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人在房间里耳鬓厮磨了许久,管家一直在楼下等着陆亭珏下来。    他已经将鸡汤都准备好了,原本以为陆亭珏今天肯定会去医院看王曼的。    可是,陆亭珏却似乎忘记了医院里还躺着的王曼,和席凉茉在房间里肆意欢爱。    “少爷,鸡汤已经准备好了,是等下送到王小姐那边去吗?”    管家看到抱着席凉茉下楼的陆亭珏,姿态恭敬的对着陆亭珏说道。    陆亭珏抱着席凉茉腰肢的手,莫名的一紧。    他竟然忘记了还躺在医院的王曼?却在房间里,和席凉茉……    想到这里,陆亭珏的一张脸,变得格外沉冷。    “我等下送过去吧,正好,给王小姐赔礼道歉。”席凉茉扫了管家一眼,管家似乎格外的维护王曼,刚才管家当着陆亭珏和席凉茉的面,说王曼两个字,无非就是在提醒陆亭珏,王曼现在还在医院,而王曼会住院,是因为席凉茉,陆亭珏应该将席凉茉赶出去。    “好。”见席凉茉这个样子说,陆亭珏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他昨天也是太激动了,才会对席凉茉说出那些话,要是席凉茉肯去和王曼道歉,是最好不过的。    吃完饭之后,陆亭珏因为公司还有很重要的会议要开,鸡汤便让席凉茉送过去。    管家让司机将车子准备好,将已经准备好的鸡汤,交给了席凉茉的手中。    “席小姐。”    席凉茉便要坐上车子去医院的时候,站在席凉茉身后的管家,突然叫住席凉茉。    席凉茉皱了皱眉,回头看了管家一眼,漆黑的杏眸,泛着淡淡的清冷之色,她抿唇,没有说话,等着管家说话。    “席小姐,我希望你可以明白,你只是少爷的一个床伴,王小姐才是我们陆家的少奶奶,希望你不要忘记了自己的身份。”    管家不卑不亢的看着席凉茉,说出的话,却格外的犀利和沉冷。    席凉茉听了之后,冷淡的掀起唇瓣道:“管家这是在告诉我,不要和王曼争陆亭珏吗?”    “席小姐是一个聪明人,应该非常清楚我说的话是什么意思?不管如何,你只是一个床伴而已,真正在少爷心中的人,也只能够是王小姐。”    管家脸上依旧带着得体的微笑,看着管家这幅样子,席凉茉想要生气,却只能压下心中那股不悦。    “管家今天说的话,我受教了。”席凉茉冷冷的睨了管家一眼,拎着手中的饭盒,便钻进了车子。    车子慢慢开动,离开别墅之后,管家脸上得体的微笑,瞬间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个格外沉冷和淡漠的寒笑。    席凉茉坐在车上,看着四周一排排闪过的树木,想到陆亭珏那张温柔俊美的脸,心中泛着淡淡的惆怅和悲伤。    她将手,放在心口的位置,听到自己的心跳不停地跳动的声音,席凉茉突然有一种很微妙的感觉。    这种微妙的感觉,席凉茉怎么都没有办法解释。    她还活着,简桐也还活着,她和简桐,会一辈子在一起的,不管任何人,都别想要拆散她和简桐。    “小姐,到了。”在席凉茉看着窗外怔讼的发呆的时候,车子已经到了医院,席凉茉收回了自己的心思,从车上下来。    她走进医院的大厅,径自的朝着电梯走去,等了两趟,终于坐上了电梯。    她会送鸡汤过来给王曼喝,很大的一个原因,只是想要知道王曼,究竟为什么要玩这种把戏。    电梯到了之后,席凉茉朝着王曼的病房走去。    “表哥,我没事的,只是脑袋还是有些晕乎乎的,亭玨也说了,今天会过来见我。”    “那就好,要是舅母知道你受伤,肯定会很担心,现在他们正在国外旅游,你自己要小心一点,不要胡闹,知道吗?”    “我才没有胡闹,都是那个女人,她将我推倒,我才会摔倒的。”    席凉茉走进王曼的病房,便听到病房里传来的谈话声,席凉茉的眉心,微微皱了皱。    这个声音,似乎很熟悉的样子,她好像是在哪里听过?    席凉茉想了想,甩了甩头,便走进了王曼的病房。    她走进去,便看到了站在王曼床边的东方玉,一身白衣的东方玉,给人一种翩然君子的感觉,东方玉也看到了席凉茉,男人的眼底也带着些许淡淡的惊讶。    显然,东方玉也没有想到,会在这里看到席凉茉。    “是你?”东方玉俊逸的眸子微微闪烁了一下,对着席凉茉点头打招呼道。    “我是过来给王小姐送鸡汤的。”    “谁让你过来的,我不想要见到你。”王曼以为陆亭珏今天会一大早过来陪自己,没想到,会看到席凉茉。    看到席凉茉的一瞬间,王曼很生气,眼底充满着轻蔑和厌恶。    “曼曼,你说的将你推倒的女人,就是席凉茉吗?”    东方玉见王曼对待席凉茉的这种态度,想起王曼说的话,忍不住问道。    “就是这个女人,不仅勾引亭玨,还假惺惺的过来看我,表哥,你一定要帮我做主。”王曼抬起漂亮的脸蛋,看着东方玉说道。    “胡闹。”东方玉沉下脸,对着王曼道。    席凉茉看起来就不像是那种心机深沉的人,而最让东方玉惊讶的是,席凉茉……竟然就是陆亭珏藏在别墅的女人?    东方玉从其他好友的口中,知道了陆亭珏在自己的别墅,藏了一个女人,那个时候,