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对王曼以前的感情,原来,一直都不是喜欢,可笑的是,陆亭珏到了现在,才知道,那种,根本就不是喜欢。    “我听人说你住院了,就过来看你,没有想到……会打扰你和席小姐。”王曼柔柔弱弱的走进病房,看着陆亭珏哑着嗓子道。    “你身体还没有恢复,不要乱跑,我没事,只是心脏病复发罢了。”    “怎么会复发,疼吗?”王曼担忧的看着陆亭珏,慌张的上前想要摸陆亭珏的心脏,却被一边的席凉茉挡住了。    “他已经没事。”    这是桐桐的心脏,席凉茉绝对不会让任何人碰简桐的心脏一下。    王曼被席凉茉这种态度刺激到了,她沉了沉脸,看着席凉茉,眉眼间,隐隐带着淡淡的阴沉:“席小姐,你这是什么意思?你只是亭玨的床伴罢了,我才是亭玨的未婚妻?怎么,现在我连碰亭玨一下就不可以?”    陆亭珏轻佻眉梢,看着绷着俏脸的席凉茉。    席凉茉的醋劲还真是大,不过,他喜欢。    “不许碰他。”席凉茉抬头,冷冰冰的看着王曼冷冷道。    “你……”王曼从未见过这么嚣张的女人,说起来,席凉茉才是抢走陆亭珏的小三,现在对着她这个正室这个样子命令,世界上竟然会有这么嚣张的女人?越想王曼便觉得自己的心中越发的不好受。    她掐住手心,眼眶冒着泪意的看着陆亭珏:“亭玨。”    陆亭珏在外面在怎么玩,也绝对不会因为别的女人伤害她,这一点,王曼非常相信。    “阿哲。”陆亭珏淡淡的蹙眉,看了王曼一眼,对着门口叫道。    阿哲是陆亭珏的贴身保镖,听到陆亭珏的声音,阿哲穿着一身黑衣,走出来,面无表情的朝着陆亭珏行礼。    “亭玨……你……想要做什么?”王曼见陆亭珏没有安慰自己,反而叫阿哲过来,有些不可置信的睁大眼睛。    “曼曼,你身体还不好,先回病房好好休息,晚一点,我会过去看你,乖。”陆亭珏深深的看了王曼一眼,嗓音带着浅浅的低柔道。    王曼看着陆亭珏,似乎没有想到,陆亭珏竟然会这个样子对自己。    “亭玨,我想要在这里陪着你。”王曼狠狠的瞪了席凉茉一眼,目光阴暗的像是要将席凉茉生吞一般。    如果不是陆亭珏在这里,王曼绝对要席凉茉好看。    “别胡闹,你身上的伤害没有痊愈,阿哲,将曼曼送回病房去。”    陆亭珏绷着脸,对着王曼冷冰冰的命令道。    王曼张大嘴巴,不可置信的看着陆亭珏。    陆亭珏以前对她说话都是轻声细语的,从不会这个样子,一定是席凉茉这个贱人。    她绝对不会放过这个贱人,凡是和她抢男人的女人,必须死,她要她们死无葬身之地。    “那好吧,亭玨,你要好好照顾自己的身体,我先回去了。”王曼收敛自己的情绪,期期艾艾而委屈可怜的看了陆亭珏一眼之后,才跟着阿哲离开。    看着王曼离开之前撇过去的那抹异常凶狠的目光,席凉茉高傲的抬起下巴,回应王曼一抹倨傲冷漠的眼神,她的意思是告诉王曼,有什么招数,尽管使出来,她席凉茉,可不是纸老虎。,    “席凉茉,对不起。”在席凉茉蹙眉的看着门口发呆的时候,陆亭珏抱着席凉茉的身体,将下巴抵在席凉茉的肩窝的位置,声音嘶哑的对着席凉茉道歉。    席凉茉没有想到,陆亭珏会和自己说对不起,她也不知道,陆亭珏为什么会和自己说对不起。    “曼曼是自己磕到花坛上,我不知道,以为……”陆亭珏事后让阿哲调查了这件事,才发现,一切都是王曼自己弄出来的,陆亭珏在知道这个的时候,很生气,他从未想过,以前那个单纯善良的席凉茉,竟然会做出这种事情,王曼做的事情,让陆亭珏很失望。    “王曼这个女人……不是表面上看的这么简单。”    “她……只是担心你会将我抢走罢了,你不要记恨她。”陆亭珏看了席凉茉一眼,忍不住说道。    席凉茉蹙眉,似乎很不喜欢陆亭珏帮王曼说话,她原本柔和的俏脸,顿时冷了半分。    “陆亭珏,你给我听清楚了,只要王曼自己不招惹我,我是不会动她的,如果她敢招惹我,我不会手下留情。”席凉茉冷冰冰的看着陆亭珏,讥诮道。    听了席凉茉这个样子说,陆亭珏的眉眼间,带着些许淡淡的无奈。    “我知道。”    ……    “该死的,席凉茉,你这个贱人,贱人。”回到自己病房的王曼,疯了一样,将自己病房里的东西都扔到了外面,那些护士,都不敢上前,也不知道王曼在发什么疯。    王曼的贴身女佣,叫阿玉,见王曼五官扭曲狰狞的样子,蹲下身体,将王曼扔出去的东西都捡起来,她神情忧虑的对着王曼说道:“小姐,你不要生气了,身体要紧。”    “我让你调查的事情,你调查了吗?”王曼气呼呼的坐在一边的床上,平复了一下自己的情绪之后,冷冰冰的看着阿玉道。    阿玉放下手中的东西,点头道:“等下就会有消息了,很快就可以传过来。”    说话间,王曼的管家已经进来了,看到满地狼藉,便知道王曼又子安发脾气。    王家的人都知道王曼的脾气,王曼只有在面对陆亭珏的时候,才会小鸟依人。    “小姐,这是你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