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到吃饭时间了,一起去吃饭,如何?”东方玉见席凉茉这么宽容,唇角的微笑越发浓郁。    席凉茉点点头,眼睛却一直看着东方玉的脸,见席凉茉一直盯着自己的脸看,东方玉摸着自己的脸,低笑道:“怎么?难不成我的脸,有什么脏东西不成?”    东方玉的调侃,让席凉茉窘迫的回过神,每次她看到东方玉的脸,便总是克制不住。    明明只是有些像,东方玉和简桐的气质完全是不一样的,简桐毕竟在部队上生活过,身上没有东方玉那种温润,处事圆滑的气息,席凉茉却总是会认错。    “没有。”席凉茉收回了自己的目光,朝着东方玉摇头道。    东方玉怔怔的看着席凉茉,眼眸泛着些许缱绻和无奈。    席凉茉跟着东方玉,便要进电梯的时候,突然脚下一滑,席凉茉差一点整个人都摔倒在地上,好在东方玉看到了,伸出手,扶住了席凉茉的腰身,但是,东方玉没有注意脚下,整个人都摔倒在地上。    他在摔倒的时候,反射性的紧紧抱住了席凉茉的腰身,席凉茉发出一声惊呼,嘴巴便碰到了东方玉的脸颊上。    温润而带着香甜气息的吻,落在东方玉的脸上,让东方玉渐渐的变得格外的恍惚起来。    东方玉睁着一双温和的眼眸,看着席凉茉,身体倏然微微僵了僵。    席凉茉眨巴了一下眼睛,瞅着东方玉,有些尴尬和狼狈的从东方玉的身上爬起来。    “对不起……”    她怎么会这么窘迫,竟然……会碰到男人的脸颊。    东方玉看着满脸秀红的席凉茉,心脏猛地剧烈跳动起来。    这种感觉,究竟是怎么回事?东方玉也不知道,自己要用什么话来形容此刻的心跳。    他只是,很想要……很想要再次亲吻席凉茉?    亲吻席凉茉?    东方玉被自己的想法吓到了。    他怎么可以对席凉茉生出这种心思?席凉茉是陆亭珏的女人?而他,是陆亭珏的好兄弟……    “没事吧?”东方玉深呼吸一口气,极力的克制自己的情绪,对着席凉茉问道。    “没,谢谢。”席凉茉有些尴尬的看了东方玉一眼,在看到男人那张脸之后,席凉茉还是有些恍惚。    “你们两个人在这里干什么?”就在席凉茉看着东方玉发呆的挥手,陆亭珏突然出现了。    陆亭珏看到席凉茉和东方玉两人站在一起,而席凉茉的脸上带着淡淡的绯红色,男人那双犀利的凤眸,不由得闪过一抹沉冷。    陆亭珏的出现,让席凉茉的心门的一跳,也让东方玉有些尴尬起来。    东方玉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情之后,扭头看了陆亭珏一眼,摸着鼻子道:“你过来是看王曼的吗?”    “你们认识?”陆亭珏眯起眼睛,目光在席凉茉和东方玉两人身上看了一眼。    陆亭珏刚才并未看到东方玉和席凉茉两人不小心摔倒的那一幕,自然不知道,席凉茉不小心吻了东方玉。    要是这些事情,让陆亭珏知道,只怕,陆亭珏非要和东方玉翻脸不可。    “不认识。”席凉茉心一慌,立刻摇头。    虽然和陆亭珏的接触不算是很多,席凉茉却已经清楚的知道,陆亭珏的脾气。    要是她说和东方玉认识,陆亭珏肯定会很生气。    “刚才我见她好像是身体不舒服,便询问了一下,才知道,她是席凉茉,是你……”东方玉说到一半,似乎不知道要怎么说的样子。    陆亭珏眯起寒眸,冷冷的看了席凉茉一眼,走进席凉茉的身体,见女人原本的绯红慢慢的褪去,取而代之的是一股淡淡的苍白色。    他以为,席凉茉是真的身体不舒服,便伸出手,将手放在席凉茉的额头上,绷着脸道:“怎么样?是不是生病了?感冒了?”    “只是有些头晕。”东方玉既然已经这个样子说了,席凉茉只好跟着东方玉说的话圆谎。    东方玉微微的颔首,那双俊逸的眸子,幽深的看了席凉茉一眼,却很快,移开了目光。    看着东方玉眼眸泛着的的光芒,席凉茉的手心,不由得一紧。    东方玉的气质虽然和简桐完全是不一样,可是,那张脸……那种线条……还有东方玉偶尔的习惯,都和简桐出奇的相似。    看着东方玉,席凉茉总是不自觉的会恍惚,她的喉咙,甚至泛着淡淡的嘶哑,特别的难受。    “东方,你先回去吧,我陪着她。”陆亭珏不动声色的看了东方玉和席凉茉一眼,刚才席凉茉看着东方玉时候的那种样子,莫名的让陆亭珏的眼神变得异常沉冷甚至可怕。    东方玉闻言,看了陆亭珏一眼,微微点头道:“好,我先回去了,席小姐,下次见。”    东方玉说完,留恋的看了席凉茉一眼,才离开了这里。    看到东方玉离开,席凉茉的手心,不由得一紧。    陆亭珏面色沉凝,眉宇间隐隐带着些许浅薄和冷淡的气息,像是在生气。    席凉茉摸不准陆亭珏的脾气,喉咙不由得喑哑了几分。    “陆亭珏,我想要回去了。”    今天她的脑子,实在是乱的够可以,想要回去好好休息一下。    陆亭珏伸出手,握住了席凉茉尖细的下巴,强迫席凉茉看着自己。    “告诉我,你和东方玉,是怎么认识的?”    从刚才东方玉看着席凉茉的那种样子,陆亭珏很清楚的看到,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