的。”    管家担心王曼会误会陆亭珏,忙不失迭劝说道。    “我和陆亭珏从小青梅竹马,而且,亭玨只会娶我,席凉茉不过就是亭玨消遣的玩物罢了,我自然很清楚,她配不上陆亭珏。”    王曼勾唇,目光沉冷而犀利的看着管家。    管家立刻说是。    王曼离开之后,管家绷着一张脸,拿着手机,回了自己的房间。    他绝对不会让这么一个来历不明的女人,破坏陆亭珏和王曼两人的关系。    ……    陆亭珏第一次有这种体验,和女人逛街吃东西,以前陆亭珏带着女人,不是去高档的娱乐城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